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四百零五章 朱喜入案

第四百零五章 朱喜入案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6-20 09:26 | 本章字數:3207

陳江剛剛摸到熊大這條線,隔天一早找上門,已經人去屋空,杳如黃鶴。

小小一間空院子,對陳江的打擊,卻如同雷霆一般。

陳江拖著腳步過了宜男橋,進了家分茶鋪子,臨窗坐了,要了青豆花生,一壺酒,垂頭喝著悶酒。

他昨天剛碰到熊大,不過略問了幾句,今天這一大早,熊大一家,已經人去屋空。

他的一舉一動,都在人家眼裡,盯著他的人,是誰?熊大的案子,他還沒來得及細問,全氏兄弟都在獄中,全家還有能主這樣的事兒的人嗎?

不會是全家,那是誰?昨天多和熊大說幾句就好了,至少應該細細問清楚案情,知道這案中牽涉到哪兒,夜裡這番手腳,他至少能知道大致方向。

現在,熊家是走了還是死了?

他這案子還沒開始,就已經被人盯的這樣死,以後,該怎麼辦?

這是樁大案,驚天大案,這輩子,他能辦妥了這樁案子,此生也就大致無所求了,可是,這潑天大案,也是潑天的艱難,他人手太少,孤立無援……

「一個人喝悶酒無趣,我陪先生喝幾杯?」一個五十來歲,微胖,一身古銅綢長衫,看起來慈眉善目的老者,踱到陳江旁邊,一邊笑著說著話,一邊坐到了陳江對面,招手叫來茶酒博士,要了兩壺酒,又添了幾個菜。

陳江雙手撐在桌子上,上身筆直,直視著對面的老者。

「我姓朱,單名一個喜字,鄰里鄰居的,都叫我老朱,陳先生不認識我,我可認得陳先生。」朱喜迎著陳江不怎麼友善的目光,呵呵笑著,介紹自己。

陳江沉著臉,直視著他,目光沒動,也沒說話。

「熊大一家四口,天沒亮就出城走了。」朱喜從茶酒博士手裡接過酒壺,給自己手裡的杯子斟滿酒,悠悠閑閑道。

陳江一動沒動,片刻,手從桌子上放下來,拿起酒杯,抿了一口,才冷聲道:「熊大是誰?」

「熊大一家,是六年前逃難進京城的,當時找過我,拿了百十兩銀子,說要求個公道,我聽了他的冤屈,就勸他算了,他還算好,聽了我的話,就在這南城根下頂下個小院,在京城落了腳,這一恍,五六年過去了。」

朱喜的話不緊不慢,如同說著最普通的家常。

陳江臉色如常,捏著杯子的手指,卻緊了又緊,「怎麼突然走了?」

「熊大昨天找過我,說他跟你說了幾句從前的舊事,還說,你和他說,能替他伸張這個冤枉,問問我的意思。」朱喜說著,輕輕嘆了口氣。

「是你把他送走了?」陳江將杯子放到桌子上,一隻手平平的伸出,按在杯子旁邊,淡定依舊。

「不是,我犯不著送他走,我倒是很願意看一場熱鬧,只是,我勸了他幾句,他那樁案子,怪不得別人,他們熊家,就他這一支獨苗了了,他兒子還小,又聰明,安安穩穩過日子最要緊,不要被人利用了。」朱喜頭搖的爽快,話說的更爽快。

「六年前,熊大找你求個公道?」陳江緊盯著朱喜,重重咬著個你字。

「是,」朱喜呵呵笑起來,「陳先生還不知道我是做什麼的吧?我們朱家是團頭世家,到我父親,還做著團頭行當,到我,年青時候心高氣傲,看不上團頭這一行,就把祖上留下的行當扔了出去,後來。」

朱喜一邊搖笑一邊笑個不停,「人吧,生在哪兒,就愛呆在哪兒,活了三十多年,我才知道,我天生就是混南城根下九流的,那皇城根的高雅,我消受不起。想明白的時候,團頭的行當已經送出去了,拿,倒是能拿回來,可我嫌那行當掙錢不多,就沒要,進了訪行,先生聽說過訪行嗎?」

朱喜笑眯眯看著陳江,陳江點頭,臉上有几絲意外,他沒想到對面這個氣度不凡,滿面慈祥睿智的老者,竟然是個訟棍!

怪不得熊大找他。

「在訪行一做就是十幾年二十年了,不光是熊大這樁事,唉,這世間,匪夷所思的人犯案子,多如牛毛,真是長了無數見識。」

朱喜看起來十分感慨。

陳江神情平淡中,隱隱透出了几絲慎重,一言不發的看著朱喜,專註的聽著他的話。

「先生,恕我直言,熊大一家遠走高飛,對先生來說,是極好的事。」朱喜對著陳江,彷彿對著幾十年的老朋友,推心置腹,語帶關切。

陳江拎起自己那把酒壺,倒了杯酒,只看著朱喜,卻不說話。

「我在訪行做了二十來年,說句不託大的話,這京城,沒什麼案子是我不知道的。」朱喜態度謙恭,話卻不客氣,「先生現在手裡這樁案子,我也略知一二,不瞞先生,從都水監事發那天起,我就知道,這樁案子,要露出頭臉了,後來,說是點到了先生頭上,我就略打聽了些先生的事,先生極其難得,由先生來查辦這樁案子,實在讓人期待啊。」

陳江神情凝注,這幾句話,句句都是深意。

「朱先生託庇在哪家門下?」陳江突兀的問了句。

「剛才和先生說了,我家是團頭世家,到我這一代,還是個團頭呢,偏偏我這個人又眼高於頂,家裡又不短銀子用,用不著聽誰使喚。」朱喜呵呵笑道。

陳江臉上看不出什麼表情,不過朱喜這幾句話,他一絲兒也不信。

「要說隨心自在,就是我們南城根下下九流,就象我現在,想跟先生說幾句話,我就過來,跟先生說幾句。」

朱喜根本不在意陳江信還是不信,自斟自飲自說自話的十分自在。

「先生手裡這樁案子,做得好,可是樁能在史書上單列一章的事兒,可先生找到熊大……還好還好,熊大走了,我先跟先生說說熊大的冤屈……」

朱喜慢慢抿著酒,將熊大的家事說了,「……這樁慘案,慘是極慘,可熊家沒有冤屈,把他扯出來,不過是個引子,引出皇莊上下其手的猖狂混亂,要是有人借勢……可對熊大,有什麼好處?熊大媳婦是個極其明理的,有些事,你一說,她就懂了,熊大笨了點兒,好在聽話。」

「是你送走的熊大。」陳江上身靠在椅子里,一隻手鬆松的放在桌子上。

「不是我。」朱喜隨口說了句,沒有多解釋的打算,「在先生,全家這案子,頭一件,先牽出了趙家,從皇莊里索要田產,趙家做的,這可是犯忌的事。先生手裡這樁案子,這樣的事,多得很呢,可不只趙家,實在是多得很啊,先生今天出這雷霆一手,就算扳倒了趙家,後頭,先生打算怎麼辦?難道這京城的高門大戶,就跟地里的大白菜一樣,長在那裡,就等著先生一顆接一顆的扳倒?」

陳江的手輕輕在桌子上拍了幾下,沒說話。

就憑這麼件事,他扳不倒趙家,可他劍指趙家,所有從大小弓中得了利的諸家,會默契的聯手,把他碾入塵土中,把這樁案子,也碾入塵土中。

「先生手裡這案子,是從密州那案殺官造反大案起,直到現在,一樁綿延了三四十年的重案,無數枝丫無數牽連,先生都處置安排好了?朝中的援手呢?可靠得住?或是得了皇上的密旨了?皇上可靠得住?這樁大案,究竟大到什麼程度,先生心中已經有了丘壑了?這就動上手了,我看,先生太低估這個案子了。」

朱喜仰頭喝了杯中酒,看著陳江,一臉忿忿,「這樣一樁案子,要是不能辦成史書上單成一章,那簡直就是暴殄天物!」

「先生說到朝中援手,照先生看,朝中,怎麼援手?」陳江沒理會朱喜的忿忿,直截了當問道。

「這案子太大,當然是找最大的做援手,朝中最大的,皇上……嘿。」朱喜乾笑了一聲,「得找明白人,由奴兒看主,皇莊出了這樣的大案,都水監簡直沒法提,皇上就算了,那就是金相了。」

朱喜半分架子不端,爽快極了。

陳江看著朱喜,好一會兒,上身微微前探,「史書上章成一章的案子,先生想在其中留個名字?」

「我一個下九流,不敢想這種事。」朱喜這話明顯的言不由衷。

「咱們回去說話。」陳江站起來,看朱喜一臉遲疑坐著沒動,嘿笑了一聲,「你找我,不就是求的這個?不管是青史留名,還是受人之託,總之,不就是要在這案子里摻上一腳?走吧。」

「哎你這話……走吧。」朱喜一句話沒說完,乾脆的一聲走吧,跟著陳江,出了分茶鋪子,說著話往陳江那處破落小院過去。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