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四百一七章 退一步

第四百一七章 退一步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6-27 14:32 | 本章字數:3243

朱喜忙到第二天,稍稍有點兒頭緒,傍晚,一身汗趕到陳江那間小院,陳江也剛剛回來,正坐在院子里那棵石榴樹下吃飯,見朱喜進來,忙一邊招手示意他坐,一邊三口兩口吃了飯,讓老僕收了碗筷,自己親自去廚房提了壺熱水過來,朱喜已經摸出一小鐵盒茶葉,放到茶壺裡。

朱喜沏茶,陳江幾步過去,關了院門,和朱喜對面坐下,低低說話。

「京城裡做邸抄小報的,大一些的,有十一家,都兼做邸抄、陞官圖,還有賞花圖什麼的,都往京城外販賣,其中七家在杭州洛陽福建等七八個地方都有分號,這中間,我到現在沒能查清背景的兩家,其餘五家……」

朱喜話沒說完,只聽到身後上房發出半聲鐵皮響,朱喜忙回過頭,陳江已經一竄而起,直奔上房撲進去。

上房裡彷彿聽到開場鑼鼓的戲台,一下子熱鬧起來,傢俱倒地的悶響,鐵箱子的叮咣,以及紛雜無比的腳步聲。

朱喜急忙跟著陳江撲進上房。

陳江的上房,中間連著東廂,做了書房,一眼看去,沒有任何異樣,西廂門口,陳江那個小廝團在一團,癱坐在地上,看樣子是暈過去了。

朱喜一步沖前,伸手掀起西廂帘子,沖眼而入的,是牆上那個和他迎面而對的大洞。

西廂極小,除了一張床一個衣架,別無他物,這會兒,床上,地上,到處都是紙張冊子紙卷,一隻大鐵箱子斜倒在床前,陳江站在牆上那個大洞前,臉色鐵青。

「這是?」朱喜簡直不敢相信的環顧四周,手指點著從地上床上一直散亂到牆洞外的紙張卷冊,點過去點過來,不知道說什麼才好。「這膽子太大了!這洞……」

朱喜踮著腳尖,盡量不踩到滿地的卷冊,兩三步走到陳江旁邊,頭往前伸出那個牆洞,扭頭四下看,「這是哪裡?這不還是你這院子里?怎麼……」朱喜話沒說完,就看到外面院牆一角,也有個差不多的牆洞,「這隔壁的人家,你查過沒有?是從那家過來的……」

「查過了,不用查了,是我大意了,你說的對,這京城,魑魅魍魎!」陳江恨極錯牙,「趕緊把這些東西收起來,看看外面有沒有,你收屋裡的,我去。」陳江一把將還在往外看的朱喜扯回來,一個箭步出了牆洞,一邊仔細查看著四周,一邊往往前,再出了院牆洞。

朱喜看著他邁出院牆,長長嘆了口氣,先扶起鐵箱子,再蹲下,一件件撿起地上的卷冊,扔回鐵箱子里。

兩刻鐘後,陳江回來時,朱喜已經收拾好了,指著箱子,「只有半箱了,你看看少了多少。」

陳江沒答朱喜的話,一頭衝到床前,揚手掀掉席褥,趴在床框上,挨個查看堆在床下的鐵箱子。

朱喜在他身後,伸長脖子看著床下的箱子,一二三的點著數。

陳江挨個細看了一遍大鐵箱子,輕輕舒了口氣,站起來,一步竄到那隻被拖出來的大鐵箱子前,彎下腰,伸手進去,翻了翻,又推了推大鐵箱子,猛一把拍在鐵箱子上,轉頭看著朱喜,忿忿道:「少了半箱子,這一箱子,我還沒拆看過,這少的……」陳江又一巴掌拍在鐵箱子上,悔怒交加。

「看出點兒什麼沒有?」朱喜嘆著氣,指了指那個大洞。

「那戶人家三代同堂,家裡一應物什都在,大概是被他們尋個什麼借口,給了銀子,指使出去了,都是老手,乾淨利落,院子那邊,砌牆的土磚都備好了,要不是觸動了我的機關……」陳江一陣後怕。

「這箱子,原來是滿的?」朱喜彎腰看著只余了一半卷冊的箱子,「都少了哪些,東翁可記得?」

「這一箱子我還沒來得及看。」陳江被朱喜這一句話問的,臉色灰黯一片,他還沒來得及看的卷冊,他不知道的卷冊,這些卷冊,只怕他再也不可能知道了,陳江心裡,貓抓一般難受。

「東翁,我叫幾個人來,把這裡收拾收拾吧,唉,你這裡,只有這一老一小,沒事的時候還好,現在,有這些東西,怎麼看得住?這才幾天?」朱喜話里透著隱隱的責備。

陳江青著張臉,片刻,點了下頭,「從你家裡挑幾個老成可靠的。」

朱喜應了,出院門叫了老僕過來,低低吩咐了幾句,轉身回到上房,陳江已經一碗涼水噴醒小廝,正和老僕抬了塊門板,暫時堵在院牆洞上。

朱喜家離陳江住處不遠,十來個老成幹練的僕從來的很快,收拾好東西,叫了工匠過來,連夜將牆砌起來。

陳江和朱喜坐回石榴樹下的木桌子旁邊,喝著涼茶,低低說著話。

「這案子,到底要怎麼審,東翁還是要好好想一想啊。」朱喜一臉擔憂愁容,「你看看,這簡直就是光天化日之下,東翁又能怎麼樣?若是報到府衙,把這事鬧起來,只怕有人要藉機質疑東翁沒有掌控這案子的能力,把這案子從東翁手裡拿走,或是,再指一個幾個人過來,這得失之間,可就大不一樣了。」

陳江凝神聽著,嘆氣點頭,確實如此,這一場事,他也沒打算報到府衙。

「要是照東翁的打算,這幾天就鬧到天下皆知,那東翁得先想好,怎麼護得住這些卷冊,怎麼護得住全氏兄弟,還有,怎麼護得住東翁自己?這害人栽贓的手段,可是防不勝防。」朱喜接著道,「我先前就勸過東翁,東翁這樣的打算,只怕要出師未捷身先死。」

陳江將手裡的杯子重重拍在桌子上,臉上惱怒狠厲忿然俱全。

朱喜看著他,慢慢啜著涼茶,好一會兒,才悠悠嘆了口氣,「東翁的心情,我知道,眼裡心裡都容不得沙子,可這樁案子,這大小弓,我雖然不知細情,可只憑兩樣,這中間的利,和這事延續至今,已經三四十年,大動干戈,也有二十來年了,這案子有多大,牽涉有多廣,可想而知,東翁要一網打盡……」

朱喜乾笑連連,「東翁,你這是要一網打盡天下人哪,哪有這麼大的網?」

陳江長嘆了口氣,「是我太貪心了。」陳江說著,站起來,進屋片刻,拿了厚厚一本冊子出來,遞給朱喜,「這是我前天理出來的,你看一遍,咱們商量商量,挑哪些,放哪些,該怎麼辦。」

「好。」朱喜接過冊子,毫不掩飾滿心的喜悅。

陳江看著朱喜那一臉的興奮喜悅,眉毛挑起,忍不住露出幾分笑意,朱喜這份窮究之心,跟自己真是如出一轍。

長沙王府,唐家珊站在廊下,看著垂花門外,渾身的焦躁無法掩飾。

金拙言回來了,守在垂花門下的小丫頭沖唐家珊打了個手勢,唐家珊提著裙子,幾乎一路跑著迎了出去。

金拙言還沒到垂花門,唐家珊就已經急沖迎了出來,金拙言迎著一團焦躁的唐家珊,驚訝的頓住步,「怎麼急成這樣?」

「欽天監那邊,能遞進話嗎?」唐家珊沒理金拙言的問話,急急反問道。

金拙言皺起了眉頭,「你妹妹的親事還沒定下來?」

「嗯。」唐家珊眼淚掉下來了,「我剛剛從那邊回來,先前柏家遞過話,那時候沒挑人這事,阿玉又小,阿娘就拖著沒回話,挑人這事出來,阿娘和玉姐兒說了,玉姐兒就哭了,就害怕柏小將軍,阿娘……」

金拙言伸手攬住唐家珊肩膀,一邊攬著她往裡走,一邊溫聲安慰她,「別太著急,慢慢說。」

「嗯,阿娘先頭沒回柏家的話,就是因為覺得阿玉不合適,阿玉性子嬌,阿娘怕她擔不起柏家這門親事,後來,事兒就不大對了,阿娘就想趕緊定下來,去了柏家,誰知道,汪夫人帶著柏湘去了山東,說是為了柏湘的親事,到現在,還沒回來。」

唐家珊眼淚一串兒一串兒往下掉。

金拙言從唐家珊手裡抽出帕子,替她拭著眼淚,卻沒說話。

「欽天監那邊,不是陸將軍和那邊一向交好?能不能?」唐家珊見金拙言眼皮微垂,一言不發,心裡一片驚恐涼意。

「來不及了。」金拙言聲音低低,「你先別往壞處好,你妹妹也不是沒批過八字,都是怎麼說的?這一趟,皇上是要挑極貴的命格兒,總不會……」

「阿玉的命格兒,批過三回,三回都不一樣,頭一回說是夭折,第二回說是命格貴重,第三回一團亂,我……」唐家珊仰頭看著金拙言。

金拙言避開了唐家珊的目光,「你先放寬心,明天一早,我和陸將軍一起過去看看,不管怎麼樣,咱們這樣的人家,你都要看得開。」

唐家珊呆了片刻,身子一軟,頭抵在金拙言懷裡,痛哭失聲。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