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四百三一章 寧信其有

第四百三一章 寧信其有 (1/2)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7-07 05:34 | 本章字數:4384

進了大相國寺山門往東,一大片樹林里,高高低低掛滿了燈籠,走個十步二十步,有立在地的高台,或是掛在樹榦的小托盤,放著筆墨。

這會兒,幾乎只只燈籠都寫滿了字句,李夏四下看個不停,對燈籠的詩句,卻並不怎麼看。

「這首詩有點意思。」秦王稍稍放慢腳步,一邊走一邊看著燈籠的詩句,連看了十幾隻燈籠,腳步頓住,指著一隻燈籠道。

「嗯。」李夏掃了一眼,「八月里,六哥得了首好詩,錄好了,誰也不讓看,說留著元節寫燈籠用。」

秦王呃了一聲,隨即笑出了聲,「你六哥還有這心眼?」

「一開始沒想起來,是舅舅教他的,七姐姐還打算把家裡的下人都打發過來投銅錢呢,可惜讓大伯娘知道了,把七姐姐說了一頓,說咱們這樣的人家,丟不起這樣的人。」

「從前真有不少僱人投銅錢的,以至於後來禮部出面,加了現在這條挑出的前一百個,再送到翰林院評定的規矩。」秦王有幾分無奈的嘆了口氣,「可象你六哥這樣,用一年光景寫這一首,或是幾首詩,這沒辦法了,好在,這詩會,看才華,倒不是看捷才。」

「聽說蘇燁得過兩年的頭名?」李夏漫不經心的掃過燈籠的詩句。

「嗯,頭一次,他只有十四歲,那首詩確實難得,後一次,是他成親前一年,這一首靈氣差了些,有流言說他僱人投了不少銅錢。僱人這事,大約蘇燁拉不下這個臉面,不過,那時候,蘇燁已經名動京城,他那筆字,認識的人極多。」

「你寫過詩嗎?」李夏不看燈籠了,仰頭看著秦王笑道。

「從杭城回來後,沒再寫過了。我不擅長這個,從前寫的詩也都矯情得很。」

「拿給我看看。」

「別看了,都沒有了,實在矯情得很。」秦王急忙擺手。

「肯定有,拿給我看看,我不笑話你。」李夏甩著秦王的手。

「真沒法看……好好好,我不擅長這個,拿出來實在是惹人笑話。」秦王不忍不答應,答應了又覺得他那詩實在拿不出手,連聲唉嘆,他不該說他寫過詩。

「我肯定不笑話你,我一首詩也沒寫出來過,湊不齊韻腳。五哥的詩詞也不好,照郭勝的話說,勝在四平八穩,端莊。」李夏一邊說一邊笑。

「郭勝詩詞不錯,拙言說他的詩象他吼的歌,雖粗糙不修飾,卻淋漓痛快,渾然天成,從杭城往福建路那回,有一回日夜不停趕了兩天兩夜路,歇到一個荒廢的驛站里,阿鳳不知道從哪兒弄了桶劣酒過來,郭勝寫了首詩,十分難得。」

秦王想著那趟福建之行,眼底露出幾分黯淡,「我和拙言本來打算借著柏景寧駐紮福建,好好清一清沿路駐軍,卻不了了之。」

「以後再說吧。」李夏輕輕甩著秦王的手,拉著他從燈籠穿過,往大相國寺過去。

兩人避過燈火通明,熱鬧無的側門,多走了一段路,從一扇不起眼的角門進了大相國寺。

大相國寺里同樣燈火通明,人卻不多。一行人沿著緊挨圍牆的游廊,進了最後面的藥王殿,李夏鬆開秦王,從案取了香,點燃舉起,默默祈告,了香,穿出藥王殿,進了觀音殿,李夏照樣祈告了香,轉個身,看到殿角的木架子,放著密密一隻簽桶。

「我記得這簽桶是放在大雄寶殿的,怎麼挪到這兒來了?」李夏指著簽桶驚訝道。

「不是挪來的,這裡原本有隻簽桶,只在正月里放出來。」秦王看向陸儀,陸儀忙笑答道。

陸儀的話說完,李夏已經走到了簽桶旁,仰頭看著秦王笑道:「咱們抽根簽看看。」

秦王猶豫了下,剛要開口,李夏已經伸手擎了根簽出來,翻過來掃了一眼,立刻插了回去,「這簽全是灰,怎麼也不擦乾淨拿出來了!咱們還是在到大雄寶殿去抽籤。」

李夏拉著秦王走。

陸儀落後幾步,看著兩人轉過佛像,伸手抽出剛才李夏抽出又放回的那根簽,掃了一眼,燙了手一般扔了回去。

李夏拉著秦王,腳步快了許多,直奔大雄寶殿,秦王跟她的步子,「天黑,慢點,抽籤這事,不過是困頓之求個安慰,要是真有用,凡事抽根簽能知了一切,那不用營謀費心了。」

「你想哪兒去了,我剛才根本沒看清抽的什麼簽,灰太多了,咱們到大雄寶殿好好抽一根。」李夏打斷秦王的話,拉著他進了大雄寶殿,奔了簽桶衝過去四五步,又急忙頓住,甩開秦王的話,跪到佛前墊子,雙手合什,虔誠祈告了好一會兒,站起來,從荷包拿出幾星沉香添到佛前香爐里,又閉目默聲祈告了片刻,才轉個身,直奔簽桶,對著簽桶轉了半圈,搓了搓手,哈了口氣,鄭重的抽了根簽出來。

陸儀急忙伸頭看過去,李夏掃了一眼,在秦王看過來之前,啪的將簽捅回了簽桶里。

陸儀臉色微變。

「哎我又錯了,咱們倆的簽,應該你來挑一根,我來抽籤肯定不對的,你來挑一根。」李夏拖著秦王,拿著他的手,往她放回剛才那根簽的另一邊推。

「好,我來。」秦王笑著,不用李夏推,往遠離剛才那根簽的另一邊,貼著簽桶抽出一根。

李夏抱著他的胳膊,急切的看過去,陸儀伸長脖子,從李夏肩看過去,一眼掃過,臉白了。

還是那根三教談道。

「你剛才說的對,大伯娘也說過,抽籤算命,都是困頓時,求指點的,象咱們這樣亂抽籤沒意思了。」李夏看著那根簽,越說聲音越低。

「抽籤算命,一來是困頓求個安慰,二來,這簽意好壞,要看事看人,甲之蜜糖,乙之砒霜,三教談道對咱們,不算不好。」秦王笑容不變,將簽放回簽桶,伸手牽住李夏的手,出了大雄寶殿。

兩人誰都沒再提這根簽的事,穿過山門,出了大相國寺,外面已經月落星稀,李夏打了個呵欠,秦王低頭看著她,「我送你回去吧,這元燈火,年年都有,咱們一年一年慢慢看。」

「好。」李夏笑容明媚,「明年咱們沿著汴河看燈。」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