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四百四二章 女德

第四百四二章 女德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7-16 06:30 | 本章字數:2922

秦慶先進來,側身讓到一邊,接著進來的,是一個十分瘦小,隔著院子,都能看出來緊張的渾身僵硬的小男孩,這就是楊承志兒子楊興了,楊興後面,一個同樣緊張的婦人垂著頭,邁過了門檻。

「別怕,別多想,就是五爺的妹妹,九娘子。」秦慶低低交待了句,還是在最前,到台階下,沖李夏長揖見禮,李夏欠身頜首:「秦先生辛苦了。」

「不敢當,」秦慶笑著又揖了半禮,指著楊大娘子和楊興介紹了,李夏示意兩人,「過來坐下說話吧。」

楊大娘子和楊興落在秦慶後面兩三步,已經跪倒在地上,磕了不知道幾個頭了,秦慶拉起楊興,端硯急忙上前扶起了楊大娘子,又半扶半拉著她,上了台階。

李夏默然打量著楊大娘子。

她今年不過二十歲,可她眼前的這位二十歲的楊大娘子,衰老灰敗的象是四十,甚至五十歲,她在她身上,看不到任何官宦之家,甚至小富之家女兒的氣息,她和南城根下的那些年老體衰的私娼相比,都還不如一些。

李夏目光垂了片刻,才看向楊興,楊興過於瘦小了些,站在姐姐側後,垂著頭,站的一動不動。

「坐吧,大娘子坐這裡,興哥兒過來坐這裡,端硯,把這碟子點心拿給興哥兒。這是朱家老號的蝦仁餅,在京城很有名氣的,你嘗嘗。」李夏笑著招呼楊大娘子和楊興。

端硯先手下稍稍用力按著楊大娘子坐下,又端了那碟子蝦餅,拉著楊興坐下,將蝦餅送到他手裡拿著。

楊興拿了只蝦餅,低著頭吃,楊大娘子看他吃上了,神情彷彿鬆快了些,迴轉目光看了李夏半眼,就飛快的躲閃開,垂下眼皮,「先生和五爺是大恩人。」楊大娘子沒頭沒腦的說了句。

「大娘子客氣了。」李夏笑容溫和,「五哥昨天回到府里,就跟我說了大娘子和興哥兒的事,把大娘子和興哥兒託付給了我,不知道大娘子有什麼打算。」李夏頓了頓,帶笑道:「五哥只說了大娘子一家人的不幸,別的竟是一句沒有,我想著,讓人問先生,不如直接見了大娘子,當面問一問。」

楊大娘子臉上都是怔忡茫然,彷彿李夏問的這個問題,她沒聽懂,或者,是和她無關的事。楊興低著頭,吃完了一塊蝦餅,又拿了一塊。

「你是太原府人?」李夏見楊大娘子只有一片茫然怔忡,立刻轉了話題。

「是。」

「老家還有什麼人?想回太原老家嗎?對了,你父母的棺槨,現在還在吉縣?」

「沒什麼人了,從來沒想過,阿爹,說是葬在北九驛旁邊了,阿娘原來一直寄在義莊,是先生張羅著下的葬,在吉縣。」李夏問的問題極其具體,楊大娘子聲調松泛了些。

「你父母的棺槨,還要送回太原府老家安葬嗎?」李夏看著明顯松泛下來的楊大娘子,心裡一陣悲涼,她不知道十五歲之前的楊大娘子是什麼樣兒,眼前的這人,沒有未來,只有眼前,只有實實在在的一個一個的問題,其它的,大約早就忘記了。

楊大娘子臉上又浮起几絲茫然,「沒想過……」

「嗯,人死如燈滅,入土為安也就安了,再驚動也不合適,咱們不說這個了,弟弟讀書了嗎?」

「從前阿爹教弟弟念過千字文和百家姓,後來……」楊大娘子看了眼專心吃蝦餅的弟弟,後面的話沒說下去。

李夏順著楊大娘子的目光看向楊興,笑道:「是不是很好吃?這蝦餅我也愛吃,你拿一個給姐姐嘗嘗。」

楊興立刻放下手裡的蝦餅,拿了一個遞給楊大娘子。

「興哥兒還能背千字文和百家姓嗎?上面的字是不是還都認識?」李夏看著他遞了蝦餅,接著問道。

楊興點了下頭,又點了下,卻不說話。

「還想念書嗎?」李夏接著問道。

楊興頓住,微微抬頭,從眼皮上方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李夏,李夏迎著他的目光,綻放出笑容,再問了句,「還想念書嗎?」

「想,把字寫好,以後能替人抄書。」楊興答的小心翼翼。

「以後想當個抄書先生?」李夏說不上來什麼心情。

「嗯。」楊興這一聲嗯,聲音很重,低著頭,看著好象又緊張起來了。

「怎麼想起來做抄書先生?你見過抄書先生?」李夏語裡帶笑。

楊興先點了下頭,「是董大爹,讓我好好練字,有一筆好字,以後就能當抄書先生,就是坐著抄書,風不吹雨不淋,還有茶喝。」

看樣子這令楊興極其嚮往,說到這個,連話都多起來。

「董大爹?」李夏看向楊大娘子,可楊大娘子垂著眼皮沒看她,李夏只好收起目光里的疑問,「董大爹是常到你家的客人?」

「嗯,他在衙門裡當差,說是……」楊大娘子聲音突然一哽,猛的擰過頭,好一會兒,才哽出後面的話,「常說從前衙門裡的事,就說說話兒,放幾個錢。」

李夏想起了五哥說過的那個書辦。

「做個抄書先生確實不錯。」李夏裝著沒看到楊大娘子的哽咽,轉向楊興,聲調愉快上揚道:「那你是不是一直在練字?」

楊興點頭。

「做抄書先生,最好再多讀幾本書,我找個地方送你去再讀幾年書吧,好等你大了,能做個抄書先生,或是,」李夏頓了頓,緊盯著楊興,「象董大爹那樣,考到衙門裡尋個差使,做個書辦什麼的。」..

楊興抬頭看向李夏,眼裡有一團亮光閃過。

「那就這麼說定了。」李夏沖楊興笑說了句,看向楊大娘子道:「那就讓你弟弟再讀兩三年書,一會兒我讓秦先生替你弟弟找一家合適的塾學,你呢?是看著弟弟讀書,還是,我替你找個合適的人家嫁過去?或是,你還想像在吉縣那樣?都容易。」

「弟弟,」楊大娘子看了眼不吃蝦餅,看向她的弟弟,「不用我看。我這樣的人,嫁人……」楊大娘子說不出什麼表情,「我沒有本事,什麼本事都沒有,就這個身子,要吃飯……」

「吃飯的事我能替你安排,你要是什麼都不能做,也不過就是每個月幾百個大錢的用度,這極容易。」李夏打斷了楊大娘子的話。

楊大娘子呆了片刻,抬頭看了眼李夏,「那我,那就……」

「我看這樣吧,我先替你弟弟找一間塾學,之後就在塾學旁邊找間小院,你和弟弟住過去,我每個月讓人送一吊錢給你,你先安心照顧弟弟飲食起居,再慢慢想一想以後的事。怎麼樣?」李夏替她做了決定。

「好。」楊大娘子長長鬆了口氣,整個人一下子松馳活泛下來。

李夏叫過秦慶和郭勝,吩咐了下去,看著楊大娘子和楊興跟著秦慶出了院門,站起來,帶著端硯穿過月洞門,往後門上車。

「唉。」坐到車上,李夏歪在靠枕上,想著楊大娘子,長嘆了口氣。

「這楊大娘子,好象……有點兒傻。」見李夏是想說說話的樣子,端硯先開口道。

「先前五哥跟我說,她阿娘聽說楊承志死了,就扔下兩個孩子,一根繩子弔死了。這會兒看到楊大娘子,就能想通她阿娘為什麼弔死了。這世間女人,不是人人都能自己支撐起來的。」

李夏語調輕緩,沉默了一會兒,才接著道:「多數都象楊大娘子和她阿娘,只適宜於在家裡打點飲食衣服,照顧一家人的飲食起居。楊大娘子已經很不容易,也很不簡單了。」

端硯擰著眉,姑娘的話,她不怎麼能理解,這撐家,不都是女人在撐嗎?象夫人,象霍老祖宗,象姑娘……

姑娘怎麼能說多數是象楊大娘子這樣?楊大娘子真象傻子一樣……

a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