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四百四五章 風起

第四百四五章 風起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7-19 18:02 | 本章字數:2799

江延世等在皇太子宮的門房裡,見太子回來了,忙迎了出去。

「進去說話吧。」太子示意江延世。

江延世瞄見太子眼底透出的疲憊,眉頭微蹙,看來這場抓周上,娘娘又生事兒了。

兩人進了書房,太子一邊落座,一邊將江皇后宣布要裁撤用度的事兒說了,「……阿娘越來越一意孤行了,皇莊交上來的收益不算少,這咱們都細算過,我跟阿娘說過,你也跟阿娘說過。從前全具有為什麼能送進那麼多銀子,這是人人心知肚明的事,只是說不得,阿娘一趟一趟拿這個生事,真是……」

太子惱火的拍著椅子扶手。

「咱們求的是穩,沒事兒最好。」江延世一臉苦笑,可偏偏他這個姑母一刻不肯消停。

「唉。」太子一聲長嘆,「每次和她說要穩,不要生事,朝里要穩,宮裡更要穩,她都是一臉譏笑,拿眼斜著你,說這穩根本不是咱們想求就能求得來的,說太后……」

太子的話頓住,又是一聲長嘆,看著江延世苦笑道:「太后今年都六十七了,早就大不如前,話也多了,常常是說著這件事,扯起那件事,一件扯一件,一會兒功夫,就不知道她在說什麼了,人老糊塗,她都這樣了,還能生出什麼事兒?」

江延世想著金太后老態龍鐘的樣子,點了點頭,太后是很老了。

「這兩年,小叔也抽身退步,能不管事就不管事了,可阿娘還是揪著不放,認死了小叔有不臣之心,太后有不臣之心。」太子攥著拳頭捶著旁邊的矮几,「小叔是太后親生骨肉,皇上也是太后親手骨肉,要說太后偏疼小叔,這確實是,要是先皇還在,說太后因為疼愛幼子,想立幼子,也是人之常情,可先皇在小叔出生前就走了,太后失心瘋了么?」

江延世眼皮微垂,「姑母的話,我和莫先生議過一回,莫先生也是這樣的話,不過,莫先生覺得,若是為秦王打算,如今宮裡再添一兩位小皇子,和秦王爺多多親近,和秦王之子相伴長大,由秦王爺扶助登上大寶,這是兩代之計。」

太子臉色微白,沉默了好一會兒,才低低道:「只怕皇上也是這麼想的,前兒皇上又召太醫,問唐氏的脈象如何,既然一切都好,怎麼不見動靜。」

「就是懷上了,能不能生下來,還在兩可,生下來,站不站得住,又在兩可,是男是女,也說不定。」江延世聲音低而冷。

半晌,太子嗯了一聲,「不說這個了,這件事還很遠,還是先顧眼前吧。」

「嗯,娘娘既然發作了,這件事,一來得描補一二,二來,也可以用一用。」江延世立刻轉入正事。

太子端起茶抿著,示意江延世接著說。

「非要拿現在的皇莊收益和全具有那時候比,這太荒唐,要不,我去尋一趟魏相,請魏相出面,和皇上解釋一二,再誇獎幾句,如今的皇莊,蘇燁打理的極好,這樣,不至於因為娘娘這份責難,讓您失了朝臣之心。」

太子點頭,「一會兒你就走一趟。」

「第二件,如今宮裡用度極緊,這是事實,這一件得您出面,找一趟嚴相,他管著戶部,問問他,能不能從哪兒分一筆銀子出來。柏樞密肅清匪患之後,東南一帶日漸繁榮,明州,泉州,江陰一帶的海船,這三四年翻了一倍還多,年裡年外,聽說明州造出了能裝幾萬斤的巨船,市舶司所收稅銀,比從前,必定增加極多。」

太子凝神聽著江延世的話,聽到能裝幾萬斤的巨船,臉上都是嚮往,「要是能親眼看看這樣的大船就好了。正好,看看嚴寬怎麼處置這件事,咱們心裡也好有個數,真要……」..

太子頓了頓,「那就想辦法把戶部從他手裡拿下來,吏部扣在蘇廣溢手裡,這戶部咱們得起辦法握住。」

「嗯。」江延世應了,又商量了幾件事,江延世站起來,告退出去。

……………………

秦王回到府里,金拙言和陸儀正坐在廊下下棋,見他進來,急忙站起來迎上去。

「這麼早。」金拙言有幾分意外。

「江娘娘說要裁撤三成人手和各處用度。」秦王答著話,經過棋桌,站住看了片刻,「拙言執白?」

金拙言點頭。

「看現在這樣局勢,這一局你又要輸了。」秦王看起來心情不錯。

「才不過中盤。」金拙言見秦王心情不錯,一邊笑一邊不服道。

「論棋力,你不如我,我不如王爺,你有幾步棋走差了。」陸儀笑接了句,跟在秦王身後,和金拙言一前一後進了上房。

「大前天,散了朝出來,碰到蘇燁,他和我抱怨了幾句,說他自幼讀書,如今打理皇莊那些事,實在是苦不堪言。」秦王看著金拙言和陸儀道:「當初皇上把皇莊的事指派給蘇燁,我以為他撐一陣子,就得找借口推脫了這差使,沒想到他竟然一直做下來了,這中間的緣由,也一直沒能查到。」

「打理皇莊,對宮裡的蘇貴妃,總是一重助力。」金拙言看了眼微微垂頭的陸儀。

秦王搖頭,「自從蘇燁接下皇莊,江娘娘到處省減,消減開支,回回都要把皇莊收益遠不如全具有那時候拿出來作理由,這不是助力,這是替蘇貴妃招恨。」頓了頓,秦王看著金拙言道:「今天唐嬪就生了氣。」

金拙言眉頭微蹙,片刻又舒開,「她生不生氣,無關緊要,我早就跟唐氏說過,從唐嬪進宮那天起,就當她死了,唐氏是個明白人。」

「唐嬪當眾敢說,和皇上面前,必定更敢說,皇上如今很寵愛她,有幾件事……」秦王看著金拙言,「皇上應該是聽了唐嬪的閑話。」

金拙言氣色有點兒不大好了,秦王調開目光,轉了話題,「不管蘇燁借皇莊做了什麼事兒,這會兒看,他要做的事,大約差不多了,只怕要借著今天江娘娘這番發作,把皇莊甩出去,咱們得先有個數,這皇莊,是不是接過來查看一二。蘇燁在皇莊上花了兩三年功夫,我總覺得,這裡頭有古怪,而且,事情不會小了。」

「上回在我家喝酒,郭勝提起過一回。」陸儀欠身道。

「這事也該跟郭勝商量商量,這上頭,他最擅長。」秦王正要揚聲吩咐,陸儀忙接話道:「郭勝出去了,說是要安置什麼人,說是姑娘的吩咐。」

「嗯。」秦王應了一聲,接著道:「還是算了,蘇燁心思慎密,既然退步收回了手,必定清理的乾乾淨淨了,這皇莊,放到太子手裡最好。」

「四爺?」金拙言反應極快,陸儀點頭贊同,皇子管皇莊,最合適不過。

「嗯,我也是這麼想,咱們這邊,就推老四。」秦王聲音平平,「讓人給老五遞個話,讓他病一陣子,最好病的重一些,免得一點點了兩個。」秦王看著陸儀吩咐道,皇上的脾氣,肯定更願意一點兩個,真要點上五皇子,他就脫不開干係了。

「是。」陸儀欠身答應。

……………………

杭州城外一座破廟裡,塌了一半的大殿正中的觀音像前,盤膝端坐著那位老和尚,一個看不出年紀,高大卻瘦乾的灰袍和尚進來,離老和尚五六步,雙手合什欠身道:「師父,說是婚期已經定下了,八月二十二日。」

老和尚睜開眼,眼裡滿溢著說不清是高興還是悲傷,好一會兒,才低低吩咐道:「收拾收拾,啟程去京城,現在就走。」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