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四百四六章 當老大難啊

第四百四六章 當老大難啊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7-19 18:02 | 本章字數:3450

杭州城,董老三悄悄綴著利安,見他回了趟客棧,再出來,竟然直奔魚嘴碼頭,心裡突的一跳,猛一跺腳,惱怒無比的連聲罵娘,「他娘的!你!過來!」

董老三手指點著個脖子上掛著桐木箱子,正有氣無力的賣薑糖的瘦小男子,男子立刻精神了,幾步竄上來,一臉笑,「爺?」

「茶坊裡頭那個,剛才你看清楚了?」董老三扔了兩個銅錢在箱子里,掂了塊薑糖放下嘴裡。

「看清楚了,爺您吩咐。」

「去查清楚,給爺看緊了等吩咐。」董老三錯著牙。

「爺放心。」薑糖男子利落答應,轉身走了。

董老三綴著利安,見他真是直奔他們那座偏在魚嘴碼頭另一側,四周已經十分荒涼少人的大院子,惱的又罵了幾句娘,看樣子有人算計這利安,他娘的竟然算計到他們頭上了!

董老三夾雜在一群碼頭扛夫中間,看著利安上前說了一會兒,就對著大門跪下了,糟心的簡直想吐出幾口血。董老三繞到角門,先直奔大門,叫過當值的小頭領,吩咐看好這個利安,掉個頭,直奔進去見胡磐石。

胡磐石大馬金刀的坐在居中的椅子上,一臉怒氣的瞪著直衝進來的董老三,錯牙道:「我就算著,你也該到了,你給老子說說,那門口,那夯貨怎麼找到咱們門上了?這是誰的事兒,是老子沒跟你說,還是你他娘的黃湯灌多忘事兒了?你是不想活了?」

「老大,您聽我說,是剛剛,一個時辰前,利安遇到了一個人,那小子一看就不地道,我已經讓小伍去查了,找到就拿過來。真沒想到,這怎麼算計到咱們頭上了!」董老三趕緊跪下,趕緊解釋。

「狗子走一趟,跟小伍一起問清楚,把人看好,把他一家子都看好!」胡磐石轉頭吩咐守在門口的一個年青漢子,狗子應了一聲,一路小跑直奔出門。

從利安離開江陰,就悄悄綴著他的,除了董老三,還有馮福海的心腹護衛張成,這會兒,張成蹲在一群開著黃腔,時不時爆發出一陣大笑的等活兒扛夫旁邊,眯眼看著直挺挺跪著的利安,和敞開的大門內外或站或坐的十幾個壯漢。

將軍吩咐他跟過來,除了看緊這個利安,防著他翻出花兒來,還有件更要緊的事,那就是神不知鬼不覺的,讓他長長久久的留在這杭州城。讓他長久的留在這杭州容易,難在神不知鬼不覺,從離開江陰,他就發愁這個神不知鬼不覺,可這會兒……

張成從眼角斜著那座闊大的出奇的院子,這利安要是死在這麼個潑皮無賴薈萃的地方……這院子里的人命,只怕也就比他們江陰軍少點,嗯,這是個好地方,絕好的機會,讓他怎麼死呢?

狗子出去回來的很快,「老大,人找到了,叫胡三,是在咱們碼頭上扛活的,手下有個二三十號人,胡三說,兩年前,他媳婦病重,要吃老山參,他買不起,眼看媳婦兒活不成了,他去買參須參沫時,遇到那個利安,利安就買了根上好的老山參給了他,救了他媳婦的命。今兒個他遇到利安,聽說了利家的慘事,覺得這事兒老大您指定能行俠仗義,就跟這利安說了。」

「他娘的!」胡磐石簡直有一種淋了一頭屎的感覺,「老子一個下九流混飯吃的,能管得了這事兒?這個胡三混帳,利安也昏了頭了?病急亂投醫也不帶這麼投的!」

「那個……」狗子脖子縮了縮,「胡三說,利安本來不信,他跟利安說了上回余頭兒帶著咱們接五爺的事兒……」

「什麼?」

「胡三說,那回他領了往船上送酒菜的活兒,就看到了,說他從來沒敢提過半個字,因為利安是他一家人的大恩人,救了他們全家性命的大恩人,他就說了這一回。」狗子替胡三多解釋了幾句。

「娘的。」胡磐石哈了一聲,又哈了一聲,往後靠在椅子里,「真他娘的,他要報救命之恩,就把老子頂出去了,要老子替他報這救命大恩是吧?」

狗子一臉乾笑,一眼一眼斜向董老三,老大這話很對,可是……

「這個巧勁兒,老大,咱們現在怎麼辦?」董老三心裡一松,這事兒真是,竟然就是個陰差陽錯。

「巧個屁!」胡磐石的煩惱中混著絲絲不安,大哥交待這樁差使時,那話說的極其嚴厲,現在這事兒竟一個掉轉,要往他頭上糊……

「那個胡三,去給爺掌嘴,打二十巴掌,打掉他半嘴牙,不是為了他報什麼恩,是為了……」胡磐石錯著牙,「說了不該說的話!」

「是。」狗子忙答應一聲,趕緊跑出去掌嘴。

董老三松下來的心,又提了起來,老大這樣子不對,看來老大的老大吩咐的這差使,比他想像的更加要緊。

「那些貨怎麼樣了?」胡磐石看著海慶問道。

「還有幾車,天黑前都能到碼頭,明天一早裝了船……」

「連夜裝船,明天一早你跟著船進京城,咱們回平江府,門口那個,告訴他咱們不在這杭州城,看好他,別讓他死在咱們這兒了!」胡磐石眼睛微微眯了眯,這可是個嫁禍的好機會。

「是,老大放心。」董老三再次鬆了口氣,和海慶兩個出來,一個直奔碼頭看著人裝船,一個坐進門房裡,親自看著跪在大門口的利安。這個利安是死是活,他可沒功夫理會,可他不能死在他們這大門口。

張成蹲走了五六撥等活的扛夫,傍晚,好象有一大樁活兒上來了,扛夫們喜悅的說笑著,到各家鋪子攤子前買肉買餅,張成混在眾人中間,買了塊咸蹄髈,夾在兩隻胡餅中間,靠著棵樹,一邊大口咬著,斜瞄著還跪在大門口,可已經明顯十分萎頓的利安看一會兒,又掃向四周糟雜熱鬧的扛夫,再仰頭看了看陰沉的天空。

今天還真是老天照應,月黑風高殺人夜,又突然來了這一樁大活,這碼頭上人多的足夠讓他混進來,從容脫身,瀟洒而走。

剛過了子時,小伍突然捅了捅董老三,「頭兒,那兒有個人,鬼祟的很,不是作賊,就是個殺手!」

「哪兒?」董老三撲到窗前。

「咱們跟碼頭中間的那幾棵樹後,又過了一棵樹,頭兒,好象是個殺手,手裡那個,象是傢伙什兒。」小伍手指點著大門外那一團黑漆。

小伍跟了董老三有五六年了,董老三當初看上他,可不是因為他機靈,機靈人多的是,又機靈又能打能殺的也多的是,小伍的長處,在他這雙眼,夜裡,別人都是漆黑一團伸手不見五指了,他還能看的十分清楚,這長處,實在太難了,這會兒,就發揮了大用處。

「你帶人過去,多去幾個,把這小子給老子我捉回來,記著,第一,不許跑了,第二,不許死了!」董老三咬牙吩咐。

小伍愉快的答應一聲,跳出屋,招手叫了十幾個人,從偏門溜出去,散成一張網,奔著張成圍過去。

張成小心翼翼的摸到已經萎頓的人都不怎麼清醒的利安旁邊,正要舉刀刺下去,旁邊一條黑影猛竄上來,將他撲倒在地,小伍幾乎和黑影同時,伸手摘下了張成的下巴,張成手裡的刀,和他的下巴同時被搶了過去,沒等張成反應過來,他已經被手腳背後,捆成一隻粽子。

利安茫然了片刻,一下子反應過來,他剛剛在鬼門關上打了個滾!

眼看著一群人提著那隻人粽子往大門走,利安急忙竄起,想跟上,卻撲通一聲,直直接摔在地上,他兩條腿早就麻木不仁,那一個竄起,就耗盡了全部力氣。

提著人粽子的那群人已經進了大門,緊閉的大門開開,又咣的關上了。

出去仔仔細細看好貨回來的胡磐石,對著扔在他腳下的人粽子,和一臉求誇獎諂笑模樣的董老三,那份悶的想吐血的感覺,跟董老三看到利安往他們這兒來時,有過之,而無不及。

「你他娘的!」胡磐石點著董老三,咬牙咬的牙都疼了,「你把他抓進來幹什麼?啊?你抓他幹什麼?你把他趕跑不就行了?啊?老子瞎了眼,怎麼沒看出來你蠢成這樣?啊?」

董老三被胡磐石噴的滿臉唾沫,連眨了七八下眼,醒悟了,這人捉進來容易,然後呢?怎麼辦?這人一捉,利家和董家這樁爛事,他們不就成了濕手沾了乾麵粉,怎麼甩都甩不幹凈了?

「老大,我錯了。」董老三一明白過來,就知道自己這錯犯的有多大了,撲通一聲跪下,磕頭磕的咚咚有聲。

「你那豬頭磕爛了都是屁用沒有!起來!」胡磐石用力揉著臉,自從當了老大,他越來越能理解他大哥了,當老大苦啊。

胡磐石把一張臉揉的通紅,一聲長嘆,大哥說過,再大的事,既然淋到頭上躲不過了,就迎上去,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既然這樣了,」胡磐石猛一拍桌子,「你帶他去好好審審,要審個清清楚楚,這會兒,知道的多比知道的少好。」

「是,老大您放心!」董老三點頭點的上半身都塌上去了。

看著董老三提著人粽子出去,胡磐石背著手站了好半天,吩咐拿夜行衣來換了,出了院子,沿著陰影牆角,飛快的往王富年府邸過去。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