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四百四七章 以交情論

第四百四七章 以交情論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7-19 18:02 | 本章字數:3106

王富年送走胡磐石,站在院子里,仰頭看著漆黑的夜空,呆了一會兒,命人提了燈籠,往大奶奶安氏的院子過去。

安大奶奶被丫頭叫起來,披了件衣服就趕緊出來,看著穿戴整齊的王富年,驚訝道:「出什麼事了?」

「沒出什麼事兒。」頓了頓,王富年笑道:「至少現在還沒出什麼事兒。」

「這話說的。」聽說沒什麼事,安大奶奶鬆了口氣。

「事還是有點兒事,來找你說說話兒。」王富年從暖窠里提出茶壺,倒了一杯,先推給安大奶奶,又給自己倒了一杯。

安大奶奶聽他這麼說,忙給當值的大丫頭使了個眼色,大丫頭忙示意眾人,退出了上房。

「聽你這話,還是有事兒?」安大奶奶坐到王富年身邊,仔細看著他的神色。

「嗯,是有事,剛剛,胡磐石過來找我。」王富年緊挨著安大奶奶,聲音很低。

「就是那個胡大當家?」安大奶奶驚訝道,「半夜三更的……」

「就是他,半夜三更來,是因為事兒就是剛剛,半夜三更發生的。」王富年看著安大奶奶,「江陰縣那樁人命案子,就是馮將軍和利家那樁,我跟你說過。」

「嗯,我知道,就為了那塊墳地,這利家也是蠢,那墳地都招來江陰軍那樣的惡煞了,哪還是什麼風水寶地?他要要,還不趕緊給他?現在好了吧,最有出息的一個兒子,折進去了。」

安大奶奶不但知道,還知道的十分清楚明白。

「利家有窮乍富,要學的教訓多著呢,不過,這利家福運倒是不錯,利安在杭州城沒頭蒼蠅一般撞了幾天,昨天下午,因為從前做過一樁善事,竟然被人指點,求到胡磐石頭上去了。」王富年嘴角帶著絲笑意,這一連串的事,可真算得上陰差陽錯,天工巧秒。

「我記得你說過,那個胡磐石很不簡單。」安大奶奶睜大了眼睛。

「是很不簡單,也極其精明,這捧旺炭,他怎麼肯接?偏偏……」王富年笑起來,「他說,就因為這個求上門來,他讓人連夜裝秦王妃的嫁妝,準備明天一早船啟程,他也啟程回平江府,誰知道,半夜裡,有人去殺一直跪在大門外的利安,胡磐石剛巧不在,他的手下,就把那個殺手捉了進來。」..

「唉喲!」安大奶奶哈了一聲,「這是捉了馮將軍的人了?怪不得你說利家運道好,那胡磐石找你,是要把這事甩到你手裡?」

「那倒不是,他來找我討個主意,他說他是粗人,官場上的規矩半竅不通,他只知道江陰軍他是無論如何惹不起的,來問我怎麼樣才能把這把燙手旺炭送出去。」

「你給出主意了?」安大奶奶眉頭微蹙,「能往哪兒去?謝憲司那裡?送到謝憲司那裡,那也是他胡磐石送的,他也脫不開干係,再說,江陰軍有的是人手,這殺人的事,來的肯定不只一個人,人被他胡磐石捉的,人家肯定看到了,扔都扔不掉。」

「往謝憲司那兒送,挑撥的味兒太濃了……」

安大奶奶斜著王富年,拖著長音噢了一聲。

「我說錯了么?」王富年攤著手,「這人情世故上,你是想的不怎麼周全。」

安大奶奶嘴角往下,眼珠往下轉了半轉,哼了一半聲,王富年一邊笑,一邊接著道:「可話又說回來,謝憲司是憲司,出了這樣半夜殺人的案子,是正正經經該歸他管,不過,這又是杭州地面上的事兒,要說第一個該管的,應該是我,我讓他明兒一早,把利安和那個殺手,都送到我這裡來,我和馮將軍周旋。」

「啊?」安大奶奶愕然看著王富年,「這就是你的人情世故?你這是要?」

「嗯。」王富年避開了安大奶奶的目光,「我在這同知的位子上,連做三任,這一蹉跎,已經快十五年了,人活著,能有幾個十五年?在這同知的位置上終老,我不甘心。」

「哎,我也替你不甘心。」

王富年被安大奶奶這一句話說樂了,「既然你也覺得可惜,那咱們商量商量怎麼辦。」

「嗯,你說我聽著。」安大奶奶連連點頭。

「文官從四品到三品,是個分界,九成的人,都卡在這裡,象我現在這樣,要再往上,只能想想辦法,這個案子是個好機會,馮福海的大女兒嫁的是江家嫡支,正杆子的太子黨,他這一殺人,連前頭的利寧案,也能一併翻轉過來,掩過去,就等於替太子保住了江陰軍,是投向太子的一份大禮,揭開……那就找謝余城,連根撥掉馮福海,就是投向了蘇相。」

王富年靠安大奶奶更近,聲音更低。

「那胡磐石呢?有派兒嗎?」安大奶奶象聽傳奇一般,一臉興緻。

「他沒說過,不過,我覺得有,肯定有。」

「他是哪一派的?你看出來沒有?」

「沒看出來,不過,肯定不是太子一系,也不是蘇相。胡磐石是靠著郭勝起家的,郭勝是永寧伯府李文山的幕僚,聽說現在在秦王府參贊,李家,特別是李文山這一支,和秦王從十幾年前,就是一體。胡磐石從平江府開始,拿下高郵段,是在金世子連根清掉高郵軍之後,拿下杭州這一段,是在唐帥司到任之後,胡磐石是秦王府的人。」

「三派?還有嗎?」安大奶奶豎起三根手指。

「別的……成氣候的是沒有了,這三家,你的意思呢?」王富年看著安大奶奶,安大奶奶一攤手,話說的乾脆之極,「讓我說我可說不出來,你說,我聽著挑挑刺兒還差不多。」

「那好,我說,你挑刺兒。」王富年一邊笑一邊道:「我先問你,要是讓你挑一家合夥做生意,你挑哪家?」

「我挑秦王府,我就見過秦王爺,還見過李家那位王妃,我挺喜歡那位王妃的,從沒見過那麼可愛的孩子。」安大奶奶答的乾脆極了。

王富年笑個不停,連連點頭,「我也是這麼想,咱們和秦王府,和李家,算是有幾分交情,這有交情有沒交情,大不一樣。只是,眼下三系之中,看起來是秦王府勢力最弱,投過去只怕風險最大。」

「這跟咱們做生意一個樣兒,要想掙得多,就得多擔風險,穩穩噹噹可掙不到大錢兒。」安大奶奶簡直有幾分傻大膽。

王富年沖安大奶奶拱手,「若論氣度,我不如你,從前不如,現在不如,以後恐怕還是不如。」

「那當然!」安大奶奶白了王富年一眼,抬著下巴。毫不客氣道:「你豈只氣度不如我,打算盤、盤帳、做生意,你樣樣不如我,也就是念書比我強點兒,見人說人說,見鬼說鬼話的本事比我強點兒。」

「是是是!」王富年連聲是是是帶點著頭,「我覺得我眼光比你略好,特別是挑媳婦的眼光,比你挑夫婿的眼光要好不少。」

安大奶奶一個怔神,噗一聲笑起來。

………………

胡磐石回到他那間闊大院子里,讓人把利安照樣張成的樣也捆成一隻人粽子,先扔在門房,自己進到正院上房,喝了沒多大會兒茶,董老三就從旁邊廂房出來,將捏在手裡一疊厚紙遞給胡磐石,「成了,這小子膿包得很,就是嚇唬嚇唬,就問什麼說什麼,竹筒倒豆子一般,他叫張成,是……」

胡磐石一邊聽著董老三的稟報,一邊翻著手裡的供狀,董老三十分敬業,每一張紙上,都捏著張成按下了通紅的五個手根印。

胡磐石看完供狀,抖了抖,冷著臉吩咐董老三,「好好聽著。你去一趟京城,找郭爺,把利安這件事,從頭到尾說給郭爺聽,再跟郭爺說,我去尋了王同知,王同知說,讓把利安和這張成都交給他,這旺炭他來接,我已經讓人把利安和張成都交過去了。」

「呃?噢,是!」董老三由錯愕而反應過來,趕緊答應。

「拿著這個,親手交給郭爺,路上睡覺也要睜隻眼,不許讓任何人碰一碰這幾張紙,不許讓任何人知道你要去哪兒,去見誰,有什麼事兒。越快越好,去收拾收拾,現在就啟程。」胡磐石接著吩咐。

董老三這會兒是知道了這件事的重要,以及,也知道了他做錯了多大的事兒,闖下了多大的禍,老大怕是擔不住了,老大得找老大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