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四百五二章 推手們

第四百五二章 推手們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7-22 11:05 | 本章字數:2824

「古先生肯出來擔這份重任,這是好事。」秦王瞄了眼金拙言,金拙言踱過來,彎腰仔細看著古六,「這到底是你自作主張,還是真是你阿爹讓你走這一趟的?」

「這事我哪敢自作主張?我要是能自作主張,還不早……是吧王爺,阿爹愁的,昨天一夜都沒睡著,今天一大早,紅了兩隻眼,把我叫過去,唉聲嘆氣,讓我過來一趟,無論如何也得找王爺討個主意,這事到底該怎麼辦。」古六一臉苦相。

「這事先得看你阿爹想不想出山吧?」郭勝看起來十分隨意的笑了句,「古先生可是出了名的名士風流,不喜俗事,他要是對實領差使深惡痛絕,王爺可從來不強人所難。」

秦王點頭,「是這話,頭一條,得先看你爹自己的意思。」

「兩三年前吧,阿爹就有了閑極思動的意思,可他這個人,王爺也是知道的,有人推一把,動也就動了,沒人動,他也就是想想,這一回,他也覺得是個機會,可是,王爺也都知道對不對?這事要是皇上直接點了,公中議的,也就算了,可這個這個……」

古六攤著手,看著秦王,一臉的我沒法明說但你肯定明白。

「這是嫌棄太子呢?」金拙言的話比剛才直接多了。

「你這話說的,嫌棄?那是太子,誰敢?難道你敢嫌棄啊?」古六撇嘴看著金拙言,金拙言毫不客氣的點頭道:「有什麼不敢的?我還嫌棄皇上呢。」

「呃!」古六被金拙言這一句話噎著了,「我是不敢,我瞧我爹那意思,嫌棄大約算不上,就是……這事總得聽聽王爺的意思,不是嫌棄誰。」

「既然你阿爹有靜極思動的心,他能接任戶部,確實是國之大福,求之不得。」秦王已經拿定了主意,看著古六笑道:「你阿爹是風雅時風雅到極致,卻不是那種不通實務的,這戶部真要能由你阿爹執掌,至少不比嚴相掌管時差,這是好事。」

「王爺既然這麼說,那我放心了。」古六長長吐了口氣,站起來,活動了幾下肩膀,「哎!阿爹愁了一夜,我陪著愁了一夜,總算輕鬆了。那我回去了。月底李六成親,王爺去不去?」古六看著秦王,認真問了句。

秦王有幾分躊躇,去不去得問問阿夏,他還沒問,這會兒不好答。

「還早呢,得看王爺那時候有空沒空。」郭勝接了句。

「也是。那我先走了。」古六拱手和眾人別過,腳步輕鬆的出門走了。

「這事兒,大家都是什麼意思?」秦王看著古六齣了垂花門,調轉目光,看著金拙言,陸儀和郭勝三人道。

「這兩三年,古家的態度確實有所變動。」陸儀先接話道:「古家替大長公主打理的產業,也讓咱們查過幾回帳。」

「嗯。」秦王應了一聲,這事他知道,頭一次是兩三年前了,陸儀要查府里一個下人的來歷,牽到大長公主,和古六說了一聲,照以往,肯定是委婉拒絕,再訴一通苦,他當時還猶豫了下,誰知道古六應的乾脆,事情做的更乾脆,直接調了幾十年前的舊帳底出來,把那個人最初的來歷調了出來。

「想不通。」金拙言看著秦王,眉頭緊擰。

「是有點反常為妖。好象從本朝定鼎以來,古家就從來不往這種事里摻和吧?聽說這是他們的族訓?」郭勝一根眉梢飛起,他對這件事的興緻在於,到底是什麼事兒,讓古家這樣的人家一反常例,一腳摻進了眼前的亂局,還這麼主動的過來示好。

「嗯。」陸儀看著郭勝那一臉的興緻勃勃,「是有這個說法,鄭家,古家,金家,和皇家都是淵源深厚,當初太祖謀奪天下時,這三家都是傾盡全族之力相助。定鼎之後,鄭家,金家和皇家聯姻頻繁,幾乎每一代太子廢立,都有這兩家參與其中,只有古家,古氏女不嫁皇室,也從不參與太子廢立這樣的事,這一次,是破例了。」

「不能算破例。」秦王出神的看著窗外,不知道在想什麼,「那個位置,我是沒法爭的,最多進而做個實權有握的親王,退而只求富貴一生,要是躲不過,咱們就是兩害相較取其輕了。」

「我也是這麼想。」金拙言嘴角往下扯。

「至少不是壞事。」陸儀笑道。

「哪有什麼兩害相較取其輕的事兒。」郭勝乾笑了幾聲,「自欺欺人罷了,王爺是不能當太子,可……」郭勝拖著長音,在金拙言的眯眼斜睨中,乾笑連連,「可以擇一而立嘛,那不還是一樣?再說了,不管什麼事,想在河邊走,又不想濕鞋的,最後都淹死了。」

陸儀失笑,「老郭最後一句話實在。」

「這個先放一放。」秦王也失笑,「先議一議江陰軍的事吧。老郭你先說說。」

郭勝點頭,從利安跪到胡磐石大門口說起,簡潔明了又不漏細節的將江陰軍馮福海和利家這件事說了一遍,再摸出那兩疊子紙,遞給秦王。

秦王接過,隨手分開遞給金拙言和陸儀,兩人飛快看完,又交換看了,金拙言抬頭看向秦王,目光灼灼,「這個王富年,我印象很深,那面八面玲瓏實在少見。至少兆頭不錯。」金拙言忍不住笑意滿臉。..

「這江陰軍跟當初高郵軍比怎麼樣?」陸儀看完張成那疊子供狀,看向金拙言問道。

「略好些。」金拙言笑意褪去,嘆了口氣,「人命在這些人手裡不算什麼。大約是現在好些了,在柏樞密肅清匪患之前,他們一年裡總要報上三五次捷報,剿了多少匪窩,殺了多少匪徒。」

金拙言臉色沉下來,聲音也落下去,「我和柏喬說過一兩回這事,柏喬說,真正的海匪,都是悍不怕死的亡命之徒,象高郵軍,江陰軍這樣的現狀,對上真正的海匪,只有望風而逃的份兒,能讓他們一剿一窩的……」

「哪是什麼匪,都是民。」郭勝不客氣的接了句,「這事我見過的最多。」

「不說這個了,」秦王眼皮微垂,「只說江陰軍的事吧。」

「照我從前的脾氣,殺無赦!」金拙言從牙縫著擠出的幾個字,殺氣騰騰。

「馮福海是太子的人,江家姻親。」陸儀看著秦王道。

「你的意思呢?」秦王看向郭勝,郭勝攤開手,「王爺先定下大略,我這個人,只會小手段。」

「王富年八面玲瓏的厲害,這會兒接了這案子,只怕,」秦王頓了頓,想著李夏的話,「就事論事才是誰都不得罪的做法,只審張成殺利安未遂案,實在按不住,再審利平之死案,利平之死,不深究的話,也就到打死他的那個千夫長。要是這樣,這就是一樁小案子。」

「那太可惜了。」金拙言皺眉道。

「嗯,太子推古翰生掌管戶部,應該很順當,王富年既然最能長袖善舞,調入如今的戶部,最合適不過。」

秦王看向金拙言,金拙言忙答道:「王富年履歷極佳,只是,戶部除了尚書,侍郎等,一個不缺。不過,兩浙路謝余城等人,都是今年任滿,應該能騰挪個侍郎的位置出來。」

「嗯,調他進京入六部的事,你遞個話給王富年。」秦王吩咐郭勝,郭勝忙欠身點頭。

「讓胡磐石找幾樁馮福海的大罪,要有實證,人證物證俱全,要能滿門抄斬的,放給謝余城,最好你親自安排。」秦王接著道。

郭勝笑起來,「王爺放心。」

「江陰軍?」陸儀看著秦王問了句。

「這不用咱們管,有柏樞密呢。」秦王笑道。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