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四百六四章 友

第四百六四章 友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8-02 07:44 | 本章字數:2271

董老三跟在小伍後頭,從樹叢灌木中,貓著腰往前溜。

「進墳地了。」前面的小伍停下,往回一步,貼到董老三耳邊道。

董老三嗯了一聲,推著小伍又往前走了一段,依稀的星光下,勉強能看到老莫和銀貴一左一右,掄著鐵杴刨起了墳。

「去跟賴子說一聲,人都調上來,把周圍看緊了。」董老三聲音微緊,透著隱隱的興奮,總算有動靜了。

小伍低低應了聲,如同一隻田鼠般,飛快的鑽出去,又很快回來,和董老三俯耳稟報「賴子說,請三爺放心。」

董老三嗯了一聲,挪了挪,穩穩的蹲在灌木叢後面,看著用力刨墳的兩人。

老莫和銀貴一左一右,悶頭只管挖。

沒多大會兒,老莫手裡的鐵杴發出聲沉悶的撞擊聲,老莫忙用鐵杴又敲了下,示意銀貴,「往這裡挖。」

銀貴兩步過去,和老莫一替一杴,很快將已經腐壞的棺木挖出了一角半邊,老莫轉了個方向,前後走了兩趟,度定了方位,示意銀貴接著挖,再挖了片刻功夫,老莫示意銀貴別動,自己蹲下,用手挖了幾下,緊貼著棺材,拽了只黑乎乎的長匣子出來,用袖子抹了幾下,拍了拍,放到一邊,示意銀貴,「找到了,把土填上,咱們趕緊走。」

銀貴嗯了一聲,兩隻鐵杴飛快的將土填回的差不多,銀貴提著兩把鐵杴,老莫抱著匣子,沿著來路,一路小跑融入了夜色中。

董老三沒去追兩人,看著兩人走遠了,走到墳前,圍著轉了一圈,搓著牙花子嘖嘖有聲,刨成這樣,這到天亮,還不得讓人一看就知道有人刨墳了?

「你再找個人,天亮之前,把這墳收拾好。」董老三吩咐了小伍,自己沿著銀貴和老莫來的方向,往鎮子過去。

天還沒亮,老莫就出了鎮子,繞過江陰城,往杭州城趕去。

銀貴背著他的魚桿魚鉤,沿河而下。

老莫是趕在秋社那天,杭州城內所有的官員聚集祭祀社稷,感謝這一年的風調雨順和豐厚收成時,在杭州城無數市井之民的矚目下,身披寫著血淋淋的冤字的白綾,高舉狀紙,厲聲慘叫著,從社戲的戲台上跳下,一路衝到謝余城面前,遞上的狀紙。

在前後幾十年的秋社日里,這是數得進前三的熱鬧事兒。

杭州城裡,各家各人,都以能想得到的最快的方式,往京城遞送這個令人震驚以及顫慄的消息。

江陰城外,馮福海面如死灰,直直的瞪著臉色比他還要死灰的黃參贊,「你不是說,都安排好了,都看死了?」

「那個莫壯是陳慶小時候的鄰居,哪能想到……莫壯跟陳家平時並不親近,來往極少,實在沒想到。將軍,現在再說這個……」黃參贊舌頭有點兒打結,「也沒什麼用了,得趕緊想想該怎麼應對,說是看著莫壯抱了一大包東西,還喊著物證人證俱全。」

「他能有什麼物證?有什麼人證?人都死光了!」馮福海緊繃著臉,臉色好象好了些。

「當年經手的人,」黃參贊頓了頓,「但凡有一絲靠不住的,都沒了,就連我,也只知道個大概,人證這一條,憑他怎麼也變不出,這必定是亂喊的,不必理會,物證……」

黃參贊擰眉看著馮福海,落低了聲音,「將軍當初挑中陳慶,就是因為陳慶聰明伶俐,有幾分心計,莫壯那一包東西,只能是陳慶留下的,我讓人去帶陳慶的兒子陳大了,這事,陳大也許知道。」

「嗯。」馮福海嗯了一聲,站起來,垂著頭來回踱了一會兒,站住,「這不是運道不好,這是有人要算計咱們江陰軍。」馮福海目光陰沉。

黃參贊嗯了一聲,和運道不好相比,被人處心積慮的算計,更加可怕。

「你去一趟杭州,看看憲司衙門,還有府衙,利安,張成。」馮福海聲音極低,透著冷意。

黃參贊輕輕顫抖了下,「將軍,張成不能……時機不對,再說,張成的事,和這事無關,貿然動手,反倒坐實了將軍會滅口這事……」

「滅什麼口?」黃參贊的話沒說完,就被馮福海不耐煩的打斷了,「這話混帳,我什麼時候做過這樣的事?看看憲司衙門和府衙是不是要合槽了,要是只有謝余城,他謝余城在杭州地面上不是一年兩年了,這份膽子心計,他都差點兒。」

「是。」黃參贊暗暗鬆了口氣,將軍就是太愛滅口了……

江陰軍馮福海被人大張旗鼓告了這事,不過兩三天,就飛鴿傳書遞進了京城,送到了江延世面前。

江延世對著細小的一張紙條上密密麻麻的稟報,看了一遍,又仔細看了一遍,沉著臉,緊攥著的拳頭猛的砸在長案上,捏著紙條走到門口,又一個急轉身回來,命人端了焚紙盆過來,將紙條丟進火中,看著紙條眨眼化作一截灰燼,又消散不見了,才轉身出門,帶人上馬,直奔宮中去尋太子。

太子站在門口,看著急步進來的江延世,江延世臉色有點兒陰,太子的臉色也不怎麼好。

「兩浙路袁海剛剛飛鴿傳書,說是有人告馮福海剿殺江陰百姓,謊稱剿匪,現在又殺人滅口,告訴的人叫莫壯。」江延世見了禮,還沒站直,就語速極快的稟報道。

「馮福海用軍中的鷂鷹遞了封信給我。」太子示意江延世坐,「說是有人處心積慮算計了他,算計他的人,除了兩浙路,只怕京城也有。」

江延世擰起了眉頭,「京城也有,他這話什麼意思?莫壯所告之事呢?有還是沒有?他沒叫冤枉?」

太子搖頭,「你喝口茶平靜平靜。」

江延世嗯了一聲,端起杯子,一口氣喝了大半杯,看著太子,等他說話。

「馮福海剿匪,是十二三年前的事了,那時候,東南一帶海匪猖獗,誤將平民當海匪剿滅,不只江陰軍。」太子看著江延世。

江延世眉頭皺起,片刻又舒開,各地駐軍,只怕江陰軍還算是相當不錯的,不過,這話沒法說。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