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四百六五章 事起和事了

第四百六五章 事起和事了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8-03 00:44 | 本章字數:2190

「從利安被刺案到翻出這樁十幾年前的剿匪案,步步深入,馮福海說被人算計,我覺得也是這樣。」太子看著江延世。

江延世一聲冷笑,「利安一案,是他算計別人吧,看中了人家的墳地,強買不成,隨便找個由頭,一頓亂棍打死了人,還要往人家身上潑一盆污穢,革了人家秀才功名,這是頭一步吧?他要的是墳地,可不是只是利平一條人命,這一條,瞎子也能看明白吧?利安進杭州城求的不是明冤,是利家滿門的活路,兔子急了還咬人呢,這是別人算計他馮福海?」

「嗯。」太子看著江延世,眉頭微蹙。

「利安被刺案,是王富年接下的,為這事,王富年專門給古翰生寫了信解釋前因後果,您也看到了。張成尾隨利安到杭州城,就是為了殺了利安,再找個人嫁禍,竟然找到了胡磐石頭上。」

江延世冷笑連連,「可真是會找,馮福海在兩浙一帶橫行到什麼份上,由此可見一斑,胡磐石是秦王府門下之人,他馮福海難道不知道?要不是他目中無人,張成怎麼敢把胡磐石這樣明晃晃的秦王府門人,都看成他們砧板上的魚肉?

就是這樣,胡磐石也只是把張成和利安交給了王富年,馮福海這積威,在兩浙一帶有多濃厚,可以想見。」

「你的意思呢?」太子眼皮微垂,江延世和異母兄長江延錦一系的積怨有多深,他知道的很清楚,馮福海的大女兒,嫁給了江延錦。

「我沒有要發私怨的意思。」彷彿看出了太子的心聲,江延世皺著眉頭道「一,這件事是馮福海一而再,再而三的作死,自作孽不可救。二,就算如馮福海所言,是別人算計他,算計到這會兒,這一口已經咬死了,沒有了迴旋的餘地。」

「嗯,咱們,你的意思呢?」太子輕輕嘆了口氣,確實如此,這件事上,他更願意是馮福海自己作死,真要是被人算計,這份算計,是借著馮福海,算計的他……

「殺平民充海匪邀功謀財這事,必定假不了,讓馮福海上摺子老實認罪,遞上摺子之後,交出家財,自己抹了脖子吧,一來,武將世家的這份擔當和些許顏面,至少還能保住一二,二來,用他一人之命,和這幾十年積下的浮財,替馮家其它人,留出一條生路。」

江延世聲音冷淡,太子呆了片刻,嘆了口氣,又嘆了口氣,點了點頭,這確實是最好的辦法了。

「江陰軍不能落到別人手裡,」江延世看著太子,接著道「得挑一個能接掌得下江陰軍的人。這事比馮福海要緊。」

「嗯,我也在想,事發突然……」太子煩惱的擰起眉頭,樞密院掌在柏景寧手裡,這種變動,對他們來說就十分被動了。

「我去找魏相商量商量。」江延世站起來,「馮福海這邊,既然他把信送到您這裡,您讓人捎話過去更好一些,我捎話過去,怕他想多了,再生出什麼事來。」

「嗯。」太子這一聲嗯尾聲往上,「我看,讓老爺子捎句話最好。」

「是我疏忽了。」江延世立刻拱手躬身,「我先回去一趟,再去尋魏相。」

太子應了,看著江延世出了屋,呆了片刻,嘆了口氣,他的執拗和他阿娘的執拗,沒有分別。

蘇燁手裡拿到的竹影紙,比江延世拿到的更細密,謝余城親筆所寫的這封密信,沒說細節,卻肯定無比的說了句,這案子,能置馮福海於來滅族之境地。

「說說。」蘇廣溢看起來心情極其愉快,滿眼笑意的看著一目十行看完密信,又細細看了一遍的兒子。

蘇燁卻有幾分怔忡出神,呆了片刻,才看著父親道「阿爹,郭勝身邊兩個人,叫富貴和銀貴的,兩三個月前不知所蹤,郭勝說是打發兩人回紹興處理幾件私事,我讓人去了趟紹興,沒找到富貴和銀貴,肯定沒回紹興,兒子覺得……」

蘇廣溢皺起了眉頭。

「馮福海算計利家,卻牽扯到胡磐石身上,這一步,兒子覺得,更象是陰差陽錯,可後來,只怕就是秦王府有意而為之了。」

「你真覺得這事背後是秦王府?」蘇廣溢眉頭擰緊了,見蘇燁要解釋,忙抬手示意他,「你既然這麼說,這事兒大約差不太多,我是在想,秦王府想幹什麼?如果是這樣,這事兒可就沒那麼簡單了,必定是個連環套。」

「秦王府到底想要什麼,要做什麼。」蘇燁看著父親,聲音低低。

「二爺和三爺生的太早了。」好一會兒,蘇廣溢低低嘆了口氣,蘇燁寒瑟般輕輕顫抖了下。

「秦王府要是也這麼想,」蘇廣溢沉默了好一會兒,才接著道「挑得咱們和太子爭鬥不已,兩敗俱傷……做的都是火中取栗的事,不過看誰手快罷了。」

「兒子也是這麼想,馮福海這樁案子,把唐繼明拉進來才最好,舅舅?」蘇燁看著父親,他舅舅謝余城見識眼光差了些,只怕以為這是樁大功勞,不肯讓別人分潤。

「來不及了。」蘇廣溢明白兒子的意思,可京城離杭州距離遙遠,但憑飛鴿傳書的隻言片語,萬一說不清楚,反倒壞了事,派人過去,等人到時,已經來不及了。

郭勝從永寧伯府二門裡出來,站在伯府門口,眯著眼睛四下看了看,永寧伯府大門剛剛油漆過,鮮亮到奪目,離姑娘出嫁的日子沒幾天了,郭勝一邊看一邊往後退,一直退到巷子口,背著手,看了一會兒,轉個身,悠悠閑閑的往秦王府過去。

這樁差使總算順順噹噹的辦好了,之後,象姑娘說的,就隨便他們兩家怎麼你來我往了。

這種站在暗地裡時不時扔一泡屎出來,看著一堆人你撕我打的感覺,真是不錯。

郭勝想的一臉笑眯眯,腳步一轉,往朱雀橋過去,去買包花生,晚上找老徐好好喝幾杯。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