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四百七零章 過不去的結1

第四百七零章 過不去的結1 (1/3)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8-09 12:17 | 本章字數:6971

前院,金拙言站在廊下陰影中,看著依舊燈火通明,卻熱鬧消退的院子。

小廝踮腳靠近,離了四五步,垂手稟報:「爺,夫人出來了,說裡面一切妥當了,問您這會兒回不回去。」

「跟夫人說,我還有點兒事,晚點回去。」頓了頓,下意識的落低聲音,接著道:「我有點兒事兒,讓她等我回去再歇下。」

小廝答應一聲,垂手退下。

金拙言仰頭看向天上明亮的半月,他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或是要出什麼事,說不上來為什麼,他心裡充滿了驚悸,甚至是隱隱的恐慌。

翁翁交待他時,神態如常,聲調如常,他不過是告訴他,今天晚上在王府多呆一會兒,過了戊時再走。

可今天一早,魏國大長公主突然病倒了,翁翁沒來,太婆過了午時就走了,韓尚宮沒來,早幾個月前,太后就安排了韓尚宮過來這裡,安排主持今晚明天後院里的一應事務,黃大伴早上來了一趟,之後,一直到現在,太后宮裡,再沒人來……

金拙言輕輕打了個寒噤,他想的多了,太后身體好得很,魏國大長公主這大半年裡,十天有八天是病著的,她今天早上又病倒來不了,沒有任何人覺得意外……

「唐夫人已經回去了。」陸儀一句話把金拙言嚇了一跳,他太出神了,竟然沒留意到陸儀的靠近。

「想什麼?這麼出神?」金拙言這份驚嚇,讓陸儀十分驚訝。

「韓尚宮沒來。」金拙言看著陸儀,聲音極低,「從早上到現在,就黃大伴來過一趟,再沒有人來。」

「嗯,午初前後,我就打發人往宮裡走了一趟,見到黃大伴了,說一切安好,看起來也是一切安好,這一天咱們忙得很,太后打發人來,看一眼就走,咱們都不一定知道。」陸儀眉頭微蹙,神情也有幾分凝重,他也有些不安。

「翁翁讓我進了亥時再走。」金拙言看著陸儀,陸儀眼裡閃過絲驚愕,盯著金拙言,「金相說是病了?」

「沒病,一早上就出去了,我問了太婆,太婆說沒事,讓我安心,可太婆……」

「沒到午時就走了,出什麼事了?你們府上?宮裡?」陸儀接的飛快。

「不知道,都說沒事。」金拙言看著四周,「能有什麼事……」金拙言的話沒能說完,那個老禿驢到京城了,肯定是他,這老禿驢就是個瘟神,他所到之處,絕無好事!

陸儀看著金拙言臉上隱隱約約一絲怒氣,敏銳問道:「想到什麼事了?能說嗎?」

「不能。」金拙言眼皮微垂,答的乾脆直接。

「嗯,那該怎麼辦?要……」陸儀看著四周,「往哪兒防範?」

「不知道,只怕也防不了,我到戊正再走。」金拙言聲音低落,他一直想殺了那個老禿驢,他早就該殺了他!

「我再去看一圈。」陸儀交待了句,轉身走了。

正院上房,端硯打發走眾小丫頭,自己和湖穎垂手立在簾幔外,等著聽裡面的吩咐。

簾幔內燈火通明,兩支一人來高的龍鳳喜燭光亮閃閃,照規矩這喜燭傍晚點上,就一直到燃盡,代表著夫或妻的那一支先熄滅,就意味這一生就要先走一步。

皇家與眾不同,自然不會任由這兩支喜燭有一個先燒沒熄滅的,這種宮裡特製的喜燭,又粗又高,到第二天天光大亮時,最多不過燃燒過半,就由小丫頭們齊齊吹熄,一切吉利。

李夏專心坐著,秦王專心梳著頭,「我記得去年有過一根白髮,後來又有過嗎?」秦王用梳子用下面托起梳過,任由烏亮的頭髮散落在另一隻手上。

「有,今年拔了兩根。」李夏答著閑話,卻沒有平時的自在不拘,「太醫診平安脈的時候問了,說人之常情。大伯娘說沒事,阿娘說肯定是想事想多了,人操心多了,頭髮就白,大伯娘頭髮就白了好多。」

「嗯,你大伯娘就太操心了,身在皇家,也有好處,至少不用象你大伯和大伯娘那樣,一輩子聚少離多。」秦王一下接一下梳著手裡的一把頭髮。

「這邊。」李夏指了指另一邊頭髮,秦王放下手裡的頭髮,拿起李夏指的那一邊,梳了幾下,瞄了眼滴漏,「明天五更就要拜堂,之後進宮,至少要忙未末,咱們早點歇下。」

「好。」李夏一個好字里透著緊張,「叫她們進來……」

「不用,我侍候你。」秦王放下梳子,從後面抱住李夏,兩隻手往下摸索到絲帶,輕輕拉開。

前院,金拙言看著下人收拾的差不多,轉了半圈,正要往去尋陸儀,剛走了兩步,就看到黃太監腳步急匆的衝進來,一眼看到金拙言,匆忙欠了欠身,金拙言急沖一步,一把揪住他,「出什麼事了?」

「沒出什麼事,太后娘娘急宣王爺和王妃進宮,立刻。」黃太監急而快的交待了句,金拙言急忙鬆手,看著黃太監大步往裡急進,呆了片刻,只覺得渾身僵硬,寒毛都豎起來了。

不是沒出什麼事,而是,出大事了。

「去找陸將軍,快,讓他立刻過來,立刻!」金拙言急急吩咐小廝明鏡,明鏡答應著,人已經沖了出去。

秦王抽開那根絲帶,衣服散開,秦王鬆鬆攏著衣服,看著半露的春光,低頭吻在李夏白細的脖頸,滿足的嘆了口氣,「小阿夏總算長大了。」

李夏在他懷裡轉個身,伸手拎起他那件披著的長衫衣襟,額頭抵在秦王胸前,舉起長衫掩在頭上。

秦王失笑出聲,剛要說話,屋外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中,婆子和黃太監的聲音一起傳進來,「王爺!宮裡來人……」「王爺,娘娘讓您立刻進宮,還有王妃。」

秦王和李夏幾乎同時往簾幔外沖,秦王一步衝出,急忙伸手攔在李夏面前,急切之下,脫下身上的長衫,裹在李夏身上。

端硯已經舉起簾幔,「姑娘,是……王爺,是黃大伴,說是……」

端硯話沒說完,黃大伴已經衝進來了,擺手示意端硯,「你們出去。」端硯急忙看向李夏,見李夏示意了,急忙帶著湖穎垂手退了出去。

「娘娘病了,病的突然,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