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四百七七章 生事

第四百七七章 生事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8-11 17:12 | 本章字數:3039

江皇后站在偏殿窗戶旁邊,冷冷看著並排坐在石凳上的李夏和姚賢妃,捏著杯子的手指用力到白。&1t;/

昨天傍晚,她錯了一步,就一步接一步錯到現在!&1t;/

「你去一趟太醫院,現在就去,把太后這一年的脈案調出來,昨天請過平安脈,一定要拿到。」江皇后轉身吩咐魏玉澤。&1t;/

魏玉澤一個怔神,「正守著靈……」&1t;/

「一個死人有什麼好守的?」江皇后有了幾分不耐煩,「你聽著,太醫院一向膠黏粘牙,多帶人手,不要跟他們多囉嗦,誰敢阻攔,只管亂棍打出,一定要拿到脈案,趕緊去吧。」&1t;/

魏玉澤答應了,出了偏殿,叫了人,往太醫院過去。&1t;/

魏玉澤到太醫院沒多大會兒,黃太監就得了信兒,湊到秦王身邊低低稟報了,秦王垂眼聽了,「給她,讓孫保久告老吧。」頓了頓,又補了句,「等會兒更衣的時候,跟王妃說一聲。」&1t;/

李夏再次退到偏殿,端硯迎上去,將燕窩粥遞給李夏,低低稟報了太醫院的事,李夏頭也沒抬的吩咐道:「和韓尚宮說,太醫院裡,但凡藏不住的,都自己請退吧,告病告老,去守陵也行。」&1t;/

端硯垂眼應了。&1t;/

魏玉澤順順噹噹調出脈案,回來跪到江皇后身邊,低低稟報了,江皇后臉色陰沉了下來,往後斜了眼李夏,她不怕她調脈案……這一件,只怕是個不能用的,不可妄動,得先放一放。&1t;/

……………………&1t;/

秦王府二門內那間小門房裡,阮十七和徐煥對面而坐,李文山站在門檻里,挑著帘子,什麼也看不到的看著大門方向。&1t;/

郭勝一隻手撩著長衫前襟,大步進來,李文山急忙掀起帘子,讓進郭勝,阮十七站了起來,徐煥上身挺直,急切的看著郭勝。&1t;/

「我說了沒事兒,肯定沒事兒。」郭勝伸手抓起杯子,先一口喝了茶,將杯子塞到阮十七手裡,環顧眾人笑道,「是姑娘……王妃,傳了話,吩咐了幾件差使,我得去尋一趟6將軍。行了,都放寬心,你趕緊回去,跟老夫人說一聲平安。你在這兒守著。老徐去一趟永寧伯府,跟四爺說聲平安。」&1t;/

郭勝點著阮十七,李文山和徐煥,挨個派了差使,轉身就走,「我走了,都放心。」&1t;/

三個人同時長舒了口氣,能打出人派出差使,那就是真正平安無事。&1t;/

阮十七用力拍了幾下衣襟,「我走了,冬姐兒膽子小,得趕緊跟她說一聲。讓老夫人在我家住幾天吧,有她陪著,冬姐兒能安心,我也能放心。」&1t;/

「讓她陪冬姐兒吧,我家裡……」徐煥乾笑了一聲,昨天夜裡,尚文把刀槍都拿出來了,他家裡沒有膽小的,都是膽子太大。&1t;/

徐煥跟在阮十七後面,一邊往外走,一邊沖李文山擺手道:「你坐著,不用送,伯府那邊你放心,有我和十七呢。」&1t;/

……………………&1t;/

夜幕垂落下來,秦王從垂拱殿出來,進了文德殿側後一間小退步間。&1t;/

國不可一日無君,守孝的天子也要兼顧政務,天子不能誤了政務,臣子自然也要兼顧起來,帷幔這一邊的守孝,午時之後,就是按時辰上香舉哀,其餘時候,皇上在垂拱殿,其餘諸人聚在文德殿和垂拱殿各處偏殿隔間退步間以及大小蘆棚里,忙個不停。&1t;/

太后大行,要忙的事情多極了,從上尊號到落葬,繁雜而瑣細。&1t;/

光太后要不要和先皇合葬這件事,從午後議到天黑,皇上還沒定下來。&1t;/

秦王進到退步間,郭勝從角落裡閃身出來,上前見禮,「王爺憔悴得很。」&1t;/

「你怎麼來了?出什麼事了?」秦王后背綳了起來。&1t;/

「外頭沒事,是……」郭勝看向背靠著窗框的6儀,6儀沖他點了點頭,示意他可以接著說。&1t;/

「王妃捎話,讓往江陰傳個信,事兒急,我就趕緊進來請王爺示下,順便尋6將軍借兩隻鳥兒送個信兒。」郭勝聲音落低道。&1t;/

「傳什麼信兒?」秦王微微蹙眉問道。&1t;/

「王妃說,江陰的事,鬧的越大越好,要快,還有,把王富年扯進去。」郭勝答的乾脆直接。&1t;/

「王富年擅於權衡,極會趨利避害,長袖善舞,不一定扯得進去,就算扯進去,也不見得能讓他穩得下心。」金拙言皺眉道。&1t;/

「蘇氏父子過於謹慎,只怕信不過王富年,太子這邊,愛用知根知底,從無二心的人,王富年要是不能穩下心為我所用,也難得蘇氏和太子信任重用。」頓了頓,秦王看著郭勝皺眉道:「王富年有什麼過人之處?」&1t;/

王富年是個人才,他也看在眼裡,可他沒看出來這王富年哪一條才幹,到了不能為我所用,就不能讓他為他人所用的地步。&1t;/

「這個我真不知道。」郭勝攤手,「王妃看人極有眼光,這個王爺是知道的。」&1t;/

「嗯。」秦王應了一聲,坐到椅子上,沉默片刻,接著問道:「鬧大到什麼地步?」&1t;/

「這個,說不好。」郭勝看了眼金拙言,「聽說馮福海父子都算是良將,至少治軍有方,江陰軍從駐地江陰之前直到現在,都緊握在馮家手中,上下一心,中間沒橫過刺兒,江陰軍就是馮家軍。不象高郵軍,牛東林牛將軍是外來戶,富家和侯家在高郵軍內爭權奪利,互不相讓,成不了大事。」&1t;/

江陰軍的事,他和金拙言,在6儀那間空院里議過,馮福海伏罪,這樁事再怎麼也不過門下有人貪贓枉法,禍害人命,對太子一系來說,不過損失了一個將軍,受幾句責備,皇上對這樣的事,從來不怎麼放到心上。&1t;/

可要是江陰軍反了,那就大不一樣了。&1t;/

「這件事我和老郭,還有將軍議過。」金拙言看著秦王道:「這事在馮福海,不在咱們,要是馮福海肯為了大局,搭上自己和全家性命,老郭再怎麼有手段,也是枉費心機,要是馮福海不肯……」&1t;/

秦王看向6儀,6儀移開了目光,側頭看著窗外,老郭的手段,可沒什麼挑不起來的事,不過,老郭沒在江陰,在京城。&1t;/

「為了一已之私,生靈塗炭。」秦王低下頭,聲音極低。&1t;/

「這事兒得分兩步說,前一步,馮福海殺人如麻,咱們挑開利安慘案,這可是正經的為民除害,後一步,世子說的對,這得看人家怎麼想,怎麼做,江陰只有富貴和銀貴兩個,能使出什麼手段?王爺別把別人家的事,歸到咱們頭上。」&1t;/

郭勝又看了眼金拙言,金拙言使了個眼色,示意他稍安勿躁。&1t;/

「江陰軍若是鬧事,你覺得會怎麼樣?」秦王看著6儀問道。&1t;/

「如今天下安寧,馮福海能求的,只能是一條活路,帶著家人逃到海上,海外生路眾多。」6儀答道。&1t;/

「王爺……」郭勝正要再勸,秦王抬手止住他,「富貴和銀貴後面是胡磐石,可不是只有兩個。去傳話吧。」&1t;/

郭勝心裡一松,忙欠身應了,看向6儀,6儀過來,和郭勝一前一後出了退步間,叫了個小廝,吩咐了幾句。&1t;/

郭勝拱手別了6儀,剛要走,6儀側身靠近他,低低道:「要不是借鷂鷹,只怕你不會來這一趟吧。」&1t;/

「瞧將軍這話!王妃跟王爺夫妻一體,王妃的吩咐,就是王爺的吩咐,王爺的吩咐,也是王妃的吩咐,這有什麼分別?」&1t;/

6儀斜眼看著認真嚴肅的郭勝,片刻,嘆了口氣,確實不該有什麼分別。&1t;/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