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四百八七章 二爺還是二爺

第四百八七章 二爺還是二爺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8-18 18:32 | 本章字數:2933

胡磐石一路狂奔,回到存放馬匹的會合點,小伍等人已經到了,胡磐石點了人頭,吩咐許大麻子立刻趕往杭州城,把這兒的事告訴唐帥司,「……還有,告訴帥司,江陰府的馬府尹已經被馮福海劈成兩半了,快去!」

「啊?」許大麻子驚愕的眼珠都快掉下來了,劈了個府尹,唉喲喂,這是真造反了!

許大麻子叫了兩個手下,一人雙馬,直奔杭州城。

胡磐石接著吩咐董老三,「你往運河去,召集人手往平江府,把碼頭上拉縴的扛包的,特別是沿途各打行壯丁青手們,統統去平江府,越快越好。」

「姓馮的要打平江府了?」董老三反應也挺快。

「十有八九。」

「我操他娘!」董老三一跳而起,原地轉個圈,潑口罵了句,一頭撲過去拉過自己的馬,「小伍順子,趕緊的,打到咱們頭上了!」

「小伍跟我走,我得趕緊回平江府,用得著小伍,還有,馬給我,你們用船,水路更安全。」胡磐石示意董老三。

董老三哎了一聲,從馬上取下短刀乾糧,帶著其餘四五個手下,撒丫子直奔河邊。

胡磐石點了四五個機靈的,往前面扇形散開打探動靜,以便錯開江陰軍,一行人一群人,往平江府趕去。

胡磐石一人數馬,人精馬壯,路又熟,很快就繞過一路燒殺搶掠的江陰軍,趕到了江陰軍前頭,也不管有用沒有,一路上過村過鎮,就稍稍放慢馬速,高喊大叫,示警讓大家趕緊逃難。

也虧得他們人強馬壯跑得快,有幾個鎮子,青壯們舉著棍棒,喊著叫著追在後面,要把他們當鬧事的賊人拿了。

這年頭,哪還有土匪?江陰軍怎麼會反?

胡磐石只管拚命往平江府趕,路村過鎮喊一嗓子,那些農人小民信不信,他是不管的,只往平江府一路狂奔。

江陰到平江府不過一百多里路,也就一個來時辰,胡磐石等人就趕到了平江城外,胡磐石勒停馬,看著依舊熱鬧安寧的平江城,抬手抹了把滿頭滿臉的汗。

江陰軍是步軍,一路上又燒殺過來,到平江府,最快也得天黑前後,不過不能大意,得趕緊去找府尹,董老三不知道能召來多少人,無論如何,得保住平江城。

胡磐石深吸了口氣,正要縱馬直衝進城,旁邊茶棚里,一個精瘦漢子沖他招著手,「胡爺,胡爺!這裡,胡爺,這裡!」

小伍眼神好,上身前傾,伸長脖子,先咦了一聲,「瞧著象……」

話沒說完,就挨了胡磐石一巴掌,「什麼象不象的,閉嘴。都下馬,趕緊喘口氣兒,都在這兒等著,我一會兒就回來。」

胡磐石說著,跳下馬,大步流星奔進茶棚。

茶棚里,掌柜夥計都不知道被趕哪兒去了,一大間茶棚,只有霍連城一個人,坐在靠路邊的一張矮桌旁,正就著碗茶,慢慢吃著吃著塊炊餅。

「真是運道好,我也是剛剛到,剛坐下來,就看到你了。」霍連城說著運道好,可那一臉煩惱愁容,可絲毫沒有運道好的味兒。

「你那邊也出事了?」胡磐石一屁股坐到霍連城對面,脫口問道。

「怎麼說話呢?難道你這邊出事了?江陰軍造反,關你什麼事兒?我那邊不算出事,不過離出事也不遠了。」霍連城拿杯子給胡磐石倒了碗茶推過去,又從旁邊袋子拿了一隻炊餅一塊咸羊肉放到胡磐石面前,「喝點吃點。」

「出什麼事兒了?」胡磐石拿起羊肉咬了一口。

「你先說說江陰軍。」霍連城撕了塊餅放進嘴裡。

「反了……」胡磐石一嘴羊肉,含糊卻足夠聽清楚的將從半夜起的動靜說了,「……一路燒殺,好象也不慢,我們是在管家集越過他們的,從江陰過來,這一路上,一馬平川,一路肥羊,這才是真匪!」

胡磐石狠啐了一口。

「我和老邱,半夜裡收到柏帥的飛鴿急遞,說江陰軍只怕要反,真要亂起,讓老邱即刻帶人平叛,並封堵江口,無論如何,不得讓馮福海逃竄出海。」霍連城慢條斯理道。

胡磐石眼睛瞪大了,「柏帥怎麼知道?柏帥真是料敵如神。」胡磐石豎起大拇指。

霍連城乾笑一聲,「收到信,我和老邱一商量,這事得我走一趟,當面問問你,郭爺是什麼意思?」

「大哥的意思……」胡磐石慢慢嚼著羊肉,擰著眉,關於這位霍二當家和邱大當家,大哥交待過:在他沒讓他提防之前,霍二爺是完全信得過的。「我也說不清,要不這樣吧,我把大哥的原話告訴你,你想想是什麼意思,你也知道,我是個粗人,笨。」

霍連城一臉笑,「您跟我們大當家的一樣粗,這我知道,你說。」

胡磐石俯身過去,將他大哥幾次交待原原本本一字不漏的說了,「……我還上火的不行,哪辦過這樣的差使?誰知道!他娘的,說反就反了,逃命都來不及。」

胡磐石後面的牢騷抱怨,霍連城理也沒理,掰了塊炊餅,放在桌子上,這是頭一件事,挑起馮福海案,這一狀告起來,就撤。

霍連城再掰了塊炊餅,放到剛才那塊上頭,太后突然大行,聽說喪禮很是簡陋輕忽。

霍連城再掰一塊,這一次是飛鴿傳書,要讓馮福海反,要鬧大,越大越好,要把王富年拖進來……

嗯,他懂了。

霍連城撿起三塊炊餅,一塊一塊吃了,看著胡磐石笑道:「我懂了。」

「你懂啥了?跟我說說,你說我該怎麼辦?娘的,我的兄弟,我媳婦孩子,銀子宅子,都在這平江城裡,這要是……」胡磐石一拳頭捶在桌子上。

「放心。」霍連城笑眯眯看著胡磐石,不管他是真不知道,還是裝不知道,王爺和王妃這會兒只怕是身在危險中這件事,他是不準備告訴他,甚至邱賀的,人心是最不能考量,也最不能信任的東西。

「我往這兒來的時候,老邱已經整頓人馬趕往江陰了,你等等。」霍連城說著,抬手示意胡磐石等一等,彎腰摸出筆墨匣子,飛快畫了幾筆,塞進只極細小的竹筒里,揚聲叫道:「小三兒啊。」

剛才在茶棚外沖胡磐石招手的瘦漢子應聲進來,看到竹筒,立刻轉身拎了只籠子出來,束好竹筒,將鷂鷹放飛出去。

「安排好了,你安心。」看著小三兒放飛鷂鷹退了出去,霍連城接著道:「打不到你平江府,天黑之前,老邱就能穩住局勢。這南下燒殺的江陰軍,都是棄子,馮福海帶著妻兒老小,金銀珠寶,精壯心腹,這會兒肯定正沿江入海。」

胡磐石不停的點頭,他也是這麼想的。

「那些棄子,都是有家有室,上有老下有小,都在江陰,老邱拿下安福鎮一幫婦孺,也就是喊個話,不立刻棄刀投降的,就殺了他一門老小,老邱那可是威名赫赫。」

霍連城吃完了餅,又倒了碗茶喝了,站起來,一邊撣著衣服上的炊餅屑,一邊接著道:「老胡啊,太后沒了,天下都得守孝,這守孝講究個清靜無為,這一陣子,越安靜越好。」

胡磐石被霍連城輕描淡寫幾句話說的還在愣呵中,「好!二爺教導……那馮福海呢?邱將軍去江陰,那……」

「你說呢?」霍連城斜瞥著胡磐石,這胡磐石混出這麼大一份基業,全靠他有個好大哥啊!

「我走了。」霍連城背著手出了茶棚,又頓住,看著緊跟送出來的胡磐石,「往海上……」霍連城乾笑一聲,伸出手攥了下,「不叫出,叫進。」

胡磐石不停的點頭,看著霍連城上馬走了,叉起腰,在茶棚前呆站了好一會兒,猛的吐了口氣。

可不是叫進!霍二爺這位海上霸主,從前是,現在,他還是啊!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