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四百九零章 本質是捆綁

第四百九零章 本質是捆綁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8-18 18:32 | 本章字數:2266

江延世走的極快,直衝到太子宮大門外,才彷彿醒過神般,一步呆住,仰頭看著太子宮門上的匾額,心裡由混沌暴怒而瞬間清明,站了片刻,再抬腳,就恢復了平時的睛風霽月,抖開摺扇,不緊不慢的上了台階。

太子剛剛議事回來,看到江延世進來,似有似無的鬆了口氣,「我正要讓人去請你,今天議事,吵的亂成一團。」

「又有摺子遞進來?」江延世坐到太子對面,自己動手倒了杯茶。

「一堆,兩浙路,江南東西路,挨著挨不著的,一堆的摺子,彈劾唐繼明,謝余城,彈劾整個兩浙路,彈劾邱賀部,連死了的馬懷德,都有一堆的彈劾摺子,唉。」太子煩惱的嘆著氣。

「這是好事,越亂越好。」江延世卻笑起來。

「有份唐繼明和謝余城聯名的摺子,附了一份審訊所拿參將統領的口供,口徑一致,都說馮福海所謂利家案和殺民冒功案,是蘇黨為了打擊我,陷害的江陰軍,說是奉了我的指示,先避至海上,待我臨朝之後,再回來洗明冤屈。」

太子看著江延世,話說的慢而清晰。

江延世臉色微青,「這是馮福海用來提振軍心,哄騙眾人為他賣命的話。皇上什麼意思?」

「皇上什麼話都沒說。魏相提過話頭,蘇相也提過一回,皇上都沒接話,這份口供,只讓眾人傳看了一遍,一句沒議。」

太子神情黯然,江延世臉色白了,「皇上這是信了?他怎麼能……」

「這事咱們議過。」太子聲音疲倦的打斷了江延世的話,「幾年前廣納美人充實後宮時,咱們就議過。」

「馮福海一案,是秦王府挑起來的。」江延世轉了話題,將來喜在安福鎮撞見富貴的事說了,「……我沒看出來,亂局對秦王府有什麼有利之處,不過,既然他們要亂,又把咱們挑起來做了這個亂因,那秦王府也不好置身事外。」

太子皺眉看著江延世,江延世迎著他的目光,「太后之死,突兀詭異,把這件事扔出來,太后暴死時,只有秦王和秦王妃在。」

「阿娘說,皇上也在,皇上肯定是知情的。」太子眉頭皺的更緊了。

江延世乾笑了幾聲,「知道又怎麼樣?皇上沒有父子之情,難道就能有兄弟之情了?皇上眼裡,天下人只有兩種,一種是他,是天,其它所有人,都是另一種,不分什麼夫妻兒女兄弟。」

太子神情呆怔麻木,「不提這個了,那是君父,你去辦吧。」

江延世嗯了一聲,轉了話題,「剛才我先去了趟太醫院,昨天永寧伯府嚴夫人請了兩位太醫到婆台山別院給永寧伯夫人診病,永寧伯夫人怕是不久於人世了。

我想,這兩天就讓李文櫟到這裡當差。這會兒正是機會,嚴夫人守在婆台山寸步不敢離,李文櫟自己是極其願意的。」

「好,永寧伯夫人要是不久於人世,李學璋就要守制,要不要讓他奪情?秦鳳路在他手裡,比在別人手裡強。」

太子斟酌道。吏部據在蘇方溢手裡,秦鳳路在李學璋手裡,至少一半是在他手裡,李學璋若是守制,秦鳳路,以如今的形勢,他們很難爭到手裡。

「李學璋奪情這事,有嚴夫人在,咱們作不了主,奪情就奪情吧,一個秦鳳路,於大局關係不大,李文櫟若能到您這裡當差,再給李文彬安排一份明州市舶司的差使,這件事我讓莫濤江安排,繞過永寧伯府,讓李文彬從秦鳳路直接南下明州。

三個兒子,老大絕了仕途,卻能到市舶司,能插手海外商路,以後就是財源滾滾,老二跟在您身邊,以後再有了功名,前程無量,老三從地方起步。」

江延世笑聲里透著冷意,「這樣一幅前程無量的局,李學璋怎麼捨得下?」

太子凝神聽著,突然忍俊不禁笑出了聲,「咱們這叫把能捆的都捆上來,不想死就給老子撐住!」

江延世高挑眉毛,也噗笑出聲,連連咳道:「話不能這麼說,明說就沒意思了。」

……………………

太醫院半數太醫,這會兒正跪在皇上面前,被劈頭蓋臉的罵,既然從他到后妃們個個身強體健血氣充足,怎麼這都兩三年了,一個誕下子嗣的都沒有?

都是庸醫!

……………………

蘇廣溢最近頗有幾分意氣風發的味兒,從宮裡議事出來,往中書打了個轉兒,出來往府里回去。

蘇燁等在二門裡,上前扶父親下了車,蘇廣溢吩咐將飯菜送到書房,父子兩個一邊往書房過去,一邊低低說著話兒。

「剛收到舅舅的密信,說是拿到了江家大奶奶馮氏通連海匪邵大棒子的實證,已經讓人快馬急遞過來了。」蘇燁低低道。

「糊塗!」蘇方溢一聽就急了,快馬急遞給他幹什麼?

「阿爹別急,我已經飛鴿傳書給舅舅了,舅舅也是,」蘇燁頓了頓,有幾分尷尬,「高興的過了,你也知道,舅舅一高興就忘乎所以。」

蘇廣溢重重哼了一聲,他對這個大舅子極其不滿,這麼好的一樁案子,要是他在杭州,不把太子拖下來,也要拖進半個江家。

「還有件事,阿悅說,柏樞密海上遇險那回,好象就和這個邵大棒子有關。」蘇燁忙接著說另一件事。

「柏氏什麼時候說的?是真是假?」蘇廣溢的注意力一下子全部轉到了這一句話上。

「應該是真的,早上阿悅遇見柏喬,和柏喬說起馮福海出逃這件事,外頭接應的是邵大棒子,柏喬說,當初遇難,捉到過一個海匪,是邵大棒子的人。不過,阿悅說,看柏喬那意思,柏家海上遇險的首尾,柏樞密和柏喬象是早就知道的。」

蘇燁接著低低道。蘇文溢捋著鬍鬚,眼睛眯起又舒開。

他早就覺得柏景寧早該想到了是誰要滅他們滿門,這會兒江家大奶奶聯繫邵大棒子,不過是為這個猜想落個實錘。

嗯,馮福海一案,只這一記實錘,就足夠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