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五百零一章 看個熱鬧

第五百零一章 看個熱鬧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8-29 01:55 | 本章字數:2530

陳江帶著朱喜,沒日沒夜的盤問了三天三夜,熬的兩人四隻眼睛發黑深陷,第三天午後,總算和柏喬點了頭,表示問好了,人都可以放走了。

柏喬站在大慈恩寺門口,看著熬的跌跌撞撞的諸人一個挨一個出了大慈恩寺,轉身回到暫放三皇子屍身的前殿,蘇燁站在前殿門口,看著柏喬,聲音嘶啞,「三爺,能回去了?」

柏喬看著蘇燁,點了下頭。

蘇燁往後退了一步,吩咐小廝,「去請二爺。」

小廝幾步奔進隔壁殿內,片刻,二皇子腳步趔趄的衝出來,衝進偏殿,蘇燁和柏喬幾乎同時往前一步,攔在二皇子面前,二皇子揮舞著胳膊,「滾!都滾!」

蘇燁疲憊極了的人,被二皇子甩的連連往後趔趄,柏喬上前一步,伸胳膊橫在二皇子胸前,「二爺,您請節哀。三爺已經含了飯,只等殮入棺中,您……」

「滾!」二皇子掙不脫柏喬,抬手打向柏喬的臉,柏喬微微側過頭,由著他亂揮亂打,胳膊推著他,將他往外推了兩步。

三天三夜過去了,三皇子已經不宜再靠近了。

二皇子被柏喬推了一步,又推一步,看著離的越來越遠的三皇子,胳膊前伸,趴在柏喬胳膊上,放聲嚎啕。

蘇燁眼淚掉個不停,急忙招手叫過早就等在一邊的內侍,內侍急忙上前,將已經殮收好的三皇子,抬進了棺。

陳江站在屋角,看著被抬進棺木的三皇子,和哭的撕心裂肺的二皇子,心裡一陣酸澀,回頭看了眼滿眼血絲的朱喜,「都說雙生子心意相通……」

「走吧,得趕緊睡一覺,把這裡封了三天三夜,得有個說法。」朱喜打斷陳江的話,背著手傴僂著腰,疲憊不堪的往外走去。

陳江嘆了口氣,跟在朱喜後面,同樣背著手塌著背,拖著腳步出了偏殿,再也了大慈恩寺,徑直往大理寺過去。

柏景寧統領這樁案子,在大理寺划了個小院出來,沒查出究竟之前,陳江和朱喜都不敢,也不宜回家。

柏喬看著三皇子的棺木抬出大慈恩寺,再看著人在大慈恩寺門上貼上封條。

大慈恩寺里所有的僧人雜役,這會兒全部拘在大理寺牢里,這座寺是罪案現場,在案子沒審清審結之前,自然是要封鎖起來。

大慈恩寺對面的茶坊里,郭勝靠窗坐著,從諸人一個個被放出來,看到幾個御前侍衛舉著封條,貼在大慈恩寺大門上。

柏喬看著貼好封條,轉個身,看著斜對麵茶坊伸頭看著熱鬧的郭勝,手扶著腰刀柄,往茶坊過來。

郭勝忙示意金貴和銀貴,「去朱家果子行買幾碟子果子過來,柏小將軍愛吃的,你知道,快去,你去看著他們沏壺雪峰茶,快去。」

金貴和銀貴趕緊買果子的買果子,沏茶的沏茶。

柏喬進到茶坊,郭勝急忙站起來沖他招手,柏喬坐到郭勝對面,銀貴先沏了茶送過來,」小將軍嘗嘗這茶沏的怎麼樣,是小的親手沏的。「

銀貴斟好茶,金貴也帶著幾個夥計,託了四五碟果子送過來,果子行就在隔壁。

柏喬不客氣的吃果子喝茶,連吃了兩三碟子,才拍了拍手不吃了。

「你在這裡看了好幾天了,看出什麼來了?」柏喬抿著茶,看著郭勝問道。

「我就看個熱鬧,沒打算看出什麼。」郭勝神情閑適,「哪敢看出什麼。」郭勝聲音壓低了些。

「你前幾天在城裡還是城外?王爺一直在城外婆台寺?」柏喬看著郭勝,象是在閑話。

「王爺和王妃做超度法事奉的是上諭,肯定在婆台寺。」郭勝先答了後一問,「我一直在城裡,前兒聽說出了事,就在這兒坐著看熱鬧,唉。」郭勝說著,搖頭嘆氣。

柏喬瞄著郭勝唇上頜下的小鬍子,片刻,往後靠在椅子里,「我都沒嘆氣,你嘆什麼氣?真沒看出什麼?」

「殺手極其利落。」沉默片刻,柏喬突然說了一句。

郭勝眉頭微蹙,下意識的掃了眼四周,「小將軍這話說的,這案子,沒有一般人,要是拖泥帶水,那就是笑話兒了。」

「也是,我走了。」柏喬站起來,轉身就走。

郭勝也跟著站起來,跟在柏喬後面,柏喬往禁中方向,郭勝往城外,各自走了。

郭勝帶著金貴銀貴,溜溜躂躂往住處回去。

永寧伯府因為城外的老夫人和府里的老太爺同時病倒,府里沒人在大慈恩寺,秦王和李夏早幾天就去了城外婆台寺,郭勝這幾天無事清閑,看完熱鬧就回家。

郭勝剛回到小院沒多大會兒,徐煥就到了,他讓小廝看著呢,聽說郭勝回來了,趕緊就過來了,徐家的宅子離郭勝的住處很近。

金貴和銀貴看到徐煥的小廝一溜煙跑出去,就知道徐煥一會兒就得過來,忙搬了桌子椅子出來,徐煥進來時,已經擺了半桌子下酒小菜,溫好了兩壺酒。

夜幕已經開始垂落,徐煥看著仰倒在椅子里的郭勝,「太婆剛剛回來,說是陳江問了她六七遍,一句話翻來覆去的問。」

「別人呢?也是問了六七遍?」郭勝抿著酒,看起來並不怎麼上心。

「太婆說,好象差不多。死的是皇子,這真是……唉,怎麼有人敢動皇家血脈?」

「又不是頭一回,」郭勝一口接一口抿著酒,「先頭六爺,還有,皇上的兒子,序齒的有九位,現在可就只有四位了。」

「太婆很擔心,說這一回,不管找不找得到真兇,肯定要抄幾家,震懾世人。」徐煥好半天才接話道。

「放心,抄不到你們家,永寧伯府這一回離得遠,別的,咱們就管不著了。」郭勝一幅事不關已的樣子。

徐煥不說話了,悶頭連喝了幾杯酒,可今天這酒,越喝越煩惱,「老郭,最近,我總有種越來越不太平的感覺,總覺得要出大事,三爺這事是大事,可我總覺得,還得有大事,你說說,這叫什麼事兒?」

「嗯。」郭勝似是而非的嗯了一聲。

「太婆擔心阿夏,我也很擔心,秦王府不是永寧伯府,太后又不在了,唉,這真是,這兩天我連永寧伯府都沒敢去,哪兒都不敢去,十七過來過幾趟,冬姐兒擔心,唉。」徐煥煩躁,卻又說不清楚他有什麼好煩躁的。

郭勝放下杯子,胳膊肘支在腿上,看著徐煥,「你府上,你太婆就算擔心王妃,肯定也不象你這樣,你媳婦……嘿。」郭勝嘿笑了一聲,「你也放寬心,第一,你擔心也沒用,第二,王妃用不著你擔心,你太婆,你媳婦,也用不著,下一科春闈,你準不準下場?」

郭勝說著,靠回椅背,岔開了話題。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