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五百零三章 聰明人們

第五百零三章 聰明人們 (1/2)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9-01 06:04 | 本章字數:4565

「三爺已經走了,真兇是必定要懲處的,不過,不一定是現在。」蘇燁看著已經回復回來的二皇子,一顆心放下來。

「嗯。」好一會兒,二皇子低低嗯了一聲,給老三報仇確實不急在一時,這會兒,除非鐵證如山,否則,他就算知道了,只怕也動不了真兇。

敢這樣囂張刺死老三的人,滿天下,還能有幾個呢?

「熊家和楊家的案子,告的是趙家,劍指太子,不是咱們,只能是秦王府,現在皇上又對太子生了疑心,咱們手裡的東西,也該用一用了,若能藉此把大爺從太子位置上拉下來,這一場事,咱們……」

蘇燁硬生生咽回了得大於失這幾個字,含糊了句:「也不算太過,我的意思是,以後為三爺報仇,又多了幾分成算。」

「嗯。」二皇子凝神細想了片刻,低低應了,看著蘇燁道:「收拾江陰軍後患,原本咱們打算推柏喬到兩浙路收拾殘局,清理其它幾處駐軍,如今,」

二皇子沉默片刻,「皇上對柏家的信任,真是……只怕皇上不會放柏喬出去,這事不能落到太子手裡,你的意思呢?」

「我和二爺想的一樣,無論如何不能落到太子手裡,沒有柏喬,咱們手裡沒有能讓皇上點頭的人選,那就,我的意思,讓秦王爺去,把他調出京城。」

蘇燁看著二皇子,二皇子低著頭,細細思量了好一會兒,才點了點頭,「收拾兩浙路殘局,清理幾處駐軍,順當的話,至少也要一年。」

「一年不夠,差不多要兩年。」蘇燁輕輕接了句。

「嗯,這兩年他不在京城,要想調度指揮,再怎麼,也是跟不上的。」二皇子看著蘇燁,「就怕他不肯去。」

「他應該會去。」蘇燁微微欠身,語氣和態度都十分恭敬謙和,「頭一樣,皇上春秋正盛,離最後關頭遠得很,京城不是離不得;二來,從他到兵部歷練,到提出各地駐軍腐壞,讓金默然南下清查,直至他門下諸人,都極力要和柏喬交好,可以看出,他對兵權極是渴望,這樁差使,他必定捨不得不去;其三,他如今處境艱難,只要說動皇上,他就算不想離開京城……現在可沒有太后了,看他如今的小意,必定不敢惹皇上不高興。」

「嗯,那就這樣,其餘,你和蘇相商議,兩浙路如今一片狼籍,與國與民,這事都宜急不宜緩。」二皇子很快拿定了主意。

蘇燁應了,又和二皇子商量了幾件事,起身告退,回府和父親商量這兩件大事。

天已經黑透了,大理寺,柏景寧讓人清出來,查案專用的那間小院里,正屋前的寬廊下,擺著張矮桌,陳江和朱喜對面而坐。

桌子上擺著豬頭肉,羊肉簽子,魚凍等幾樣市面上買來的熟食,陳江和朱喜一人一隻酒壺一個杯子,都是自斟自飲,慢慢喝著酒,吃著菜,說著話。

「唉,老朱,我看哪,我早晚得被自己坑死。」陳江抿了口酒,唉聲嘆氣。

「我覺得也是。」朱喜點頭贊同,「我覺得,我早晚也得被你坑死。」

「你放心,我……你還是別放心了,我是不想坑你,不過,別的不說,就眼下這樁事,我活不了,只怕你也逃不了,唉。」陳江砸吧著嘴,「不過,一想到咱們能一起上路,我挺高興的。」

「呸!」朱喜沖陳江啐了一口,「你赤條條來去就一個人,老子一大家子呢。」

「我連個後都沒有,我都不在乎,你兒子好幾個,孫子也快了,你怕個屁!」陳江一口啐了回去。

「咱倆真要一起走,到陰曹地府,我還得管你吃喝花錢,這便宜都讓你佔盡了。」朱喜吃了塊魚凍。

陳江嘿笑出聲,「扯幾句正事,這案子,你怎麼看?」

「你是問真兇,還是這案子怎麼交待?「朱喜響亮的啜了口酒。

「真兇,怎麼交待咱們管不著。上頭人多著呢。」

「不知道。」朱喜答的乾脆極了,「拿鐵刺扎進三爺後腦那個人,現在是死是活,還在兩說,這個人,有名沒名,更在兩說,查無可查。至於這個人吃誰家的飯,天下雖大,就那麼幾家,你說是誰?」

「唉,連他們自己家都說不準,想來想去,三爺這一走,得好處,好象就……」陳江拖著長音,後面的話沒說下去。

朱喜心知肚明的點著頭,「這些事,那些貴人,比咱們更明白,不過,到底是龍子鳳孫,真龍血脈,真兇是誰查不查得出來不是大事,殺哪幾家祭祀給三爺上上血食,這才是正事,那些貴人,只怕都在盤算這個呢。」

「這個年,血紅喜慶。」陳江仰頭喝光了一杯酒,「柏樞密今天早上說,能在大慈恩寺進出自由,又不引人注意的,只能是那些和尚們。」

「這是準備拿寺里的和尚頂出來了?」朱喜一句話問出來,沒等陳江答話,長長嘆了口氣,接著道:「也是,拿這幫禿驢頂這個罪,最好不過,佛祖慈悲為懷。」

「這是狗屁話!」陳江狠啐了一口,悶頭又喝光了一杯酒,將杯子重重拍在矮桌上,也是一聲長嘆,「和尚也好,赤條條來去無牽掛,跟老子一樣。」

朱喜沒接話,低著頭,一口接一口喝酒。

陳江也不說話了,一手拿壺,一手拿著杯子,一杯接一杯的喝。

喝光了一壺酒,朱喜站起來,從溫在旁邊熱水裡的大酒壺裡,給陳江倒了壺酒,給自己也倒了一壺,坐下接著喝。

「老朱,咱說幾句醉話,當初,那個乙辛,你還記得不?」好半晌,陳江低低道。

朱喜握著壺的手一顫,「記得,她入城的時候,我去看了,是個狠角兒。」

「她死的時候,我想方設法,去看了一回,這裡,」陳江指著自己的脖子,「這麼長,這麼深的口子,血管喉管斷的不能再乾脆了,往前往後,一絲兒不多,一絲兒不少,太乾淨利落了。老朱啊,老實說,這兇殺案,我看了沒有一千,也有八百,那麼乾淨利落的刀口,那麼好的手藝,從來沒有,就那一回,我當時,不瞞你說,我看的後背一層冷汗。」

朱喜看著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