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五百零五章 旨意

第五百零五章 旨意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9-04 07:30 | 本章字數:2292

點了秦王赴江淮兩浙賑濟安撫百姓,清理後患的旨意,送到了婆台寺里。

內侍先來傳了皇上的口諭,無非是勉勵幾句,接著旨意就到了,古六少爺古玉衍和傳旨的官員在婆台寺山門裡碰了個正著。

這一個下午,婆台寺人進人出,難得的熱鬧。

古六腳步很急,進了秦王暫居的客房,沒等說話,外面小廝一連串的稟報進來,又有旨意到了。

這一趟旨意是給金拙言的,讓他明天一早,就趕去監修太后陵園。

見傳旨的內侍退出走遠了,古六看著秦王,指著金拙言手裡托著的明黃聖旨,「這個,先是魏相說,太后陵園進度極慢,這又臨近春節,得派個得力的人過去看著,蘇相說,是不是請工部點個人過去,是皇上說的,說太后生前最疼拙言,就讓拙言去吧。「

金拙言臉色緊繃,面無表情的聽著。

點了王爺赴興淮安撫賑濟百姓,卻又把他這個王府屬官調去監看皇陵,那陸儀呢?會不會也一張旨意調開?皇上這是什麼意思?

「我跟你南下吧。」古六看著秦王,「阿爹說,這一趟江淮之行,用兵上有兩浙路的唐帥司和邱賀部,雖說這會兒報上來的摺子說禍亂嚴重,可阿爹覺得,這一塊不用王爺操心。

王爺這一趟,難在賑濟兩個字上。

嚴相當時問了皇上,王爺這一趟賑濟之行所需的糧銀從哪兒籌調,皇上說,讓您自行籌調糧銀。

我跟你一起去,江淮一帶,古家還有幾分薄面,就算調不夠賑濟所需的糧銀,至少不至於餓死太多了。」

金拙言看著秦王,「小古說的有道理,還有,儘快啟程吧,這一趟,我不跟去沒什麼,阿鳳無論如何得跟在你身邊,啟程之後,將在外就好辦了,京城這邊,有我和翁翁呢。」

「你不用跟去。」秦王低著頭,沉吟了好半天,抬頭先看著古六道;「你跟過去,只怕皇上要遷怒到古尚書那裡,與大事無益。江淮一帶,」秦王轉頭看向金拙言,「是你經手打理過的,不用太擔心。」

金拙言臉色微緩,點了點頭,他有點兒急了,江淮一帶有胡磐石這個地頭蛇,至少隱晦暗處,不用太多擔心。

「拙言剛才說的對,是得儘快啟程,小古回去吧,跟古尚書說,請他放心。你去準備啟程,不用點太多了,此行不宜張揚。」秦王看著陸儀吩咐,陸儀欠身答應,轉身出去了。

古六猶豫了下,也拱手告辭。

「你也啟程去皇陵吧,安心。」秦王看著擔憂的看著他的金拙言。

「讓郭勝跟你去吧,有他在……」後面的話,金拙言沒說下去,有郭勝在,他幾乎能放心。

「阿夏在京城。」秦王搖頭,郭勝不在京城,他不放心阿夏。

「郭勝跟你走,倒是,好些。」金拙言看著他,慢吞吞道。

秦王失笑,抬手拍在金拙言肩上,「阿夏的脾氣,你還不知道?沒有郭勝這柄利刃,她照樣……」後面的話,秦王沒再說下去,頓了頓,才接著道;「京城要是有什麼事,你跟阿夏說一聲,聽聽她的意思,你知道阿夏,見識眼光,不比你我差。」

「好。」金拙言應的十分乾脆,王爺這話,他是認可的。

送走金拙言,秦王轉身進去。

李夏已經知道了旨意的事,見秦王進來,忙迎上去。

「什麼時候啟程?」李夏迎著秦王問道。

「明天一早,宜早不宜遲,拙言被點了去監修皇陵,早點啟程,免得阿鳳……唉。」秦王低低嘆了口氣。

李夏心裡微松,調走的是金拙言,不是陸儀,這太好了,這一趟江淮之行,金拙言去不去,不是大礙,可要是陸儀被調去監修皇陵什麼的,她只能讓郭勝跟去了。

「小古來了,說要跟我一起去,替我在江淮籌集錢糧,我沒讓他去,不到動用古家的時候。」秦王接著道。

「江淮這兩年風調雨順,就算今年江陰軍作亂,也是危害有限,柏景寧肅清海患後,各市舶司收入大增,江淮民間殷實富庶,富戶眾多,銀糧都不是問題。

問題在江淮的官員。兩浙,淮南東路,江南東路的漕司憲司帥司,只有各互相拆台,沒有互相幫助的,只要把他們都壓服住,就算不能同心協辦,把他們壓得不敢作亂,你這趟差使也就順順噹噹了。」

李夏拉著秦王的手,挨著他坐在炕沿上,話語輕快。

秦王露出絲笑容,「我也是這想,你放心。」

「已經進了臘月,你最好在春節前趕到,唉。」李夏一隻手撫在秦王胸前,仰頭看著秦王,一臉心疼,「寒冬臘月的趕路,又趕得急,別趕的太急,別太辛苦。」

「你放心。」秦王握住李夏按在他胸口的手,舉起來送到唇邊,「我沒事。阿夏,我不在京城,阿鳳也不在,拙言雖說在京城,卻遠在皇陵,又不能隨意回來,你也要小心。」

李夏點了下頭。

「阿娘說過不知道多少回,江娘娘狠辣而不顧後果,你千萬小心,江延世,」秦王頓了頓,「也是一樣狠辣無情,你千萬不能掉以輕心。」

李夏又點了下頭,她說的,她比他更清楚。

「還有,」秦王頓住,下意識的左右看了看,「阿夏,我不在京城,能忍的事,你先忍一忍,等我回來。你一個女子……世情如此,萬一落了口碑,對你不好。」

秦王的話含糊吞吐,李夏驚訝的微挑著眉梢。

「世人愚昧,只能看到殺戮,卻看不到殺戮背後的慈悲,一點兒血,就能把他們嚇到瘋狂失措。木秀於林,風必摧之,人也是這樣,你過於聰明,過於出色,又讓他們害怕,他們盯上你,就會不死不休的纏上你,直到……」

秦王的話頓住,「阿夏,你先要護好自己。」

李夏仰頭看著秦王,心裡一陣酸辣滾熱,哽了片刻,才點了下頭,頭抵在秦王懷裡,好一會兒,才低低道;「我懂了,你放心,我有你,有你護著我,我懂了,我會護好自己。」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