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五百一零章 分家

第五百一零章 分家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9-12 01:42 | 本章字數:2858

一個上午,李文櫟忙的容光煥發,李夏隔著紗窗,冷眼看著李文櫟那一臉的榮光,示意湖穎,「去跟洪嬤嬤說一聲,把話遞過去。別忘了提一提黃二奶奶。」

湖穎應聲退出。

李夏又站了一會兒,看著嚴夫人進了旁邊小廂房,忙出了茶水房跟進去,和嚴夫人說了幾句話,告辭出來,上車回去婆台寺了。

午正時分,來弔唁的人群暫停,守在靈前的諸孝子孝婦輪流歇息吃飯,郭二太太退後幾步,剛要進廂房,就看到陪嫁婆子鄭婆子縮頭縮腦的沖她招手,郭二太太下意識的瞄了眼左右,一步偏過去,從正堂後門出來。

「瞧你這鬼頭鬼腦的,出什麼事了?」郭二太太擰眉先訓斥了一句。

「二太太,不得了了!」鄭婆子沒理會郭二太太的訓斥,從聲音到神態,都透著八卦和興奮,「就剛剛,長房那幾個婆子咬耳朵,偏偏被我聽到了,二太太也知道,老奴別的長處沒有,可這耳朵,好使得很,她們以為我聽不著,偏偏我……」

「說正事!」郭二太太不耐煩的打斷了鄭婆子的話。

「是是是,說正事兒。我聽那幾個婆子咬耳朵,說是,大夫人讓人從婆台山上的別莊里往裡運東西呢,說是這麼大箱子,箱子死沉死沉的,三四個大男人才能勉強抬得動,我跟您說二太太,這麼大箱子,這麼沉,那指定是金子,滿箱的金子!」

鄭婆子嘖嘖有聲,口水都快滴下來了。

「我當什麼事兒呢!」郭二太太一臉不耐煩,「老夫人走了,別院里的東西當然得搬回來,老夫人有的是銀子,幾箱金子算什麼。」

「二太太!」鄭婆子嘴角往下扯成個八字,「我就說,二太太是真老實!後頭還有呢,那幾個婆子要咬耳朵不讓我聽到,那是因為,她們說,那幾大箱子的金子,可沒進咱們府上那幾個庫房,而是……」

鄭婆子猛的頓住話,瞪著兩隻眼左右不停的看。

「而是什麼?你說啊!」郭二太太心裡生出股不祥之感,有點兒急了。

「說是,大夫人吩咐交給二奶奶,讓二奶奶悄悄收好,那幾個婆子還抱怨二門外那幾個門房,說是不懂事,大夫人都吩咐了不許別人知道,還直通通報到二奶奶面前,真是混帳,還說,要是讓二太太聽到怎麼辦?還說二太太您脾氣不好,要是讓您知道了,那可就不得了。」

郭二太太一張臉鐵青,緊緊抿著嘴,氣息一會兒比一會兒粗重。

她已經知道怎麼回事了。老大媳婦這是想獨吞老夫人的嫁妝和私房銀子,她真是越來越惡毒了!

郭二太太掉頭就要往靈前衝過去找嚴夫人說話,剛沖了兩步,又剎住腳,她從來不把自己放眼裡,自己說不上三句話,就得被她劈頭蓋臉一通訓,回回都是這樣!

她不能去找她,討不到說法不說,挨了訓也不說,說不定打草驚了蛇,她掉個槍頭,把老夫人的東西都拉到哪個莊子里,這府里府外,上上下下都是她的人,到時候,自己就是哭死都沒辦法了。

郭二太太不停的轉著眼珠,鄭婆子緊瞄著她的神色,上前兩步,湊過去低低道:「太太,輪理,這話不該我說,不過太太是個實在人,心又善,又最講究個孝字,老奴要是不說,就怕太太想不到。唉,論理,這會兒說這樣的話,真是……」

「有話趕緊說!」郭二太太正在憤怒以及困惑之中,極沒耐心。

「是,唉,太太,老奴是跟著您陪嫁過來的,說句該打嘴的話,老奴這心裡,只有太太一個人,別的……老奴是您的陪嫁不是,別的,老奴都不想,一心一意只有太太您一個人……」

「有屁快放!」郭二太太困獸一般,額角的青筋都跳了好幾跳。

「是是是。」鄭婆子不敢再扯忠心了,「太太,老太爺和老夫人都沒了,照律,該分家了。」分家兩個字,鄭婆子說的極輕,輕到剛好飄到二太太耳朵里,就消散了。

郭二太太眼前一亮,她怎麼沒想到這個呢!這會兒要是分家,她就能名正主言順的派自己的人,自己的心腹,跟老大一起,這會兒就得清點家產,她就能派人看住這府里的錢,不讓老大都搬到她自己屋裡!

郭二太太一個轉身,快的簡直帶出了風,直衝往前,一把扯起歪伏在靈前,迷迷糊糊快睡著了的李學珏,揪著他一陣風進了旁邊的退步間。

鄭婆子看著一陣風般捲走了的郭二太太,輕輕吐了口氣,眼睛眯起又鬆開,緊繃著一臉笑,甩著帕子退下了。

要是分了家,二房自成一府,她這個太太的心腹陪嫁,不就跟孫忠媳婦她們一樣……她得比孫忠媳婦強,太太可沒那麼那麼多心腹,她就是府里獨一無二的大管事了。

李文櫟剛吃過點東西,正拉著李文山說他阿爹守制的事,二老爺李學珏一臉忿然,一身邪火的衝進來,一把揪住李文櫟,咬牙切齒,「我的好侄兒,你過來,你過來跟二叔說說,我阿娘的陪嫁,你吞了多少了?」

李文櫟莫名其妙,「二叔這是什麼話?」

李文嵐上前想勸,李文山一把拉住了他。

阿夏說得趕緊分家,這是要分家了?

「我呸!」李學珏狠啐了李文櫟一臉唾沫,「你跟我裝傻?好好好,我就知道,我早就想到了,你肯定得跟我裝傻,行,你裝,我讓你裝,你想怎麼裝就怎麼裝。老子不跟你裝,分家!」

「什麼?」李文櫟被實實在在啐了一臉唾沫,還沒抹乾凈,被李學珏這一番話說的更傻了,這都是哪跟哪的話?

李文山將李文嵐推到自己身後,輕輕拍了他一下,李文嵐會意,站在李文山身後,一幅天真茫然相,看著眼前的熱鬧。

「分家!」李學珏對著一臉傻愣的李文櫟,又吼了一聲,順便噴了李文櫟一臉口水。

「二叔!」這回李文櫟聽明白了,一明白過來,就哭笑不得,就算分家,也不能這個時候分啊。「二叔,翁翁和太婆屍骨未寒,就是要分家,也得等……」

「等你們長房把阿娘的嫁妝都偷光是嗎?你當我是傻子?我呸!分家。現在就分,老子吃的鹽比你吃飯還多,老子還能上了你的當?分家,我告訴你,別跟老子鬼扯,就是現在,先分了家再說!」

「現在?二叔……」李文櫟有一種要立時崩潰的感覺,現在怎麼分家?哪有現在分家的?這叫什麼事兒!

「你去靈前守著,一會兒該有人來了。」李文山示意李文嵐,李文嵐應了一聲,忙出屋往靈前守著。

李文山猶豫了下,上前陪笑道:「二伯,分家是早晚要分的,只不過,這會兒大家都忙著,再說,分家都是族長主持,怎麼分,大家得聽族長的,大伯這個族長沒回來,總得等大伯回來,家怎麼分,得聽大伯的……」

「沒有族長,還有族老呢!別跟老子扯鬼話!真當我不知道你們這些齷齪心思,等老大回來,怎麼分聽他的?我呸!你們這是要把我們二房趕盡殺絕!你當我不知道?你真當我是傻子?我不跟你們廢話,分家,現在就分!」

李學珏剛才說的分家,是一股子惡氣衝上來,聽了李文山這一番話,惡氣下去,智商上來,醒悟了。

這家得趕緊分,趁著老大沒回來,族老們肯定不敢得罪他,現在分家他肯定吃不了虧,可要是等到老大回來,老大那個勢利眼,肯定得和老三聯手,到時候,分給他們二房多少,他都只能捏著鼻子認,連個說理的地方都沒有!

這個家,得趕緊分,趕緊,立刻!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