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五百一四章 生而為什麼

第五百一四章 生而為什麼 (1/2)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9-21 23:15 | 本章字數:4475

謝余城前半夜就被叫起來,不停不歇的趕了兩夜一天的路,皮開肉綻一眼沒合,累的趴在凳子上,一會兒就睡著了。

不過睡著歸睡著,卻沒法睡沉,剛要睡沉,一翻身就掉地上了,摔的屁股大腿痛的簡直的是連哭帶叫。

連摔了三四回,謝余城再也不敢睡沉,就這麼趴在凳子上,迷糊一會兒,清醒一會兒,這一天過去的既漫長又飛快。

眼看太陽落山,謝余城掙扎著爬起來,正要出去找人問問,只見幾個長隨小廝,抬了七八張竹榻進來,又抱了被褥枕頭,在諸人的瞪目中,沿著棚子四周放了圈,鋪好了床。

領頭的長隨沖眾人團團拱手笑道:「諸位帥司漕司憲司,剛剛我們將軍打發人來說,他和王爺被困在橋仙鎮上了,今兒個只怕趕不回來,諸位請在這裡安心歇一晚。」

「什麼?」謝余城頓時火冒三丈,這是拿他們耍著玩兒嗎!

「這些都是朝廷重臣,掌著一路一地民生安危,須臾離不得的!王爺這樣戲弄我等,是想幹什麼?就算是欽差,是親王,也不能如此兒戲國法!」謝余城一字一句,咬牙切齒,「我要彈劾他!」

「爺說的極是。」長隨頭兒態度好極了,「不過爺說的這些,小的不懂,小的是大門外粗使用的,爺說的極是,就是得請爺等我們將軍和王爺回來,跟王爺,或是我們將軍說。」

「你!」謝余城一頓猛拳打進綿花堆里,只悶的想要吐血。

劉漕司咯的笑出了聲,急忙用力咳嗽幾聲掩飾住,「這位小哥,能不能讓人拿些熱水來,我們趕了幾天路,騎馬又磨的一身傷,能洗個澡最好,要是有金創葯,也請給一些。」

劉漕司比謝余城想得開,來都來了,還是先洗個澡,抹點葯吧。

「有有有!」長隨頭兒連聲答應,「還請這位爺見諒,小的一向在大門外當差,就是因為沒有眼力價兒,這位爺您稍候,小的這就讓人抬熱水過來,這位爺您是在這兒……」

長隨頭兒指著一覽無餘的棚子,頗有幾分遲疑,在這兒洗澡,大傢伙兒看著,好象哪兒不對勁兒。

「那個,煩勞小哥找間空屋子。」

「空屋子沒有,半間都沒有,這驛站小,我們將軍和王爺帶的人不多,可還是不夠住。」長隨頭兒老實答道。

「那,能不能拿什麼圍一圍,就在這兒吧、」劉漕司兩隻手劃著圈,又指明了地方,人家都說了,沒眼力價兒,他還是什麼事都說清說明吧。

「那成。」長隨頭兒難為了片刻,勉強答應了,轉身正要走,旁邊江南東路苗帥司叫住了他,「這位小哥,煩勞你,我也想洗個澡,再抹點兒葯,要是有乾淨衣服,也請給找一件兩件。」

其餘幾位也趕緊上前提要求,都說了沒眼力,還是自己操心,自己說一句吧。

長隨頭兒兩隻手擺的風車一般,「等等,等一等,我記不住,反正也得一個一個洗,這位爺您先,等這位爺好了,再下一個,說多了,小的記不住。」

連謝余城在內,一群封疆大吏只覺得喉嚨發甜,那位神仙一樣的陸將軍,這是從哪兒找來的活寶啊!

一群人,要一個接一個的洗澡,偏偏這位沒眼力價兒的長隨頭兒,說一句做一件,說拿澡豆,沒說拿澡豆盒子盛著,他就手裡捧著幾粒澡豆倒進你手裡。

這個人說了,下個人沒說,還是只有澡豆沒盒子,一群一方諸侯頭一回覺得,使喚人這事,真是累死人。

好不容易都洗了澡,抹上藥,趴到了床上,遠遠的,三更都已經敲過了。

那長隨頭兒傻歸傻,拿來的葯卻管用無比,眾人洗了澡,上了葯,傷口就清涼舒服極了,來回挪動時,也不怎麼痛了。

傷口不那麼疼了,洗乾淨換了衣服,被褥乾淨鬆軟,厚薄正正好,累極了的諸位大員,一頭睡下去,就睡了個昏天暗地,直睡到第二天午時前後,才先後醒了起來。

一覺好睡,上了葯的傷口已經有了結痂的跡象,長隨頭兒送了鮮美的黑魚湯,濃香的米湯,綠豆芽芹菜肉絲肉沫炒粉絲,以及一大盤子薄薄的蒸餅。

幾個人圍桌子站著,放綠豆芽肉沫炒粉絲捲起一張餅,吃一口喝一口,這一頓極其平常的市井人家的飯菜,眾人竟吃出了熊掌玉液的味兒。

吃飽喝好,長隨頭兒帶人收走東西上了茶,沒等眾人開口,一個小廝一溜煙跑進來,利落的一個長揖,「諸位爺,剛得的信兒,我們將軍侍候著王爺,說是傍晚前後就能回來了。」

眾人長長舒了口氣,總算要回來了。

棚子里七八個人各有陣營,彼此防備,能不說話就不說話,能少說一個字就少說一個字,各自悶頭抿著茶,等秦王回來。

一直等到夕陽西下,沒等回秦王,卻等來了兩個緊繃著臉,如臨大敵的護衛。

護衛一左一右筆直站在棚子外,沒眼力價兒的長隨頭兒畏畏縮縮的進來,縮著頭道:「諸位爺,說是我們將軍和王爺這會兒再怎麼也該到了,可是沒到,也沒個信兒,派出去了好幾撥人,幾個方向都找了,找出幾十里,都不知道我們將軍和王爺是怎麼回事,怎麼樣了,外頭軍爺們快急眼了,幾位爺別急,千萬別急。」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我,面面相覷。

苗帥司只覺得一陣涼氣,從尾椎骨直衝鹵門,要是王爺在這一帶出了事兒,他苗氏一族,是不是就得就此沒了?

可他想來想去,一點兒辦法沒有。

苗帥司下意識的縮緊身子,悶頭一聲不願吭,唉,真是多事之秋。

眾人誰也不敢多話,兩個侍衛豎在棚子口,明晃晃是看著他們,可是誰都沒敢吭聲,王爺要是有點什麼事兒……可千萬別有什麼事兒,王爺要是有什麼事兒,那真是要死一起死啊。

提心弔膽過了一夜,又過了半天,護衛撤走了,滿眼紅絲的長隨頭兒念著佛,過來報信,找到王爺了,不過王爺陷在一夥亂民中間了,別的,長隨頭兒就是一問三不知了。

江淮兩路三司加兩浙路謝憲司和劉漕司,就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