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五百三一章 坦誠相告

第五百三一章 坦誠相告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9-30 10:29 | 本章字數:2402

陳氏帶著兒子,搬進了後宅和楊氏不遠的一間小院,指給七哥兒的院子,是從前李文嵐住過的那間,不過半天的功夫,婆子奶娘大小丫頭,粗使僕役就點齊了,一應物什,一眼瞄去,就是上上之物。

陳氏和白嬤嬤驚喜之餘,又忐忑不已,不知道這是好事,還是先甜後苦。

陳氏和七哥兒兩處院子收拾好之後,天色黑透,李學璋才回到府里。

陳氏打聽著老爺回來,急忙抱著兒子請見。

李學璋回到府里,卻沒回自己院里,先是說在書房,陳氏知道規矩,老爺在書房的時候,都是大事,那是無論如何也不能打擾的。

後來又說在夫人院里,陳氏猶豫再三,沒敢過去,沒見到老爺,得了老爺的話之前,她不敢去見夫人。

她現在搬進來了,只怕夫人還不知道呢。

直等了一個來時辰,才看到幾盞燈籠越來越近,老爺回來了。

陳氏激動的差點哭出來,急忙抱著兒子迎上去,看真切了真是老爺,一聲老爺沒喊出口,喉嚨一哽,淚如雨下。

她這一陣子擔驚受怕,這份委屈無助無以言表。

李學璋皺眉看著抱著兒子,哭成淚人兒的陳氏,和在陳氏懷裡沉沉睡著了的七哥兒,下意識的鬆了口氣,夫人這氣總算過去了。

「老爺,您可回來了,我和寶兒等了您一兩個時辰了,聽說您回來了,我和寶兒就一直等著,老爺,寶兒瘦了整整一圈,天天哭著要阿爹。」陳氏強忍住眼淚,往前半步,示意著懷裡的兒子。

「我知道了,你好好照顧寶兒,有什麼事兒,就去請夫人示下,天都這麼晚了,寶兒都睡著了,下次不要等著我了。」李學璋在外面奔波了一天,心神俱疲,這會兒他實在沒心情理會家裡這些瑣事。

李學璋越過陳氏,徑直往前進了院門,陳氏抱著孩子,獃獃的看著自始至終眉頭沒鬆開過的李學璋,那一半的驚喜沒有了,忐忑之外,添了驚恐。

李學璋實在是沒有任何心情理會這府里任何事。

他剛從徐府出來,就得了稟報。早朝上,出了一連串的旨意:

因為熊家奪產一案,陳江奉旨抄檢了趙府。

因為吉縣縣令楊承志一案,已經下了旨意,鎖拿駱遠航進京。

因為秦王的彈折,江淮兩浙災荒乃是**,下了旨意,鎖拿謝余城進京審問。

趙長海病倒,已經上了請罪摺子。蘇廣溢也上了請罪摺子,謝余城就任兩浙路,當初是他一力舉薦的。

這兩件事,對於朝廷諸員一說,不亞於一場大地震,對於李學璋來說,就是睛天霹靂,劈的他渾身焦黑。

他哪還有別的心情呢?

長沙王府,郭勝站在角門外的陰影中,聽著角門裡越來越近的腳步聲,角門打開,金相身邊的老僕張喜安探了探頭,郭勝閃身進去,張喜安鎖了門,帶著郭勝,沿著樹影,往金相院里過去。

金相正在上房和閔老夫人說話兒,張喜安稟報一聲,金相掀簾出來,抬手讓了讓郭勝,往旁邊廂房過去。

郭勝瞄了眼上房裡閔老夫人的身影,緊趨幾步,微微欠著身跨過門檻,沖金相長揖見禮,「打擾相爺了。」

「客氣了。王妃讓你來的?」金相示意郭勝坐。

郭勝欠身坐了,「是。王妃說,皇上若是允了趙長海的請辭,太子就不會有事。」

金相嗯了一聲,他也是這麼想的。

「王妃的意思,若是計相之位空缺,一,這個空缺,不如留給蘇廣溢,二,新調入京的原杭州同知王富年,可調入度支,副使就行。」

郭勝雙手扶在膝蓋上,欠身危坐,態度恭敬,話卻說的乾脆直接。

金相眉頭微皺,「三司使事關重大……王富年擔當得起?」

「王妃既然說了,必定是擔當得起的。」郭勝欠身笑道。

金相流露出幾分驚訝,「鸚哥兒對你極是推崇,說你是他平生之所僅見。柏樞密也極欣賞你,說是當年邀請你入幕他門下,你一口回絕了?」

「是,當時,在下已經投在王妃門下。」頓了頓,郭勝看著金相笑道:「就算沒有投在王妃門下,在下也不會答應,柏樞密確實是少有的良將,不過……」

後面的話,郭勝沒說下去,只乾笑了兩聲。

良將是良將,要想讓他入幕,他還不怎麼看得上。

「那是很多年前了,你很早就投在王妃門下?」金相很有幾分意外。

「是,在杭州時,就在王妃門下聽使喚了。」郭勝答的爽快無比。

金相有幾分驚愕,「杭州時?」

「是。相爺,所謂天縱之才,非凡之人,雖然極少,還是有的,太后娘娘的英明睿智,眼光之利,在下佩服之極。」

「好,我知道了。」金相呆了一瞬,立刻應了句。

「在下告辭了。」郭勝忙站起來,垂手退了兩步,出門走了。

金相呆著了好一會兒,從廂房和上房連通的暗門,進了上房。

閔老夫人從炕上欠身看著他,「怎麼了?沒什麼事吧?」

「沒什麼事,是王妃,讓人過來遞句話。」金相坐到閔老夫人對面。

「王妃沒事吧?」閔老夫人仔細看著金相的神情,這一句既是關切老伴,也是關切秦王妃。

「沒事,是說三司使的事兒。」金相抬手揉著眉間,「那郭勝說,從大杭州城的時候,他就跟在王妃門下了。」

「郭勝?他到李家……那時候王妃不過五六歲,五六歲的孩子……」閔老夫人的話戛然而止,呆了好一會兒,低低嘆了口氣,「這是鬼神之事。」

「我也是這麼想。」金相往後靠到靠枕上,看著閔老夫人,帶著隱隱約約的笑意,「先李太后,就是這樣的人。」

「啊?」閔老夫人驚訝了一聲。

「古氏太夫人留的筆記里說過,先李太后剛到古家,也就是五六歲的樣子,就跟古家那位老祖宗說邸抄上的朝廷大事,古氏太夫人還說,太祖極幼的時候,先李太后不只一次和她擔憂過,怕太祖隨了她。」

金相笑起來,「先祖那樣的天縱之才,據說,先祖長到四五歲,先李太后曾經慶幸過,幸好是個笨的。」

閔老夫人失笑出聲,「這叫什麼話?」10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