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五百三五章 敘舊

第五百三五章 敘舊 (1/2)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10-03 02:52 | 本章字數:4601

嚴夫人呆坐在大車裡,怔忡出神。

唐嬪死了,唐尚書再次病倒了,皇上總算準了他的乞骸骨,後天,唐家大爺和古大奶奶就要侍候著唐尚書和隨夫人,啟程回去江寧府老宅,至少唐尚書是要埋骨江寧府,再也不會回京城了。

唐家二爺一家都在外任,唐家三爺在江南遊學,家眷都在老宅,從後天起,這座熱熱鬧鬧的唐府,就只留下賢哥兒一個人了。

隨夫人說,已經捎信讓楠姐兒帶著孩子到京城來了,往後幾年,十幾年,或者幾十年里,唐家在京城的,恐怕只有賢哥兒和楠姐兒一家了,她把賢哥兒和楠姐兒一家,託付給自己了。

嚴夫人只覺得心裡酸澀無比。

那天,阿夏說,楠姐兒快回來了,楠姐兒很快就要回來了……

嚴夫人抬手捂在臉上,眼淚從指縫裡涌了出來。

……………………

莫濤江一件尋常靛藍綢面薄棉斗蓬,一頂淡青襆頭,跟在老僕身後,不緊不慢的進了角門,沿著牆根,進了李學璋的書房。

李學璋迎在垂花門下,見莫濤江進來,忙沿著游廊迎上去,拱手笑道:「好些年沒見著先生了,今日得見,總算解了相思之苦。」

「帥司厚愛了,帥司這一陣子辛苦,看帥司氣色,倒還好。」莫濤江長揖見了禮,和李學璋並肩往裡走。

「聽說帥司回來了,我當天就想過來,只是,唉,」莫濤江沖李學璋拱了拱手,「想著帥司喪親之痛,必定痛入心肺,這滋味我知道,渾渾噩噩,人事不辨,我思來想去,沒敢過府給帥司添亂。」

「唉,那幾天……總算熬過來了。」李學璋神情哀傷,喪親之痛,確實讓他痛入骨肉。

「這兩天聽說帥司緩過來些了,我才過來,瞧帥司氣色,我這心,就放下去不少。」莫濤江再次打量了一遍李學璋的氣色。

李學璋的氣色其實不算好,不過,作為哀傷之極的失母喪父之人,這樣的神情,算不錯了。

「不提了,我真恨不能隨父母去了,可這一大家子……唉,不說了,先生請。」李學璋讓著莫濤江進了上房,小廝奉了茶水點心,瞄著李學璋的眼色,垂手退了出去。

「大公子可還好?回來這些天……不祥之人,想讓彬哥兒去看看,思來想去,只怕去了更不合適。」李學璋讓了一遍茶,先往正題上轉。

這一陣子,他擔憂太子,擔憂的夜不能寐。他回來前有無數他不知道的事,他回來到現在,短短一個來月,已經生了幾件大事。

趙長海去職,侯明理調任,現在,唐嬪又死了,唐尚書這就要遠走江南,就此和京城作別。

一件件,都是極大的事。

「帥司想必已經聽你們府上五爺六爺說了,這一兩年,這樣的大事,一件接一件,就沒斷過。」莫濤江比李學璋乾脆多了,直入正題。

李學璋一個怔神,隨即哼哈了幾聲,含糊過了五爺和六爺說了這句話。

五爺和六爺,不該跟他站在一起,他也不願意他們跟他站在一起,世家大族,講究的狡兔三窟。

「櫟哥兒說了不少,他跟在太子身邊,好歹還知道點兒。」李學璋把老二李文櫟提了出來。

「二爺在太子身邊十分盡心。」莫濤江露出笑意,「大公子說過兩回,二爺和大爺都是能做點事兒的人,尤其那份心地,十分難得。」

「林哥兒闖下的禍事,」聽莫濤江說江延世提到過兩回,李學璋想起了李文林做下的蠢事,以及李文林的被閹。「唉,我回到京城那天,就該到太子面前負荊請罪,奈何……」

奈何他守著孝,哪兒也不能去。

李學璋用力捶著頭,懊惱的不能再懊惱了。

「那是小事。」莫濤江並不知道江延世閹了李文林這件小事,李文林被閹了這件小事,他也不知道。「樹大有枯枝,何況這十幾年,帥司都不在京城,這事怪不得帥司,太子是明理之人,帥司不必介懷。」

「唉,多謝先生寬慰,有先生這話,我這心裡好多了。」李學璋抬手掌按了按眼角。

「這三年之孝,說起來可快得起,帥司可有什麼打算?」莫濤江再往正題上拉。

「這會兒能有什麼打算?」李學璋一臉苦笑,正要再客套幾句,話到嘴邊又改了,「不知道先生有什麼建議沒有?」

莫濤江來,絕對不是專程過來看他敘舊的。

「公子常常說起帥司,李氏一族,人才輩出,帥司更是難得可貴之人,太子也十分讚賞帥司。」莫濤江一邊說,一邊緊盯著李學璋的神情。

李學璋微微欠身,聽的十分專註。

「當年明家大難之時,我離開京城,四顧茫然,到秦鳳路,遇到帥司,總算安頓下來,有了棲身之地,由帥司,又到公子身邊參贊。」

莫濤江感慨萬千的嘆了口氣,「公子和我賓主相得,不說言聽計從,也差不多,這都是託了帥司的福。」

「先生過獎了,先生大才之人,錐在囊中,是藏不住的。」李學璋忙欠身客氣。

「帥司與我,有份大恩情在,帥司的前程,和李家,我一直看著,就算幫不上,也盼著帥司步步往上,李家越來越好。」

「多謝先生。」李學璋再次欠身致謝。

「這些話,我本來沒打算說,這恩情,放在心裡,時時刻刻想著,念著,記著,就是了,今天說出來,是因為有些話,要跟帥司講,也是要跟帥司說一說我這趟來,說這些話的心境,不為別的,先是為了帥司,為了李家。」

莫濤江神情和話,都極其誠懇。

「先生請講。」李學璋正襟危坐,神情鄭重。

「老太爺和老夫人走後,雖說李家三房分了家,搬出去各自居住,可說到底,李家這三房,還是一家。」

莫濤江不緊不慢,說到分家另居,嘆著氣,神情黯然。

李學璋神情晦暗,長嘆了幾口氣,父母剛死就急著分家,父母棺槨還沒入土,兄弟已經分家別居,這件事,象毒刺一般橫在他心裡,想一想就讓人憤怒而痛。

「有些話,我就直說了,帥司見諒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