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五百三六章 算和計

第五百三六章 算和計 (1/2)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10-04 02:32 | 本章字數:4500

嚴夫人正歪在炕上,看著李文櫟長女,今年十四歲的大姐兒李章玉給李文林的兒子,六歲的李章聰說一首詩。

李章玉的性格兒很象李文楠小時候,愛說愛笑,膽子略大,一首詩說的亂七八糟,卻信心十足,氣魄不凡。

李章聰聽幾句眨一眨眼,時不時嘀咕一句,「真是這樣啊?大姐姐,真是這樣啊?大姐姐真是這樣啊?」

嚴夫人看的笑不可支,和李章聰道:「詩詞上頭,各人有各人的解法,這是你大姐姐的解法,你聽聽就行了。」

「我知道,叫姑妄聽之。」李章聰雀躍答道。

李學璋進來時,嚴夫人和李章玉正笑李章聰這個姑妄聽之。

李學璋聽著笑聲,和李章聰委屈的嘀咕,心裡一寬,頓時從心到身和緩下來。「笑什麼呢?」

李章玉忙拉著李章聰起身給李學璋見禮,「回翁翁話,我給聰哥兒解詩呢。」

「解哪首詩,拿來我看看。」李學璋落了座,接過李章聰搶著遞過來的詩本子,聽李章聰學了幾句,就大笑起來,李章玉嘟著嘴,「翁翁笑什麼?太婆說了,詩詞上頭,各人有各人的解法,怎麼解都不算錯。」

「這話在理。」李學璋一邊笑,一邊轉頭和嚴夫人說話,「這孩子隨楠姐兒,解詩解詞,先從吃的上頭說起。」

「脾氣性子也象。」嚴夫人愛憐的撫著李章玉。

「我到秦鳳路的時候,楠姐兒還沒她大呢,這一轉眼……」李學璋想著楠姐兒,黯然神傷,「十幾年沒見了,也不知道楠姐兒什麼時候能回京城。」

「阿玉,帶你弟弟到你阿娘那裡吃點心去,看著聰哥兒,不許多吃糖。」嚴夫人沒答李學璋的話,先吩咐李章玉,李章玉忙答應了,牽著李章聰,兩個人說著話兒,往後園黃二奶奶院里過去。

曼青度著嚴夫人的意思,悄悄屏退了屋裡侍候的眾丫頭婆子,自己出了門,垂手守在帘子外。

「楠姐兒快回來了,後天一早,唐家大爺和古大奶奶就侍候唐尚書和隨夫人啟程回南,唐尚書病了,這一趟,只怕……」嚴夫人一聲長嘆,這一趟回去,有生之年,她只怕再也見不到唐尚書和隨夫人了。

「唐嬪的死,皇上責備到了江娘娘,說是已經不許出宮,因為熊家那樁小案子,那樁案子我仔細看過,和趙家關不上,就是這麼樁小案子,連累的趙長海在京致仕,計相的位置,落到了侯明理頭上,太子這是……」

李學璋緊擰著眉頭,憂慮忡忡,「太子不易,我想到了,可沒想到了……唉!」李學璋一聲接一聲的嘆氣。

「莫先生剛才來了?」嚴夫人看著渾身上下就一個愁字的李學璋。

「是,和我說了好一陣子話,敘了些別情,林哥兒被閹這件事,看樣子他不知道,唉,說起來,當初還是我薦了他到江公子身邊參贊,如今看來,我薦他過去,是福是禍,還在兩可間。」

出於一種他還沒有理清楚的想法,李學璋下意識的瞞住了莫濤江的真實來意。

「是福是禍都是各人的運道,莫先生那個人……」嚴夫人頓了頓,莫濤江這個人如何,她是聽阿夏說起評價的,她自己,只遠遠看到過莫濤江幾次,被阿夏說的好奇,找過他幾篇文章看了看。

「極有才幹,見事明白,立身極正,他是個要做事的,當初跟在明尚書身邊,你不是說,明尚書極其依重他?他到秦鳳路,是去避禍的,你不薦他到江公子身邊,也不一定留得住他,你薦了,他不想去,江公子也不能把他拉過去。這福和禍,都是各人自求的。老爺別多想。」嚴夫人寬慰李學璋。

「唉,你說的極是。」李學璋連連嘆氣,確實是這樣,當初江公子到秦鳳路,這引見,也是莫濤江請他引見的。「沒想到太子如今這樣,老二在太子身邊領了差使,莫先生又捎了話,說江公子身邊人手緊缺,問老大什麼時候能去幫忙,你看看。」

「你答應了?」嚴夫人眉頭微蹙。

「我哪敢答應,老二到太子身邊當差,已經很莽撞了,要是老二不在太子身邊,老大跟著江公子習學一二,倒還好,現在,唉!」

李學璋這嘆氣一口接一口,就沒停過。

「當初,老二說江公子請他到太子身邊領差使,我沒答應,可他還是去了,說是寫信問了你,你覺得好。」嚴夫人神情微冷。

老二到太子身邊領了差使這事,是橫在她心中的一根利刺,多想一點就痛。

李學璋有些尷尬,「當時是我疏忽了,該先寫封信給你,不過當時事情急,我也是沒想到,如今,你看看,濕水沾了乾麵粉。這些天,一想到這些事,我就睡不著覺。」

「事情已經這樣了,再睡不著覺,能有什麼用?」嚴夫人看著渾身憂慮焦灼的李學璋,暗暗嘆了口氣。

「我是怕……唉!」李學璋的嘆氣嘆成了串兒。

「你不是常說,李家福澤深厚,我是真覺得,李家福澤深厚。如今這京城裡,大事小事不斷的事,今天這樣,明天那樣,以後怎麼樣,誰能說得准?皇上……之後怎麼樣,更不知道了,沒人說得清,更沒人說得准。

不光咱們,家家都是這樣,唐家避到江南,不也是為了求個平安?

我說句不孝的話,老太爺老夫人這一走,咱們家要閉門守孝,一守三年,至少這三年,可以諸事不管。

至於三年後如何,誰能知道?」

嚴夫人緩聲慢語,十分淡定。

李學璋聽的專註,沉默片刻,再次長嘆,「夫人所言極是,從明天起,我就安心閉門守孝,老大也跟著我在家守孝吧。」

李學璋心裡放寬,和嚴夫人又說了一會兒唐家的閑話,嚴家的閑話,站起來要走時,突然想起來,看著嚴夫人笑道:「你把聰哥兒帶在身邊教養,這極好,你慮事總是這麼長遠周到。

聰哥兒跟著二房一家,我想想就不放心,你能帶在身邊,以後聰哥兒立起來,二房也就能讓人放心了。」

嚴夫人笑著沒說話。

聰哥兒多數時候呆在她這裡,不是她要教養,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