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五百四四章 結案

第五百四四章 結案 (1/2)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10-11 13:26 | 本章字數:4586

李夏和秦王在皇陵住足了三天,到第四天,才啟程回到京城。

進了城門,秦王和金拙言往宮請見繳旨,郭勝跟著李夏回秦王府。

李夏在二門裡下了車,叫進郭勝,「有事?」

「是,進城門前得了信兒,馮傑的案子已經結了,如陳江所料,馮傑所告查無實據,擬定將馮傑流放三千里,這個流放三千里,過輕了,朱喜說陳江昨晚得知後,十分感慨,喝酒到醉。」

「感慨馮家有冤不能申?」李夏笑起來,「楊承志的案子現在怎麼樣了?陳江還是不肯放手?」

「是,趙長海被迫致仕後,駱遠航的案子,都覺得陳江該放手了,再這樣究追不舍,就太過了。」郭勝說不上來自己的心情,他不是個很有正義感的人,不過陳江這個人,這樣的正義感,卻讓他生出股敬佩之感。

「那個書辦,到京城了?」李夏不知道在想什麼。

「到了,只是個人證,他拿的卷宗文書,定不了駱遠航的罪,駱遠航極其聰明,他那個幕僚洪先生,家裡幾代人做師爺,刑名錢糧都有,手腳極乾淨。」

郭勝帶著絲苦笑,「這案子跟馮傑的案子一樣,查明是查明了,可就是人證物證不全,不好定罪。陳江發過好幾回牢騷,說這要是在地方,只要查明無誤,就能定罪,這裡的被告全是惹不起的人物,查明了不行,還得證據確鑿,這證據確鑿,就是難為人。」

「馮傑一案,昨天有了結論,今天早朝後,大約要先遞到中書,請幾位相公過目之後,再正式上摺子,也很快,你盯著些,後續跟上。」

李夏沒理郭勝那些話,沉默片刻,吩咐道。

「王妃放心。」郭勝忙應了。

「馮傑一個死字不夠,馮傑出事之後,你立刻去找金拙言,讓他挑些人上摺子為馮傑叫一叫冤屈,還有,讓陳江也藉此事推一推楊承志一案,陳江是個聰明人,他知道該怎麼做。」李夏接著吩咐。

「馮傑事出後再找世子,只怕來不及,要不……」郭勝擰眉道。

「來得及。」李夏斜睨著郭勝,「馮傑之事後,你去找金拙言,不過是借個勢而已,之前就先去找了……」李夏拖著長音,後面的話沒說下去。

郭勝呃了一聲,「世子……」不是外人四個字,郭勝沒敢說出來,不是秦王府的外人,可不一定不是他和姑娘的外人。

「對自己人,能做好的,也要儘力做好,不能因為自己人,就肆無忌憚。再說,世間事千絲萬縷,勾勾連連,一件事出來,會扯出另一件,直到扯出全部,何苦呢。」

李夏聽出了郭勝沒說出來的意思,解釋了一句。

哪怕世人都知道馮家罪大惡極,手上沾了江淮和兩浙上萬人、幾萬人的鮮血,對著馮傑這麼個孤弱孩子,這些人還是會憐憫不已,會替他求告,會責罵殺了他的人殘忍沒有人性,至於那些死於馮家刀下的成千上萬的人,流成河的血……他們又沒親眼看到,死的又不是他和他的親人,那被搶被奪,被一把火燒盡,又不是他的錢……

世上多的是這樣的慈悲。

如今馮傑又舉告了江家,由害人者,翻成了苦主,那就更可憐,更是要慈悲為懷了。

是她把他翻成苦主的,她來了結。

「看好楊承志一子一女,陳江也是個不擇手段的。」李夏嘆了口氣,轉身走了兩步,又頓步回身補了一句。

郭勝一個怔神,急忙欠身答應。

馮傑一案的摺子遞上去,再批轉下來的非常快,隔天早朝後,旨意就下了,馮傑所言查無實據,念在馮傑年紀尚幼,不知父兄之惡,不予追究。

當天傍晚,馮傑從潘樓街拐角的潘家酒樓樓頂一躍而下,在潘樓街的青石路上,摔的腦漿崩裂。

五月末的京城,傍晚時分是最熱鬧的時候,京城最熱鬧繁華的潘樓街上,摩肩擦踵,街道兩邊,不管是酒樓還是茶坊,家家都是滿客,跳樓慘死的馮傑,驚動了整個京城。

郭勝正在得勝橋鄭家老店吃油餅,得了信兒,立刻往長沙王府去尋金拙言。

太子宮裡,太子妃魏玉澤陪女兒玩了一會兒,正要讓人傳飯,一個女使急急跑進來,姚娘娘請她立刻過去一趟。

魏玉澤心裡湧起股不祥的預感,急忙跟著小女使往宮裡進去。

小女使腳步急匆,沒往姚賢妃的宮裡去,徑直去了趙昭儀宮裡。

趙氏和孫氏診出孕脈之後,皇上非常高興,也是為了讓兩位美人兒更好的保胎養胎,兩人都晉了昭儀,撥了單獨的宮院居住。

姚賢妃站在趙昭儀院門外十幾步,正伸著脖子,有些焦急不安的看著魏玉澤要過去的方向。

「出什麼事了?」魏玉澤轉個彎,一眼看到姚賢妃,急忙緊走幾步,迎上去問道。

「是趙氏,說是不大好,太醫在裡面呢,我也是剛到,進去看看吧。」姚賢妃不停的絞著手裡的帕子,看起來擔憂而倉惶。

「娘娘別擔心,不會有什麼大事?」魏玉澤同情的看著惴惴不安的姚賢妃,低聲安慰了句。

「我也這麼想。」姚賢妃勉強笑了笑,讓著魏玉澤,一起進了院門。

剛進院門沒走幾步,兩人就聽到上房內傳出來的撕心裂肺的哭聲。

魏玉澤下意識的加快了腳步,姚賢妃緊跟其後,直奔上房。

柳太醫站在上房門口,看到魏玉澤和姚賢妃,隔著很遠就躬身見禮,指了指屋裡,長嘆了口氣。

「孩子沒了?」魏玉澤脫口問道。

柳太醫再次長嘆,點了點頭。

魏玉澤臉色微變,急步進去。

趙昭儀正埋頭在婆子懷裡,哭的抬不起頭,站在床腳的女使看到魏玉澤和姚賢妃進來,帶著一臉眼淚,捧起條滿是鮮血的中衣給兩人看。

魏玉澤直直瞪著那件中衣和中衣上的鮮血,厲聲呵問:「怎麼會這樣?出什麼事了?怎麼回事?」

女使嚇的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婆子也要起身跪下,姚賢妃忙上前一步按住她,「你別動,好好侍候你家昭儀。」

婆子感激的看著姚賢妃,低低謝了句。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