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五百四七章 喜憂

第五百四七章 喜憂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10-15 01:18 | 本章字數:3091

李夏看著竹玉垂手退出,吩咐端硯,「找個由頭,就說府里少東西了,你和韓尚宮,今天晚上將府里嚴查一遍,拿到犯事兒的,殺一儆百。

從今天起,二門內外,各自院子,各守本份,不許越界一步。再有人要回家,或是有人找,都得我點了頭。」

「是。」端硯先應了,看著李夏,有幾分遲疑。

「我不是信不過她,」李夏看著端硯,露出絲絲笑意,「這麼做,一來,是為了不讓她為難,若沒有這些話,她父兄讓她回去,她推脫起來不容易,要是回去了,」

李夏頓了頓,「那畢竟是父兄,血脈之親,何必讓她處在兩難之間,忠孝不能兩全呢。二來,也是為了她父兄好,不讓利用他們的人生出太多的疑心。想利用他們的人,比他們精明太多了,要是讓他們覺得不對。」

李夏嘆了口氣,「不過幾條賤命,說沒就沒了,能保全一些,就保全一二吧。」

「是我想左了,王妃慈悲。」端硯深曲膝到底。

「嗯,去吧,讓人看看王爺回來沒有,要是回來了,請陸將軍過來一趟。」李夏笑著吩咐。

端硯應了,垂手退出。

陸儀到的很快,站在垂花門外,等李夏出來。

李夏帶著黃太監進了垂花門,陸儀忙上前半步,長揖見禮。

「竹玉剛剛稟了些事,她父兄受人指使,讓她探問我和王爺飲食起居諸般細節,牽著陳家父子的那根線,在蘇廣溢手裡,還是受控於蘇燁,查清楚沒有?」

李夏一句客氣話沒有,直截了當問道。

陸儀一個怔神,隨即反應過來,「還沒查清楚,不過郭勝的意思,這根線應該是牽在蘇燁手上的,那這根線,要斷掉嗎?」

「不用。」李夏眼睛微眯,「先放著。蘇家屢次示好,可該下手的時候,半點不會客氣,王爺身邊,特別是在這座王府之外,還請將軍多多費心。」

李夏沖陸儀鄭重曲膝。

「不敢當!王妃言重了,不敢當。」陸儀急忙拱手側身,避過李夏這一禮。

「還有件小事,今天席上,阮氏好象有點兒不大妥當,她說是大約受了寒氣,胃氣不服,說在這王府里請太醫不合適,你回去仔細看看脈案,好與不好,都打發人跟我說一聲,我有點兒放心不下。」

李夏說完正事,笑容流露。

「她昨天也是有點兒胃氣不服的樣子,我這就讓人請常太醫過府,常太醫治胃病是國手,王妃放心。」陸儀忙欠身答話。見李夏沒再說什麼,垂手告退。

一直到隔天傍晚,秦王回到王府,陸儀和阮夫人都沒打發人過來,李夏覺得奇怪,想打發去陸府問一聲,想了幾回又忍住了,陸將軍和阮夫人都是極妥當周到的人,沒打發人過來,必定要暫時不方便打發人的原因,且等一等。

秦王忙完公務,回到正院,一進門,看到李夏就笑起來,「這大半天我就急著趕緊見到你,有件喜事兒,憋了大半天了。阮氏,象是懷上了。」

「真的?」李夏驚喜交加,「幾個月了?診准了?」

「阿鳳說最多也就兩個月。」秦王不知道想到什麼,笑個不停,「請了柳太醫,悄悄兒請的,還請了陶醫正,都說十有是,不過月份太小,再過半個月才能十拿九穩了。阿鳳囑咐過柳太醫和陶醫正,這事不用囑咐,柳太醫和陶醫正都是懂規矩的,胎兒沒坐穩,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沒人知道最好。

阿鳳就跟我說了,讓我回來跟你透一句。還囑咐我兩三遍,一定要跟你說清楚,只是象,還不一定呢,說是免得讓你空歡喜一場。」

「他不怕自己空歡喜一場,倒擔心我?」李夏笑個不停,「阿彌陀佛,這是好事多磨,行了,咱們就當不知道這事兒。」

……………………

夜色中,郭勝拎著五香花生米,溜溜躂躂往陸府過去。

他正吃飯,承影把門拍的啪啪響,說將軍請他過府說話兒。

他收拾收拾,立刻就出來了,可想來想去,也沒能想到有什麼大事,要過府說話,叫的這樣急,這事兒,只怕小不了。

郭勝一邊走,一邊挨個過著最近的大事,過完大事再過小事,姑娘說過,風起於蘋末,小事就是大事。

一直過到進了陸府角門,篩出了七八件事,可這七八件事,好象哪一件都不怎麼象。

郭勝推開那間空院院門,已經搭好了天棚,空蕩蕩的院子里,放了三張竹躺椅,一張坐著陸儀,一張坐著金拙言,椅子中間,放著張市井常見的榆木桌子,桌子上放著酒壺杯子,桌子下,放著兩隻不算小的酒罈子。

「這是有大事啊。」郭勝關了院門,坐到他那張椅子上,將五香花生米攤在桌子上,自己倒了杯酒,看看自在晃著腳的陸儀,和眉頭微蹙的金拙言,沖金拙言抬了抬下巴,「你也是剛到?」

「嗯,剛坐下,瞧你這樣子,沒猜到什麼事兒?」金拙言端起杯子抿了口酒。

「你知道?」郭勝沖金拙言舉了舉杯子,也抿了口茶。

「什麼事兒?說吧。」金拙言沒答郭勝的話,看著自自在在抿著酒的陸儀道。

「非得有事?」陸儀微微欠身,表情愉快,「咱們喝酒吃花生,就是喝喝酒吃吃花生,哪有過什麼事?」

「這話,就一個呸字。」郭勝捏了粒花生扔嘴裡,不客氣道。

「郭兄所言極是。」金拙言沖郭勝舉了舉杯子。

「真沒事,今兒月光好,請你們喝幾杯陳年女兒紅,才不枉廢了今天這大好月光。」陸儀心情愉快的往下舉了舉杯子。

「這月,在哪兒呢?」郭勝往後靠在椅背里,仰頭看天,天上那一彎細弱的月牙兒,在雲中時隱時現,仔細看,倒也能看出幾分趣味。

「瞧你這樣子,高興得很呢,得什麼彩頭了?」金拙言眉頭緊擰,難道還有什麼他不知道的彩頭?

「真沒什麼事兒。」陸儀抹了把臉,輕輕咳了一聲,把一臉的愉快按進去了些,「陳家那個線頭,今天有個好信兒。」

陸儀將陳竹玉心生疑惑,主動找李夏說了前因後果的事說了,「……真是得天之助,陳家那一頭,是在蘇相手上,還是在蘇燁手上,你這兒確切了沒有?」陸儀看向郭勝問道。

「應該是蘇燁,有兩回信兒遞進蘇府,陳老爹很快就得了回信走了,那兩回,蘇廣溢都沒在府里,蘇燁卻在。」

「蘇家父子,蘇相肯定盯在朝堂,這些陰私之事,應該都是由蘇燁打理的。」金拙言接話道「飄飄若仙人,做的卻是這樣的陰暗之事,這人哪,真是不能窮究。」

「剛剛來前,我得了個信兒,說是北上的兩路軍將軍突然病亡,為穩軍心,只說病了,北上的那兩路軍,軍心一直動蕩不穩。」郭勝一口酒一粒花生,倒不耽誤他說話。

他晚飯沒來得及吃就過來了,吃點花生頂頂飢。

「柏喬的信兒?」金拙言下意識的坐直了上身。

「嗯,就匆匆說了一兩句,是兩路軍的將軍都病亡了,還是只病亡了一個,到底是被人殺了,還是真是病死的,軍心動蕩到什麼地步,都沒說,我看他那樣子,大約也不知道,這事兒,蹊蹺。」

郭勝話說的很快,和吃花生的速度一樣快。

「兩位將軍都不過五十歲,正當盛年,而且,都是自小的功夫,打仗不一定夠,強身健體足夠了,這會兒是六月里,往北邊越走越舒服,怎麼會病沒了?什麼病這麼兇險?」金拙言一迭連聲的問道。

「我也是這麼覺得。」陸儀擰著眉,「誰的手腳,想幹什麼?」

「看樣子,柏樞密大約要讓柏喬趕過來接手兩軍,也確實柏喬最合適,這兩軍的上一任將軍,都是出自柏老將軍門下,極是敬重柏老將軍和柏家,柏喬去,一個柏字,就事半功倍。」

郭勝想著柏喬緊張中透著的興奮雀躍,柏家人不要命這一條,真是根深締固。

「我總覺得,哪兒不對。」金拙言喃喃了句。

郭勝自在的喝著酒,明天跟姑娘說了,姑娘必定知道哪兒不對。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