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五百四九章 手段

第五百四九章 手段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10-16 03:38 | 本章字數:2505

七月初的天黑得晚,臨近宮門落鑰,天才暗下來,一彎弦月掛在半空,冷眼照著熱鬧的世間。

趙昭儀身邊的大丫頭春明懷裡抱著個小小包袱,一路躲躲閃閃,往天波門旁邊的小門洞過去。

那門洞是外頭送菜蔬柴炭,以及宮中往外送垃圾廢物,和雜役們往來進出的地方,宮裡諸內侍侍女等,家裡有急事偷偷見一面什麼的,也都是在這裡。

她阿娘前天遞話進來,她大哥被一匹驚馬拉的車翻倒砸在腿上,砸斷了腿,趕車的是個外地人,一看砸了人,還不只一個,當時就嚇跑了,那馬是匹老馬,車子摔散架了,五六個被砸被撞的,只能自認倒霉,她大哥傷的最重,只能自己看病吃藥,家裡沒錢了。

春明把這小半年的月錢賞錢和幾樣值錢的東西收拾了一個小小包袱,捎了話。

春明躲躲閃閃一路急走,離門洞一二十步,就看到站在盞燈籠下,伸長脖子不停的往裡張望的二哥。

春明鬆了口氣,忙緊走幾步,「二哥。」

「大妹,你可算來了,再晚就得關門了。」春明二哥也長長鬆了口氣,他站在這裡,提心弔膽。

「天黑得太晚,天不黑我哪敢出來。這包袱你拿好,裡頭有……」春明將懷裡的包袱塞到二哥懷裡,正要交待幾句,一個陰沉沉的聲音打斷了她,「這是私會情人,還是偷竅交贓呢。」

春明魂飛魄散的瞪著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到她旁邊的宗尚宮,腿一軟,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嬤嬤饒命,不是,這是我二哥,我大哥腿斷了,我家裡窮,這都是我的月錢,還有我得的幾件賞賜,沒偷東西,求嬤嬤明鑒,求……」

「拿下。」宗尚宮壓根沒有和她多說的意思,冷聲吩咐了一句,幾個粗壯婆子撲上來,擰住春明,卻沒理會春明二哥,春明二哥驚恐萬狀看著被抓小雞一樣抓起來的妹妹,嚇的喉嚨咯咯了幾聲,轉身就跑。

宗尚宮並不理會往宮外狂逃的春明二哥,只盯著春明,「外人犯禁,那是外頭的事,我管不著,我只能管你,你二哥也罷,大哥也好,這我也不管,這銀子是你的月錢,還是你偷的,這事要查明容易得很,可這兒,這個地方,沒有旨意,沒有你們昭儀的吩咐,是你能來的地方嗎?這外人,沒有旨意,沒有你們昭儀的吩咐,是你能想見就能見的?

別的都不是我管的,只這兩樣,我管得著,這兩樣就足夠一頓板子打死了。」

宗尚宮長篇大論的教訓著春明,春明驚恐過後,漸漸鎮靜下來,聽著宗尚宮的話,聽到一頓板子打死,嚇的一個寒噤,哆嗦了一下,倒哆嗦明白了,立刻沖宗尚宮叫道:「是我沒說清楚,我是奉了我家昭儀的吩咐,昭儀吩咐我過來送包東西,是我家照儀吩咐我的,我不是擅自,是我家昭儀吩咐的,都是我家昭儀吩咐的。」

「我告訴你,話可不能亂說,你家照儀就在宮裡,可不是見不著,這話,可不是你說是你們昭儀的吩咐,那就是你們昭儀的吩咐,這可是要和你們家昭儀當面對質的,你想好了再說,要是說了謊話,可是罪加一等,要打足三十板子才得死呢!」

宗尚宮沉著臉,一字一句盯著春明道。

春明不停的點頭,「是我家昭儀的吩咐,請嬤嬤去問昭儀,請嬤嬤帶著一起去問昭儀,是我家昭儀的吩咐。」

她是她家昭儀從小伴大的丫頭,進了宮到現在,她家昭儀和她互相依靠,在這個隨時死人的深宮裡,她是她家昭儀唯一能信得過的人,也是她家昭儀最得力的幫手,這一句話的擔待,她家昭儀必定肯替,也能替她擔待下來的。

「那好。」宗尚宮看起來很有幾分掃興之意,「先帶她去見娘娘。你家昭儀再怎麼也是個有位份的,你非要這麼說,這對質的事,得先稟了娘娘,你放心,娘娘眼裡從來不容沙子,更不容欺主之奴,說不定,娘娘要親自問一問呢。」

春明心裡安定了不少,擰著她的兩個婆子,也鬆了手,只將她兩個手鬆松的背在背後,押著她往江皇后宮中過去。

也就是一會兒功夫,趙昭儀院里,趙昭儀驚恐的看著走在最前,直衝進來的江皇后,和江皇后身後,被兩個婆子擰的推的一路趔趄的春明,一陣驚恐猛衝上來。

她假裝懷胎的事,娘娘查出來了?娘娘這是拿她來了?她就知道……

趙昭儀驚恐而絕望的看著越走越近的江皇后。

娘娘的精明,娘娘的狠辣,她可是親眼看過不知道多少回的,她悔不該,她昏了頭,她失心瘋了……

「怎麼嚇成這樣了。」江皇后後背挺的筆直,往下睥睨著幾乎五體投地跪在地上的趙昭儀,心裡的鄙夷濃的無法掩飾,當然,她也沒打算掩飾。

「我……娘娘……」趙昭儀都要哆嗦起來了。

江皇后一聲輕笑,「別害怕,我來,不過是為了你這個丫頭,不是別的事,你先不用怕。」

趙昭儀心沒放下去,又提了起來,先不用怕……

「你這個丫頭,叫春明是吧,剛剛,拿了不少金銀財物,在天波門私會外面的男人,她說是奉了你的吩咐,是你讓她替你去私會男人,私相授受,替你把宮中的財物往外送,是這麼回事嗎?是你吩咐的?」

江皇后的話是問趙昭儀,目光卻斜斜的看著春明。

春明急切無比的看著趙昭儀,她說一個是字,她就能逃出生天。

「那男人是誰?為什麼要給他銀子?這是第幾回了?從宮裡偷了多少東西?你這院子里,看來得好好抄檢抄檢了。」江皇后的目光從春明身上,又落到趙昭儀身上。

趙昭儀跪在地上,幾乎縮成了一團。

她一個是字說出來,她就得解釋那個男人是誰,她為什麼給他送銀子,她們要是說是她的姦夫,她該怎麼辦?

她就只有死……慘死了。

她還要抄檢她的院子,她的屋子,她那些求子的符文小人兒……

「姑娘!」春明看著縮成一團就是不說話的趙昭儀,急了,她要是不替她承擔這一回,她就要被活活打死!

「是,還是不是?」江皇后緊接著春明那一聲慘叫,不緊不慢的問了句,轉頭吩咐宗尚宮,「讓人多挑一筐蠟燭進來,仔細給我搜……」

「不是,不是!我沒有,我沒讓她,我不知道!」趙昭儀嚇的尖聲叫道。

「姑娘!」春明不敢置信的看著趙昭儀,趙昭儀硬生生擰過頭,一眼不看春明。

「不是就好。堵上她的嘴,帶走,明兒你帶幾個人來讓昭儀再挑個好的使。」江皇后乾脆利落的轉身就走。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