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五百五零章 還願是個大任務

第五百五零章 還願是個大任務 (1/2)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10-16 14:36 | 本章字數:3768

宗尚宮帶春明下去不過兩刻來鍾,就回來稟報:「回娘娘,都問清楚了,趙氏確實沒懷胎,她月事一向不準,那個月拖了將近兩個月沒來,柳太醫請平安脈的時候,說象是孕脈,讓她小心些,等過上半個月,就能診得准了。

誰知道隔了兩天,她就來月事了,不過她瞞下月事,還是裝著懷了胎,到上個月娘娘脫身前,她自覺瞞不住了,就自導自演,鬧了出小產的鬧劇。」

「她這心是怎麼生出來的?趙氏是有點兒膽子,可那點小膽子,撐不出這麼大的事,這膽子是從哪兒生出來的?」江皇后冷著臉問道。

「說是柳太醫診出平安脈前幾天,花房一個婆子到她們院子里換應季花草,那婆子說是自七八歲上就跟著阿娘在宮裡侍候花草,是侍候過先鄭太后的,宮裡的掌故規矩,沒有她不知道的。

就跟春明和趙氏說了不少前朝和本朝宮裡那些真真假假的事兒,多數都是生了女兒怎麼樣,生了兒子怎麼樣。

還說,先前這後宮在先鄭太后手裡的時候,懷了胎再小產的,日子最好過,照規矩,一診出孕脈,最少也得晉到昭儀的位子上,到小產了,宮裡從上到下,要麼可憐你,要麼,就是暗暗高興,可沒人因為小產了難為你,犯不著,就算沒孩子,也撈了個昭儀的位子,還有一堆賞賜,划算得很。」

「可不是划算得很,對這兩個賤種來說,要不是假懷了這個胎,她這輩子都爬不到昭儀這個位置上。」江皇后聲音冷厲,「以利誘人心之惡,這是她最拿手的把戲。孕脈是怎麼回事?」

「春明說,那婆子還說了好些奇聞軼事,好多沒懷胎卻診出孕脈的事,說有好些藥草,吃了之後再診脈,那脈象就是孕脈,趙氏就和她一起請那婆子喝酒,把那婆子灌醉之後,套出了一個方子。」

江皇后失笑出聲,「這人怎麼能這麼蠢?這世上的蠢人怎麼能這麼多?好事兒全落到她頭上了是吧。蠢不可及。」

「花草上那個婆子?」宗尚宮看了眼江皇后,遲疑了句。

「這會兒還到哪兒去找?她要趁著我被關在這院子里……」江皇后的話沒說完,突然頓住,片刻,冷笑連連,「是她!姓姚的賤人不過是她手裡的一桿長槍,她先算計了我,給姓姚的賤人一個機會,再接著,大約還是要算計我!好手段,怪不得那老婆子敢伸腿走了,好心計!」

宗尚宮垂手屏氣,一動不敢動,憑著幾十年的經驗,這會兒的娘娘已經怒極了。

「你看看,人家這桿槍多鋒利,你看看魏氏那個蠢貨,我讓她看緊這宮裡,我手把手的教她,我把人手給她,就讓她看著別讓人動了手腳,你看看,憑空多出個大活人,她竟然一無所知!

你別覺得我冤枉了她,你去問問她,只怕她連什麼花草上的婆子都沒聽說過!這個蠢貨!」

江皇后只氣的胸口一陣陣的痛。

「柳春國這個蠢貨竟然也是她的人,這宮裡,太醫院,這裡里外外,還有多少她的人?還有誰?」江皇后象是質問宗尚宮,又象是在自言自語。

宗尚宮屏著氣,一聲不敢出。

「你說說,該怎麼處置。」

江皇后深吸了幾口氣,強行壓下堵在胸口的悶氣,點著宗尚宮問道。

「趙氏假孕,這是欺君之罪,這會兒鐵證如山……」宗尚宮小意的建議道。

「鐵證如山?哈!」江皇后一聲冷笑,「那個婆子呢?你能找得到?找到了也是一具死屍了。那葯必定是假的,柳春國要是咬定就是孕脈,你怎麼鐵證如山?那春明就是個屈打成招,一個兩個,就不能多動動心眼?」

「娘娘恕罪。」宗尚宮垂頭認錯。

「姓孫的賤人這胎,必定同出一轍。」江皇后端直坐著,目光沉沉,思量了片刻,冷聲吩咐道:「春明犯了宮規,交給慎刑司,堵上嘴打死。」

「是。」宗尚宮答應一聲,見江皇后就此沒有下文了,想走又有幾分遲疑。

江皇后斜著她,「那幾個賤人,先放著。」

「是。」宗尚宮舒了口氣,垂手退出。

看著宗尚宮出了門,江皇后慢慢往後靠到靠枕上,疲倦的閉上眼。

就算她能拿到那個婆子,就算她真做到了鐵證如山,那又能怎麼樣?

皇上能覺得承認他從前錯怪了她,從前那許許多多的惡行惡事,象今天這假孕一樣,都是別人潑到她頭上的?

太子呢?他能醒悟過來,魏氏……那個蠢貨就是死了,都不知道死在誰手裡!

她不在乎他們……

……………………

七月中,阮夫人孕脈清晰,洪大有力,甚至有些微微顯身,幾個大夫一致而且肯定的認為,這胎已經坐穩了,阮夫人自己也覺得胃口轉好,不再難受了,這個喜信兒,就往各家遞了出去。

李冬高興的簡直不知所以,天還沒亮這醒了,乾脆起來,叫了蘇葉進來,拿了冊子紙筆出來,兩人嘰嘰咕咕的討論先到哪一家再到哪一家。

這些年,因為阮夫人總也懷不上這事,李冬上心又上火,年年為了這個散出去的施捨比為自家祈福散出去的還多不少。

因為聽阮夫人說,陸將軍說是因為他殺人太多,才有妨子嗣,她就年年給孤鬼遊魂做超度法會,但凡進寺進廟進庵必定許願,還好蘇葉細心,找個冊子,把她許過的願一條條都記下來了,這會兒翻起來,多的有點兒讓人發愁。

阮十七躺在床上聽了一會兒,乾脆起來,洗漱了過來,探頭看著李冬手裡的冊子,和蘇葉正寫寫塗塗的那張紙,又看了看,沒看明白,「你們這是幹嘛?阮氏懷了胎,你們不打點打點衣服什麼的,列這些幹什麼?要寄名符?」

「不是,這都是我許了願,每家都要做十天的超度法會。」李冬拍著手裡的冊子。

阮十七眼睛都瞪大了,伸手從李冬手裡拿過冊子,飛快翻了一遍,唉喲一聲,「你瞧瞧你這,連東勝門外那棵老槐樹你也許願啦?」

「那是槐樹,宜子孫。」李冬臉上泛紅,一把搶過冊子,強辯了一句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