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五百六八章 閑聊

第五百六八章 閑聊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11-02 00:31 | 本章字數:2646

秦王自從江淮兩浙回到京城,雖說還是署理兵部,實際上兵部諸事,皇上隻字不提他,秦王每天雖說照常到兵部應卯,卻知趣的一事不管,處於實際上的賦閑狀態。

秦王和李夏成親當天,太后大行,剛過了春節,魏國大長公主走了,三皇子出了事,喪事一件接一件,整個秦王府都十分低調。

江皇后被圈禁後,秦王和李夏更是深居簡出,從不赴宴請近歡樂。

李家李老太爺和姚老夫人的周年祭祀,在婆台寺做fǎhuì前一天,午後,秦王和李夏一輛不起眼的平實大車,出了王府,往婆台山別莊去聽fǎhuì。

車子出城門走了一段,李夏掛起車簾,將車窗推開半扇,迎著冷冽的寒風,眯著眼睛,一臉享受的深吸了口氣。

「這一陣子悶壞了?」秦王將手伸出車窗外拭了拭,還好,不算太冷。

「那倒不至於。」李夏將另一扇車窗也推開了些,眺望著遠處的藍天寒山,「就是覺得,象現在這樣,咱們兩個這樣坐在車裡,和市井諸人一樣,輕輕鬆鬆出府,安安靜靜出城,安安生生看看這個,看看那個的時候,有一回就得珍惜一回,以後就沒有了。」

「不會,你說過咱們福大命大。」秦王伸手從後面圈在李夏腰間,聲音很重。

「福大命大也一樣啊。」李夏往後靠在秦王懷裡,嘆著氣,「你看看皇上,哪一回出城不是驚天動地的,回回出城前都得算帳,出一趟城得花多少銀子,多算幾回帳,哪還有出城的心情?」

秦王呆了片刻,下巴抵在李夏頭頂上,悶聲笑起來,笑了一會兒道:「咱們可以偷偷的溜出來,所謂微服。」

「微服也一樣驚天動地,說是微服,其實暗地不知道得動用多少人,微服一次,幾筐摺子都是少的,你肯定不會做這樣的事,唉。」李夏在秦王手上拍了拍,「你脾氣這麼好,那些臣子肯定不怕你,沒錯都得刺你幾句,真有了錯,那還得了?」

「只要你喜歡,我抗得住。」秦王低下頭,在李夏臉頰上碰了下。

「就是現在好。」李夏將手塞到秦王手裡。

「嗯,只要跟你在一起,什麼時候都好。」秦王握著李夏的手,將她往懷裡拉了拉。

「我也是。」李夏愉快的接了句,稍稍探頭出去,看到陸儀,招了招手笑道:「慢點兒走,今天天氣好。」

陸儀在馬上微微欠身笑應了,抬手示意車隊放慢速度。

「咱們商量商量晚上吃什麼。」李夏尾音上揚,顯的十分愉快。

「好,你想吃什麼?」秦王被她這尾聲上揚的心情也愉快往上,一邊笑,一邊問道。

「婆台山上的山雞很肥,讓人去捉幾隻,山上有竹林,冬筍最美味不過,咱們山莊里存了不少好酒,晚上把唐家賢和七姐兒叫過來喝酒吧,還有五哥六哥,還要八姐姐。」

李夏的話一路跳躍,秦王一邊點頭,一邊笑道:「那讓人把古六也叫過來,有他在好陪你六哥聯詩賦句什麼的。」

「對對對。」李夏拍手贊成,「要不然六哥一會兒讓你看看月,一會兒讓你聞聞梅花暗香,一會兒又這個詩那個詞的,得把咱們煩死。」

秦王笑著點頭,招手示意可喜吩咐道:「挑個人去請古家六少爺到別莊,賞月吧。」

可喜應了,忙退下挑人去請古六。

「正好,有件事要問問古六。」李夏想起那天晚上,古翰生乾脆之極的答應,以及隔天早朝上的勇往直前,正好問問古六,古家這個彎,是怎麼轉過來的,又轉的這樣急陡。

「古翰生的首先發難?」秦王極其敏感的問了句。

李夏嗯了一聲,「古家一直守中持正,好好兒的,突然轉了這麼大一個彎,肯定有原因,問問清楚最好。」

「大約跟你有關。」秦王微微低頭,聲音落低,「咱們定了親之後,古六到咱們家的趟數就多起來,之前,幾乎不來了,因為只是來的多幾趟少幾趟,挑明問出來反倒不好,我和拙言議過這事,拙言說鄭家,古家,嚴家,還有他們金家,立國前後,都是同氣連枝的親戚,甚至算得上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立國幾十年里,都極其親密,直到後來……」

秦王的話頓住,悠悠嘆了口氣,「利益和政見各有不同,才逐漸生份,這也難免。這幾家,各有秘不示人的家訓,象金家,他們家娶媳首選唐家女,嫁女首選古家郎。」

「這算什麼家訓?」李夏失笑。

「當初在杭城時,關銓對你五哥和你們家十分關照,這事你知道嗎?」秦王一邊笑,一邊接著道。

「知道,這也是家訓?」李夏眉毛都挑起來了。

秦王笑起來,抬手將李夏的眉毛撫下來,「還真是家訓。拙言到北邊督戰時,問起過關銓,關銓說,這是他家先祖的吩咐。」

秦王頓住,好象在想怎麼說,「前朝仁宗是幼子,當時有位嫡長兄,爭位敗了,就謀了反,身敗而死,留下一子一女,一子就是現在的北地名將世家周家,一女嫁進了關家,關銓說,這家訓,就是這位先祖留下的,交待子孫,若遇到下里鎮李家失意子弟,要儘力照看幫助,若是順遂得意,則不必理會。」

「北地周家是前朝皇族?」李夏驚訝極了。

「嗯,不過,現在周家大約沒有人知道他們是前朝皇族之後,和綏安王府同出一枝了。」秦王有幾分感慨,「關家那位祖宗也是,關銓並不知道他家這位祖奶奶是位前朝公主,也不知道為什麼要留下這樣幾句家訓。」

「那位公主很感激先李太后。」李夏聲音很輕。

「我也是這麼想,拙言納悶極了,怎麼也想不通遠在山西的關家,怎麼會有這麼個家訓。」秦王不知道想到什麼,笑容漸濃。

「你說的這些,北地周家和關家那位祖宗,金拙言不知道?你這是……太祖的筆記?」李夏一句話沒說完,就反應過來。

秦王點頭,「嗯,太祖這本筆記,一直在阿娘手裡,我沒來得及問怎麼會在阿娘手裡,阿娘走前,把這本筆記燒了。拙言知道有這本筆記,卻沒看過。」

「還是燒了好。」李夏沉默片刻,低低道。

「嗯,金家那位老夫人,和先李太后從小一起長大,交好了一輩子,又是她送先李太后走的,她知道的**內情,只怕比太祖多的太多,那位老夫人都埋在心裡帶走了,這是大慈悲,太祖……」

後面的話,秦王沒說下去。

「太祖留下這本筆記,是給太子看的吧?」李夏下意識的往秦王懷裡擠了擠,低低問了句。

「嗯,阿娘說是。」秦王明白李夏的意思,「我都記得,以後默出來,象周家和關家,可以剔除了,別的,你再看看,該湮沒的,就在你我手裡湮沒掉。」

「好。」李夏應了一聲,低低嘆了口氣。

先李太后當初常住長沙王府而不進宮,大約也是不喜歡太祖這份帝王心性吧。7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