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五百七零章 別人眼中

第五百七零章 別人眼中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11-02 18:58 | 本章字數:2527

「要不,你想辦法勸勸二嬸?」李文楠瞄著看向她的李文梅,笑著和李夏建議,

「要勸二伯娘,要麼讓她相信那方子是假的,讓她自己放手。」李夏看著李文梅說話,「可是,二伯娘再怎麼著,那份當娘的心是足足的,就算有萬萬一之望,她這個當娘的都不會放手,再說了,配這葯,到現在,一不損她的人,二不動她的銀子。」

頓了頓,李夏笑看著眾人,「不但沒動她的銀子,只怕還能賺點兒呢。」

「嘿!可不是,跑我這兒哭過兩趟了,撒潑打滾的要銀子,我頭一趟給了一百兩,第二趟也是一百兩,第二趟想給五十兩的,她坐著不走。」李文楠攤著手,一臉無奈。

「她跑到我們家,找我要了銀子,又再去老祖宗哭,真是……」不要臉三個字,李文梅沒好罵出來。

「就算明知道是假的,她也不會放手的啊。」李夏嘿笑了幾聲,「第二條么,就是強壓著她不許再配這葯,這倒是容易,可說不過去啊,人家給兒子治病,你憑什麼強壓著不讓配?這葯管不管用,誰知道呢。」

「唉!」李文楠長嘆了口氣,「可不是,阿娘也這麼說,前兒我跟阿娘說,二嬸又找我要銀子了,阿娘說我,一文不能給,不要怕她鬧,她要不到銀子,拿自己的銀子折騰,什麼時候折騰的心疼的,才能消停了。」

「真是煩死了,前兒還找我要了幾滴血,要就要了,還抱怨,說我這血有一半兒太下賤,可憐她家林哥兒沒個兄弟姐妹,配這個葯都這麼委屈,我真是……」李文梅攤著手,一臉無語到極點的模樣。

朱六奶奶高高挑著眉毛,」這話她怎麼說得出口?」

「我覺得二嬸越來越像老夫人了。」李文楠壓低聲音,「就是沒有老夫人的本事。」

「你們又不是沒法子強硬,銀子一文沒有,那血你就是不給,她能怎麼樣?找你家老夫人告狀?」李夏看著李文楠和李文梅道。

「這話是,真是怪不得別人,我是說我,阿賢也這麼說我,我是再一再二絕不再三。梅姐兒,你家老夫人好象不怎麼待見二嬸?」

「豈只是不待見。」李文梅雙手輕拍,「我們老祖宗好幾回都要打她,好在大伯娘給攔住了。」

「你那大伯娘也是好脾氣。」李文楠笑起來。

李夏想著苗老夫人,「你家那位老夫人,過八十了吧?」

「八十一了,看著一點兒也不象是吧,身體好得很,還天天練刀法呢。眼不花耳不聾,就是話多,從當年逃難說起,一口氣說到今年的柿餅子不如去年,至少一個時辰,不帶停的。」李文梅一臉餘悸。

李文楠哈哈哈笑的拍起了桌子,「這個我知道,我聽太外婆說過,那一回,我跟太外婆在馬行街看東西,翡翠衝進來說苗老夫人來了,太外婆嚇的拉著我就跑。」

朱六奶奶也笑的停不下來,「老夫人常來家裡找阿娘說話,老夫人底氣足的不得了,說話聲隔半個院子都聽的清清楚楚,一邊說還得一邊提醒你;朱家妮子你別走神!朱家妮子你聽我說話沒有!我是一次就怕了。」

「三嬸脾氣真好,老祖宗可喜歡三嬸了,現在一誇誰,都是說:有點兒梅姐兒她三嬸的品格兒。」李文梅學著苗老夫人的語氣。

「我也最喜歡三嬸!」李文楠拍著手笑。

「那是因為你說什麼,阿娘就信什麼吧。」李夏斜著李文楠。

李文梅噗一聲笑噴了,「真真是,玉姐兒也說最喜歡三太婆。」

「玉姐兒也是個淘的。」朱六奶奶不知道想到什麼,笑個不停。

裡間笑個不停,外間也不時爆發出一陣大笑,李文山的聲音從外面傳進來,「……我看出來了,她帶個孩子,我沒忍心,誰沒個難的時候,我真看出來了,你看看你們……」

李夏看向端硯,端硯忙上前半步,忍著笑道:「說五爺被人偷了荷包玉佩的事,一個女偷兒,抱了個孩子。」

李夏抿著嘴,一臉笑意。

「五哥肯定看出來了,他就是心軟。」李文楠替李文山發聲。

「這樣的心軟是縱容,對那孩子更不好。」李夏不客氣的接了句。

「你就不誇一句好?」李文楠瞥著李夏,「怪不得言哥兒那麼怕你。」

「這是哪跟哪?」李夏失笑。

「九姐兒從嫁了人,是看著不大好親近了。」李文梅帶著幾分小心,陪笑說了句。

李夏一個怔神。

從嫁了人……她嫁人頭一天,太后就走了,滿床的血……

「言哥兒太淘氣了,姐姐那脾氣,你們都知道,」李夏下意識的避開了李文梅的話,象是解釋,又象是岔話,「言哥兒兩三歲上,就能把姐姐哄的團團轉,他那個爹,」

李夏掃了眼外面,「自己一路混帳長大的,根本不知道什麼叫混帳,言哥兒做什麼,他都覺得沒什麼,我再不管教點兒,難道讓他長成第二個他爹?姐姐可沒阮家老夫人那份心性。」

「我瞧著六姐夫挺好的,真沒看出他哪兒……」朱六奶奶一臉好奇,最後一個混帳,沒好意思說出來。

「那是他不敢。」李文楠想著頭一回見她那個六姐夫的情形,咯的笑出了聲,「我和阿夏頭一回見他,就跟他打起來了。」

「呃。」朱六奶奶呃了一聲,「不是說是誤會了?」

「後來他娶了六姐姐么,就誤會了,不過他在阿夏手裡,從來沒能佔到便宜過,他比言哥兒還怕阿夏呢。」李文楠一臉八卦。

「呃!」朱六奶奶更驚奇了,這一聲呃的又響又脆。

「誰說我怕她了!」外間傳進來阮十七的忿忿抗議,「我是看在冬姐兒的面子上,我一個大男人,我跟她計較什麼!我十七長這麼大,我怕過誰!」

「十七,大男人不能胡說八道信口開河,」古六不幹了,「上個月我去找你喝酒,你說沒空,說有個魔頭要查你的卷宗,你得親眼過一遍,我當時納悶啊,滿京城,哪兒有這麼個的魔頭?我就在你們衙門對面守著,沒看到魔頭,就看到湖穎往你那裡送了趟東西,我一琢磨……」

「喝酒喝酒!」李文山突然揚聲壓住了古六的話。

「對對對,喝酒喝酒,這麼好的酒!」李文嵐立刻跟上。

金拙言哈哈大笑,拍的桌子啪啪響。

「給十七換杯子!把那隻酒海拿過來。」是秦王錯著牙的聲音。

「我來我來,我給十七斟酒!」唐家賢笑的聲音都變調了。

「真是活該。」陸儀又氣又笑。

李文楠瞪著斜著外面錯牙的李夏,噗一聲,笑的前仰後合。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