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五百七二章 有去有來

第五百七二章 有去有來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11-03 12:32 | 本章字數:2439

李夏和秦王聽了一會兒經,到後面靜室和嚴夫人、徐夫人等人說了一會兒話,在寺里吃了頓素齋,就出來婆台寺,下山回城。

兩人並肩,低聲說著話,剛轉上下山的路,迎面看到江延世和莫濤江說著話,往山上上來。

四個人都頓住步,莫濤江先長揖到底見禮,江延世緊跟著,也長揖下去。

秦王含笑致意,李夏微微欠身。

江延世和莫濤江避到青石山路外,垂頭垂眼,看著青衫藍裙從眼前過去,江延世抬頭看向李夏和秦王的背影。

莫濤江忙推了江延世一把,江延世別開頭,沿著積滿落葉的青石徑外,往上走了十來步,等諸護衛隨從過盡,才和莫濤江回到石徑上。

「公子。」莫濤江看著江延世,一聲壓的極低的公子里,充滿了勸誡和警告。

「你想多了。」江延世輕輕跺了跺腳,昂然拾級而上。

「他們這會兒上山,所為何事?」李夏越過江延世和莫濤江,下了幾十個台階,和秦王低聲笑道。

「婆台寺,這份心難得。」秦王輕輕哼了一聲,讓這難得兩個字,添上了一抹說不清的意味。

「大約是莫濤江的意思,莫濤江這個人,難得的方正。可惜識人不明,前有明振邦,現在又是這位江公子,都有點兒配不上他這份方正。」李夏明白秦王這個難得的意思,想著莫濤江,有幾分遺憾。

「打算招攬他?」秦王敏銳的感覺到李夏余意中的遺憾,看著她笑問道。

「沒有,就是覺得有點兒可惜。這天底下可惜了的人,實在太多了。」李夏頓了頓,抿嘴笑道:「招攬英才,拾取遺珠,這是你的事,我就是隨口可惜可惜而已。」

「識人不明,最易出大事,不必太可惜。」秦王笑道。

李夏嗯了一聲,心裡卻在想著另一種可能,老太爺和老夫人剛走時,過府祭奠是應有之義,可今天這個周年祭奠fǎhuì,特持從城裡趕到這婆台寺,這份殷勤,可就有點過了……

江延世和莫濤江進了婆台寺,上了香,江延世和李學璋、李文彬和李文櫟說著些沒什麼意義的閑話,莫濤江恰好站到了李文山身邊,和他說起了閑話。

「……剛剛上山的路上,碰到了王爺和王妃。」莫濤江兩句寒暄之後,就往正題上轉。

「王妃和王爺昨兒就過來了,聽了一上午經,實在不能再多耽誤。」李文山客氣答話。

「王妃這份孝心難得。」莫濤江接話誇獎,「王爺更是宅心仁厚,太子每每提起,都是讚不絕口。」

「太子仁慈睿智。」李文山含糊的贊了句。

「定陶王爺身邊的朱長史,是王爺的舉薦?朱長史就任以來,但凡打過交道的,都是讚不絕口,定陶王爺也極是滿意。」莫濤江轉了話題。

李文山陪笑應是,確實是他的舉薦。

「公子和我正在替太子物色一位擅長詩詞文章的隨侍,這滿京城,要論詩詞文章,就得數令弟了,五爺的意思呢?」莫濤江笑容溫暖親近,帶著幾分期待看著李文山。

「這是先生抬愛,只是,這事我作不得主,得問了王妃才行。」李文山微微欠身,神情坦誠,「先生大約聽說過,我這個弟弟從小就跟王妃一起讀書,他雖說是兄長,可大事小事,反倒是王妃這個妹妹替他作主拿主意,他的事,都得王妃點了頭才行。」

「那五爺呢?」莫濤江立刻追問了句。

李文山有幾分尷尬的笑了笑,「不瞞先生說,我也差不多,從小兒習慣了。」

莫濤江笑容依舊,乾巴巴喔了一聲,不再說話。

江延世和李學璋等人又說了一會兒話,和莫濤江一起告辭出來,下山回去。

李家諸兄弟將兩人送到直通山下的石徑處,才轉身往回走。李文山給李文嵐使了個眼色,李文嵐放慢腳步,和李文山一起,落在了後面。

「剛才莫先生說想讓你到太子身邊侍候,我沒答應。」李文山看著已經走遠的李文彬等人,和李文嵐低低道。

「怎麼突然生出這樣的主意?」李文嵐納悶道。

「大概是想看看能不能把咱們往太子那邊拉一拉,象大伯他們那樣。」李文山聲音壓的更低。

「挺怪的。」李文嵐沉默片刻,皺眉道。

「看看有沒有縫隙吧。我和他說,咱們的事,都得和阿夏商量,得阿夏點了頭。」李文山頓住,不知道想到什麼,悶悶嘆了口氣。

」阿夏……「李文嵐下意識的左右看了看,」上回阿夏說讓我到定陶王府上做長史,我當時覺得,阿夏和王爺總算選定人了,可後來,你薦了朱大,阿夏一口就答應了,我就又有些拿不準了,五哥,你說,阿夏和王爺到底什麼意思?難道真要……等一個極小的?」

「我也不知道。」李文山答的極快,因為太快,倒讓李文嵐滿眼狐疑。

「我真不知道。」迎著李文嵐狐疑的目光,李文山強調了句,「阿夏不說,肯定是因為不說比說了好,不管他們選誰,咱們看的都是阿夏,別管那麼多。」

「嗯。就是覺得心裡沒底,我瞧皇上那後宮,要想出來個極小的,挺不容易的。」李文嵐應了一句,仰頭看著枯乾的樹枝,頓住步,出了一會兒神,才緊走幾步,追上李文山。

李文山背著手,顯的心事忡忡,阿夏選中了誰,他有點兒想到了。

自從阿夏那一回說過不許再提從前,更不許再問她從前如何之後,他就沒再提過,更沒再問過。

可從前,難道也是這樣?

只怕不是,十有**不是,阿夏現在艱難的很,他能感覺出來,要是跟從前一樣,肯定不會這麼艱難,就象在杭城時,那時候他和阿夏都弱小無力,可阿夏身上,卻一點兒艱難的感覺也沒有,那是一種先機在握,智珠在握的感覺……

阿夏的艱難,是因為她做的是逆天的事吧……

李文山一念至此,整個人都呆住了。

這逆天的事,阿夏是頭一回做嗎?

不是!從在橫山縣,讓阿爹不再錯斷官司,到嵐哥兒,到冬姐兒,也許,還有自己,這些都是逆天……

「五哥?五哥!」李文嵐奇怪的看著兩眼呆直的李文山,連叫了幾聲,見他充耳不聞,伸手推了把。

「我沒事。」李文山往前踉蹌了兩步,伸手扶住棵樹,眼淚突然奪眶而出。

1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