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五百七六章 蛛絲

第五百七六章 蛛絲 (1/2)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11-07 04:26 | 本章字數:4463

十五剛過去,燈還沒收完,孫昭儀就小產了,就隔了一天,另一個懷了胎的侍御也小產了。

孫昭儀哭死過去好幾回,蘇貴妃過去看了兩三趟,最後一趟回來,徑直去了姚賢妃宮裡。

姚賢妃一直病著,過年出來支撐了幾天,十五前兩天,就又累倒了。

姚賢妃一身半舊家常衣裙,迎進一臉惱怒煩惱的蘇貴妃,親手捧了杯茶給蘇貴妃,有些緩慢的坐到蘇貴妃旁邊,看著她的臉色,眉頭也蹙了起來,「我聽說了,又是一前一後,太醫怎麼說?」

「說不上來怎麼回事。」蘇貴妃看起來是真煩惱,「你說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一回兩回,這都三回四回了。」

蘇貴妃話剛出口,立刻覺得不妥,那一回兩回可是查明了是江娘娘動的手,可不能跟這三回四回扯一起。

「我是說,難不成那牆竟關不住她?」

這話也不對,如今是她主理後宮,那牆關不住,豈不就是說她沒本事打理好這後宮?

「這話,」姚賢妃看起來十分猶豫,「跟別人,無論如何是不能說的,不過跟姐姐倒是能說一說。」

「你快說。」蘇貴妃急忙示意姚賢妃。

「我就是想起我年青的時候,姐姐也知道,那時候我什麼都好,可就是懷不上,想了多少法子,吃了不知道多少葯,後來,有一回跟著太后娘娘在大相國寺做法事,正巧大相國寺後院那位高僧出關,太后娘娘就讓他給我起了一卦,唉。」

姚賢妃低低嘆了口氣。

「怎麼說?」蘇貴妃見姚賢妃嘆起了氣,忙催促道。

「說是我傷了陰德,斷了此生的子嗣,我的事,姐姐也知道。」姚賢妃最後一句話說的含糊,蘇貴妃卻明白極了,她親手弒父,這真是大罪。

「姐姐,鬼神之事,我一向極敬重的,這好好兒的,一個小產,接著是另一個,是不是得多想想?」姚賢妃看著蘇貴妃,話說的謹慎而含糊,可那意思卻明白之極。

「你說的對。」蘇貴妃緊擰著眉,片刻,點頭贊同,「宮裡禁巫祝詛咒,可這樣的事,什麼時候能禁絕過?你說的對,這事得好好查查。」

「偏偏我病著。」姚賢妃一陣壓抑不住的咳嗽,「什麼事都壓在姐姐頭上。」

「你別多想,好好養好身子是正事。」蘇貴妃一邊安慰姚賢妃,一邊站起來告辭,她得趕緊讓人去查這鬼神巫祝之事。

……………………

收了燈就是開衙的日子,四皇子領著打理皇莊的差使,開衙頭一天,皇莊里有個管事,就找到了四皇子,說是他奉命照料的一位老供奉病重,自己說自己活不了幾天了,鬧死鬧活,非要見皇上一面,還說皇上一定會見她的。

四皇子沒聽完就訓斥了回去,可管事苦著張臉,拿了個巴掌大小的老舊匣子出來,「四爺,這是趙老供奉拿出來的,說是皇上留給她的信物,說是把這個拿給皇上,皇上必定見她的。

還有,當初全老爺在的時候,很敬重趙老供奉,最多隔上一兩個月,必定要去看望一趟,年年春節,還要去給趙老供奉拜年,小的那時候問過一回,全老爺說趙老供奉身份貴重,讓小的一定要恭敬用心,小的這才走這一趟。」

四皇子聽管事這麼說,猶豫了。

全具有深得先皇信任,就是皇上,治罪之前,也對全具有信任有加,全具有替先皇和皇上辦過許許多多隱秘之事,這個是大家心知肚明不能說的事,他敬重看重的人,身份必定不簡單,這位趙老供奉的話,只怕是真的……

「你在這兒等著,我先去請了太子示下。」四皇子猶豫了一會兒,拿過匣子,吩咐了管事一句,出來要了車,徑直往東華門去見太子。

太子還沒下朝回來,江延世迎進了四皇子。

四皇子不易覺得的猶豫了下,將匣子送到江延世面前,太子吩咐過,皇莊的事,但凡他拿不定主意的,就去找江延世,這匣子和趙老供奉毫無疑問也是皇莊的事,最好先和江延世說說。

江延世聽四皇子轉述完,眉梢微挑,轉著手裡的匣子看了一圈,輕笑了一聲。

這是誰的手筆?

十有**是蘇燁,皇莊在他手裡打理了那麼些年,要是沒留下一堆的人和事,那就是笑話兒了,可這位趙老供奉,這匣子,他挑出來這個,想幹什麼?要打哪個?

「這位趙老供奉的病情,讓人去查過沒有?」江延世看著四皇子問道。

四皇子搖頭,「得了信兒我就過來了。」頓了頓,四皇子又解釋了一句,「這位趙老供奉之前也沒人說起,我也是剛知道。」

「嗯,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跟管事說這匣子已經往宮裡遞進去了,讓他回去跟趙老供奉說一聲,且耐心等一等。」

江延世也不指著四皇子能知道什麼,轉身將匣子放到長案,不客氣的吩咐道。

四皇子應了一聲,一句話不多問,和江延世拱手回去了。

看著四皇子出了門,江延世拿起匣子,轉來轉去看了幾圈,匣子就是個普通的匣子,有暗銷鎖著,卻沒有鎖,也沒什麼機關,輕輕一按就開了。

江延世看著匣子里的一塊小小的木牌。那是宮裡的內侍和使女用來表明身份的名牌,這牌看起來很有些年頭了。

江延世拿起牌子,牌子上的字筆畫細緻,細瘦漂亮,江延世的目光落在趙紅妝三個字下面的紫辰宮上,紫辰宮這名字早就沒有了,可他知道,那個地方叫紫辰宮的時候,是那位早死的金貴妃的住處。

江延世眼睛一點點眯起,片刻,嘴角往上挑出絲絲笑意,笑意漸濃。

等到太子回來,江延世將那個匣子遞到太子面前,先簡單幾句說了那位趙老供奉,接著笑道:「殿下看看這個,紫辰宮的尚宮趙紅妝,這必定是蘇燁的手筆,他把這位趙紅妝送進宮,送到皇上面前,這是要拿皇上生母這件事做文章了,蘇家大約覺得勝券在握,要著手布下一步棋了。」

「這全具有,可真是狡兔三窟,家裡藏了那樣的東西,又藏了這位趙紅妝在皇莊里,別的地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