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五百七七章 不孝啊

第五百七七章 不孝啊 (1/2)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11-08 01:18 | 本章字數:4863

關於皇莊里的那位老供奉,江延世一名多話沒有,一來他知道根底,就不宜多講,二來,有那塊名牌,用不著多講。

果然,皇上翻來覆去看著那塊名牌,臉色陰沉。

關於那位讓先皇念了一輩子的金貴妃,他早就隱隱約約覺得應該有點什麼事兒,不過,出於本能,他並不想知道這位金貴妃的事。

現在這事找上門了。

這位趙紅妝想面見他,一個病的快死的下人,他是不會見的,不過,她的話,他想聽一聽。

讓誰走一趟呢?

皇上看向江延世,江延世忙迎著皇上的目光欠身,「聽管事說,這位趙老供奉病倒沒多久,年裡年外的時候,蘇燁過去探望過兩趟,管事說,從前蘇燁打理皇莊的時候,經常去看望趙老供奉。」

江延世不動聲色的將蘇燁扯了進來。

皇上嗯了一聲,剛要吩咐讓蘇燁走一趟,話卻嘴邊又改了,「讓老二去一趟,問問她有什麼事。」

內侍答應了出去傳口諭,江延世暗暗舒了口氣,嗯,讓二皇子走這一趟,倒比蘇燁更合適,皇上,英明。

那位老供奉所在的皇莊,離京城不算太近,二皇子一早上啟程,直到天黑透了,才回到宮裡繳旨。

二皇子請求屏退所有人,和皇上稟報了也就大半刻鐘。二皇子退出,皇上的心情,明顯極其不好。

後宮,蘇貴妃還在以查看清理修繕為由,搜檢各處,想找到些巫咒的痕迹,可能查的地方查了個遍,一無所獲。

倒是姚賢妃提醒了她,這宮裡這麼大,巫咒之物多數極小不顯眼,隨便塞在哪裡,或是埋在哪棵樹下花下,牆根牆角,她們都是凡夫俗子,肉眼凡胎,怎麼可能找得到。

蘇貴妃被姚賢妃一句肉眼凡胎提醒了,要找出這巫咒的邪氣鬼氣,得才法力高明的法師才行。

蘇貴妃仔仔細細想了半天,理好思路,想好了怎麼說,請見了皇上,先是極其痛心表達了對兩位美人小產的痛惜,以及自己照顧不周的痛苦自責,再接著說了自己是如何的想查出原因解決問題,以及查檢的事,最後,含糊的提了句,是不是該請人打掃打掃宮裡,祈福送晦。

皇上明白她的意思,宮中禁巫祝,可鬼神之事,怎麼可能禁得了呢。

皇上垂著眼皮,似是而非的嗯了一聲,蘇貴妃知道他這是默許了,忙又閑話了兩句,垂手告退。

當天就讓人去大相國寺請方丈和緊挨著大相國寺的那間小小庵堂里的方師太。

這位方師太知道的人極少,知道她的人,卻都知道她是個極有修為,手段高深的,除了精於這些,這位方師太還是位茶道中人,極精於茶。

第二天一早,方丈和方師太就進了宮,由蘇貴妃和十幾個心腹宮人內侍陪著,從一大早直到臨近傍晚,將宮裡各處都走了一遍,祈了一遍福,方師太避過所有人,只和蘇貴妃低低說了一會兒話,留下臉色發青的蘇貴妃,和方丈一起出宮回去了。

蘇貴妃一個人呆站了好一會兒,才慢慢往回走。

方師太說,宮裡沒有巫咒之類的禍害,皇宮這樣的地方,從最初選地方,到建造,這中間不知道有多少高人參與其中,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被巫咒侵害的地方,但宮中這連著四起小產的原因,她看到了一些,不過是一個孝字。

一個孝字!

能以一個孝字左右這宮中是吉是禍的,只有皇上,傷了子嗣的是皇上,那不孝之人,只能是皇上。

蘇貴妃先是一陣接一陣的懊惱,她當初就不該請方師太進宮,現在怎麼辦?

去跟皇上說他連著傷了子嗣,是因為他的不孝?

皇上對金太后,確實不怎麼孝,金太后是個剛強性子,她就知道她肯定介意皇上的不孝,果然……

唉!

蘇貴妃頭痛無比,請人進宮祈福,她是稟過皇上,得過皇上默許的,如今看過了,有了說法,她不能不稟報皇上。

可是,這話怎麼說?

這話說出來,豈不是成了她當面指責皇上的不孝?

要是皇上疑心她和方師太串通好了呢?換了自己,肯定會這麼想,畢竟,父母對子女最能包容,皇上對太后也不能算太不孝,可太后那性子……

蘇貴妃無比糾結難為,卻不敢耽誤,雖說皇上是默許不是明許,不過這只是說明出了事她得擔全責,可不是讓她不照口諭立刻稟報的,沒回口諭繳旨之前,她哪兒都不能去……

蘇貴妃心亂如麻的進了勤政殿,提著顆心,期期艾艾說出了方師太那句話,她沒敢直說,含含糊糊說了句,師太的意思,跟孝字有關。

皇上立刻沉下臉,蘇貴妃一邊說一邊悄悄瞄著皇上的臉色,見他臉色極其陰沉,正想著怎麼迴轉,卻看到皇上的目光越過她,不知道看向哪裡,竟是出了神。

蘇貴妃不敢說話了,不時瞄著皇上,好半天,皇上回過神,沖她擺了擺手,「辛苦了一天,你也累了,回去好好歇歇吧。」

蘇貴妃暗暗鬆了口氣,卻又十分莫名其妙,看皇上這意思,竟然沒有惱怒,倒是顯的十分傷感,難道,他現在體會到子欲孝而親不到的痛楚了?

不管怎麼樣,她沒被遷怒,沒犯忌諱,就阿彌陀佛。

唉,以後這樣的事,她還是不能太認真了,就算要怎麼樣,最好等姚氏好了,讓她出頭去做,自己在後面,就有了迴旋的餘地……

皇上這一夜睡的很不踏實,早朝上氣色不好,心情更不好,端坐受了群臣的禮,就示意內侍宣布,有事遞摺子進來,就這樣了。

內侍的聲音還沒落,皇上就站起來,一邊往台階下走,一邊吩咐金相,「金卿過來。」

這句吩咐就意味著,今天早朝之事的議事,也要暫停了。

金相神情如常,心裡卻十分詫異,出什麼事了?他怎麼一點兒也不知道?

魏相垂著眼皮,微微躬身恭送皇上退朝。

他心裡是有底的,皇莊的事,以及那樁密事,昨天江延世已經過府和他說過了,看樣子,皇上被這樁密事鬧的心情相當不好。

蘇相也明了事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