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六百零六章 哪有小事

第六百零六章 哪有小事 (1/2)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12-02 03:22 | 本章字數:4662

羅仲生和喬夫人從東耳屋出來,喬夫人眼淚就掉下來了,羅仲生輕輕推著她,回到正屋,喬夫人看著羅仲生,哽咽道:「她提都沒提養在老宅的那個青梅,她這是……她一向愛使小性子,這一回,她根本沒往心裡去,她這是……」

「唉,我知道,她惱的是陳省沒有真心待她,唉,我已經想到了,只怕是勸不回來了,婉姐兒這是對陳省和陳家死了心,才連這些事也不在乎了。唉,這也是比著的,你看看李家那幾個女婿,婉姐兒跟她們常來常往的,也難怪婉姐兒……你別哭,這事不怪你。」

羅仲生唉聲連連,見一句話說的喬夫人眼淚掉成了串,急忙安慰。

「怎麼不怪我?當初嚴夫人開始給楠姐兒,還有梅姐兒挑人家的時候,就跟我說過,挑女婿比娶媳婦還難,得趁早,我那時候想著,等老爺這尚書坐穩了,還存了等她大哥中個進士的心,覺得那樣的話,這地步就不一樣了……怎麼不怪我?不怪我怪誰?」喬夫人想著李家那些女婿,越想越難過。

「當時不是因為選秀么,要怪也得怪我,怎麼能怪你?你想想唐家那孩子,咱們婉姐兒這性子,跟唐家姐兒差不多,婉姐兒,好歹……」後面的話,羅仲生沒忍說出來,他家婉姐兒好歹還活著,唐家姐兒,只怕骨頭都已經化了。

「你先別急,現在不是後悔的時候,再後悔也沒用了。這件事兒,既然連到了婆台山那些大事上,就不能急了,千萬急不得。

好多事,特別是阮十七往陳家這一趟,我得找人好好打聽打聽,一定得先打聽清楚了,唉,咱們知道的太晚了,沒想到那個胡氏竟然攪在中間,你先放寬心,阮十七能先把婉姐兒送回來,至少咱們家沒什麼大事,婉姐兒沒什麼大事,你先別急。」

其實羅仲生自己心裡也很亂,不過他還能穩住。象他剛才說的,阮十七能先把婉姐兒送回來,從這上頭看,羅家至少不會牽連進去,而大難臨頭,有了這個大前提,他亂也是小亂,穩還是穩得住的。

羅仲生胡亂吃了半碗飯,就往衙門回去。

進了衙門裡他那處小小的院子,羅仲生徑直進了西廂房。

西廂房如今是朱參贊幫辦部務的地方。

自從進了京城,確切的說,自從李夏定親秦王府,郭勝在秦王府一天比一天重要,朱參贊也就越來越受重用,這些年,一直穩穩坐著羅仲生身邊參贊中的頭把交椅。

朱參贊是個極其淡定低調的人,如今這份重用之下,他和在杭城時,也沒什麼兩樣,照樣常年一身半舊衣服,帶著從內而外的謙恭和氣,走到哪兒,都是那幅好脾氣的老私塾先生模樣。

見羅仲生進來,朱參贊忙站起來,先讓羅仲生坐下,從紅泥爐上提了水,給羅仲生沏了杯茶。

「我家婉姐兒鬧的出了娘家這出事,你聽說了吧?」羅仲生開門見山。

「聽說了,剛剛陳家有人找到這裡,聽說您不在,就走了,沒說什麼。」朱參贊緩聲答道。

「你看看這位二郎,怎麼能傻成這樣?他找我有什麼用?事兒都這樣了,他們家那位夫人,現在還有他們家,對不起誰,得罪了誰,難道還不明白?找到我這裡有什麼用?他和他父親,甚至他家那位老夫人,還不趕緊到阮家和陸家跪著陪禮求饒過去,人家李家都到陸府陪禮去了,那還是正正經經的親戚呢。他找我有什麼用?」

羅仲生氣兒不打一處來。

朱參讚歎了口氣,沒答話。

陳家是羅家親家,兩親家之間的事,這是羅家家務事兒,家務事兒他一向不說話,更不沾手。

「還有更氣人的呢……」羅仲生拍了幾下桌子,他真是氣壞了。

朱參贊凝神聽羅仲生說了丁澤安如何告訴了陳省那天夜裡的詳情,丁澤安如何以為,不光是以為,只怕還交待過陳省,得把這事告訴自己,可陳省卻把這些話全數瞞下的這般那般,直聽的眉毛都掀起來了,「丁澤安說的是胡夫人助著匪徒搜找阮家和陸家女眷?」

「丁澤安是不是原話如此,不敢說,可至少丁澤安那個媳婦兒,是這麼說的,這句話極要緊,夫人問的清清楚楚,我也問的清清楚楚。」羅仲生又捶了幾下桌子。

「這話!這是要抄家滅族的!陳二郎這是想讓陳家破家滅族嗎?」朱參贊簡直不敢相信,攤著手,簡直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婆台山那一場血案,說是匪徒,背後到底是誰和誰,京城明眼人都是心知肚明的,這是天下最大的一場爭鬥。

這句胡夫人助匪徒搜找阮家和陸家女眷,一旦說出去,但凡聽到的人,頭一個想到的,就是胡夫人是事先伏進李家的暗手,陳家已經站了隊,還奮不顧身沖在前面,甚至羅尚書,只怕也要被人家以為站了隊,以為他也衝鋒在前……

丁澤安和阮十七既然說出這事,鬧出這事兒了,絕不可能是兩人的胡作亂為,這只是……

朱參贊輕輕打了個寒噤,照現在那位王爺驟然大變的強硬作派,不把陳家抄了家滅了族,怎麼肯善罷干休?也許還有羅家……

「東翁,這是大事。」朱參贊心裡連轉了七八個圈,越想越害怕,後背一層冷汗,臉都白了。

「我也是,剛剛聽到時,我跟你一樣,嚇的後背一層冷汗,後來……」羅仲生湊過去,將阮十七衝進陳家的所作所為說了一遍,「……你看看,這擺明了是先把婉姐兒摘出來,老朱啊,你不知道,聽說婉姐兒是這麼回來的,我這心,一下子就落回肚子里了。」

朱參贊也輕輕吁了口氣,抬手在額頭上抹了把,「我也是,這心落回去了。東翁跟李家交好了大半輩子,和王爺,還有那位王妃和她那兩個哥哥,又有在杭州城那幾年的交情,王爺是個重情念舊的人,王妃也是。」

「你那個外甥,也念舊得很。」羅仲生補了一句。

朱參贊低低嘆了口氣,「我有一年多沒見過他了,一面沒見過。我跟東翁說過,阿勝剛到京城時,就跟我說過,治平年間,能不見就不見吧,等以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