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六百一五章 雞同鴨講

第六百一五章 雞同鴨講 (1/2)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12-07 10:09 | 本章字數:4928

工部離京府衙門不遠,陳省很快就到了工部門口,離工部還有幾十丈,陳省就下了馬,遠遠看著工部大門,躊躇起來。

太婆讓他求一求羅尚書,可這怎麼求?他們陳家有了難,羅家不但不伸援手,還趁火打劫斷了親,就算他舍下臉面,這樣的羅家,這樣的羅尚書,會指點他么?

陳省呆站了好半天,想了好半天,這樣的羅家,就算他舍下臉面,什麼都舍下,只怕他們也不會指點他,羅陳兩家都斷了親了,這羅家只怕正要看他們陳家的笑話兒呢,要是陳家沒什麼事,他們羅家豈不是成了笑話兒?

可太婆那些話……

想想太婆的神情和那些話,陳省輕輕打了個寒噤,太婆那樣說,必定不是危言聳聽。

那該怎麼辦?

陳省擰著的眉突然舒開,對了,他去問問那位朱參贊。

朱參贊極得羅尚書倚重,他不只一次聽羅尚書說過,朱參贊眼光見識都極好,有他幫他協理部務,他不知道省了多少心……

朱參贊為人極好,回回見了他,都極其客氣恭敬,他肯定能指點指點他,他的見識至少不比羅尚書差……

陳省打定主意,深吸了口氣,示意小廝牽馬等著,自己大步往工部大門過去。

剛上了工部大門台階,兩個門房就急急迎出來,堆著一臉假笑,「這位爺,此處是工部,您找誰?」

陳省愕然看著兩個門房,他們居然問他找誰,還這位爺?

「唉喲,您瞧我這眼拙的。」迎著陳省那一臉的愕然,門房臉上的假笑成了乾笑,「是陳二爺,陳二爺有什麼事兒嗎?」

陳省輕輕吸了口氣,是了,他現在不是羅家姑爺了,他們自然要狗眼看人低了。

「我來找朱先生。」陳省壓下那一腔的忿然,他有要緊的事,再說,犯不著跟小人一般見識。

「那請陳二爺站那邊稍候一會兒,小的這就去給您傳個話。」門房指著工部門口栓馬樁一帶,那裡正站著七八個人,等通傳回話。

陳省臉都青了,用力抿著嘴唇,強壓下那股子摻雜著無數屈辱的忿然之氣,轉身往小廝牽著馬等他的地方過去。

「喂,陳二爺,您這是走了?那還要不要替您通傳?」門房在陳省身後喊了句。

這一聲陳二爺喊出來,栓馬樁那一片正三三兩兩說著話等著的人齊齊轉頭看向陳省,這就是剛剛被羅家遞狀子判了和離的那位陳家二爺陳省?

連衙門口不遠那幾間小茶坊和小分茶鋪子里,也有不少好奇的臉伸出來,探頭探腦的看向陳省。

「煩你通傳一聲。」陳省壓下滿腔的羞憤惱怒,勉強答了句。

他今天必須見到朱參贊。

陳省剛到工部大門口,就有人飛快進去稟報給羅仲生了。

等到門房進來通傳,說陳家二爺想見朱先生,羅仲生說不上來什麼表情的搖了搖頭,站起來進了廂房。

朱參贊放下手裡的筆,忙站起來。

「陳省在大門口呢,說要見你。」羅仲生帶著几絲苦笑,「你看看,這可真是……」

羅仲生咽下了到嘴的抱怨,已經是全無關係的人了,不犯著多說。

「他找你,大約是十七爺告狀的事,你能指點就指點幾句吧,再怎麼……唉。」羅仲生連嘆了好幾口氣。

「東翁的意思我懂,東翁放心,我這就出去看看。」朱參贊明了的跟著嘆了口氣,和羅仲生拱了拱手,趕緊往工部大門外去。

陳省沒等多大會兒,就看到朱參贊腳步匆匆的出來,暗暗鬆了口氣,朱參贊那急匆的腳步,讓他一下子感覺好了很多,陳省沒往前迎,站在原地等著朱參贊。

「陳二爺。」離了六七步,朱參贊就客氣恭敬的和陳省拱手見禮。

他一向謙和,見誰都這樣。

「朱先生。」陳省拱手還了一禮。

「咱們進去坐坐?」朱參贊指著旁邊的小茶坊,陳省厭惡的看了眼茶坊里伸頭探腦的閑人,搖頭道,「不用進去了,也就幾句話的事兒。」

「那也好,那也好。」朱參贊立刻笑道。

「朱先生,我來,是想請先生……」指點兩個字,陳省含糊了,他有點說不出口,「就是我們府上如今這樁麻煩,也不知道怎麼惹了阮家,不知道先生知不知道?」

「這個……」陳省這句話問的,朱參贊簡直不知道怎麼回答才好,說知道肯定不好,他憑什麼知道?說不知道……那就一句話堵死了,沒法說啊。

「這個,」朱參贊輕輕咳了一聲,「二爺說的這惹不惹阮家,這事我真不知道,不過,阮家十七爺往京府衙門遞的那張狀子,我倒是聽說了,也讓人抄來看過,二爺說的是這件事嗎?」

「是,也不知道怎麼惹著了阮家,竟拿這樣的事誣告我們陳家和大伯娘……」

「二爺慎言。」不等陳省說完,朱參贊就抬手止住了陳省的話,止住之後,接下來的話,朱參贊又是一陣為難,想了片刻,又是一聲咳,「這個,婆台山一案,想必二爺十分清楚,益郡王戰死在婆台山,柏樞密愛女,蘇相家媳婦兒柏大娘子戰死在婆台山,蘇大公子靈前出了家,蘇相現在病重卧床,這是樁通天大案。」

陳省聽的很認真,可這跟他家有什麼關係?他大伯娘在山上,就是一尾池魚。

「十七爺那張狀子上,寫的明明白白,貴府胡夫人助匪四處搜找……」

「這是胡說八道!這是誣告!」陳省急急的辯解道。

朱參贊咽了口口水,又是一聲用力咳嗽,「二爺,十七爺那張狀子,有一群人證,都是當天在婆台山上的人,是不是胡說八道,是不是誣告,咱們說了不算不是?二爺說是誣告,也得拿出誣告的人證不是?二爺有人證嗎?」

「這是明擺著的,大伯娘一個內宅婦人,她……」

「十七爺告的是陳家私通匪徒。」朱參贊截斷了陳省急的額頭起青筋的辯解,「二爺,您講這些理,得想想,有人證沒有,有物證沒有,這案子,不是您說一句不是,那就不是的,現在十七爺有人證,說不定還有物證,我再多說一句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