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六百一七章 外和內

第六百一七章 外和內 (1/2)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12-09 03:39 | 本章字數:4990

阮十七接了駱遠航的案子,以及周尚書那句:這是秦王爺的意思,出了刑部,直奔秦王府。

書房裡,秦王在,金拙言在,古玉衍古六和李文山也在,阮十七掃了一圈,團團見了禮,順口問道:「小陸呢?」

「在暖閣。」古六立刻接話,眉眼都是笑,「快去找他!」

李文山笑著輕輕拍了下古六,示意他別說了。

「他大約得一會兒,你要是急,就去暖閣……」金拙言的話沒說完,就被阮十七打斷,「我不找他,順嘴問一句,我找王爺。」

「駱遠航案子的事?」秦王也帶著笑,看著阮十七問道。

「嗯,怎麼審?」阮十七不用讓,挑了把椅子,坐到了李文山旁邊。

「你打算怎麼審?」秦王反問了一句。

「那個潘志,誰的人?」阮十七沒答秦王這一句,看向金拙言問道。

「這你得去問老郭。」金拙言攤手。

「老郭也在暖閣,要不我陪你去?」古六伸頭笑道。

李文山抬手在他肩膀拍了下,「說正事兒呢。」

「不去,我又不急。」阮十七斜了古六一眼,看向秦王,接著道:「潘志那狀子,我看過了,狀子上的那些事,十有**都是真的,但銀子是不是進了駱遠航的私囊,那就不好說了,地方上的弊端,你當年微服遊歷過,肯定看的清清楚楚,至少大江南北,算得上一片潰爛,可這根子,在上頭。」

阮十七手指往上捅了捅,「這些年,這幾十年吧,這規矩差不多從先帝那時候就這樣了,地方官要想考評個卓異,兩件事絕對不能有,其一是報憂,其二是要錢。要是兩樣都有,那就連個平平都不用想了,必定是下下,這地方上,不報憂還勉強能撐一撐,不要錢,這日子可難過。

偏偏太祖定下的規矩,但凡欽差出京,沿途所見所聽,須得寫成日誌,三日一報,送到吏部,歸到各路州縣考評各處地方官,本朝欽差又多又雜,根本打點不來,要想這上頭好看,臉面上一定得維持好,比如驛路驛站,城門城牆,大街小巷,貢院縣學,都得象樣,這個象樣,可都得有銀子才行。

地方上各種剋扣,象駱遠航做的這些,這幾十年,可都是官場行規,只是越演越烈,以至於國家賦稅一年比一年少,入不敷出,真要查清查明,這可比大小弓那一案牽涉的大多了,只怕人人有份。照我看,至少這會兒查不得。」

「朝廷弊端,遠不止你說的這些。」金拙言看了眼臉色很不好看的秦王。

秦王指了指李文山,「李五前幾年往各州縣實地查看了幾年,這兩年一直在整理這些年所見和朝廷里的那些事,你有空跟他多聊聊。」

「好。」阮十七爽快答應,這位妻兄難得的厚道又明白,唉,這李家兩兒兩女,老大都好,老小……小六還好,那位……

想到那位,阮十七不自在挪了挪,往上坐了坐,顯的端正了些,「別的弊端回頭再說,只看眼前這一攤,怎麼查,得有個章程,這可不是小事兒。」

「第一,先查清駱遠航手裡有沒有人命案,有的話,有幾條;第二,查清侵佔硯石山,禍害民生這件事;第三,查查他貪墨了多少。」秦王沉吟片刻,和阮十七道。

「那行,就這樣。我沒事兒了。」阮十七乾脆答應。

「陳家那位老夫人到你府上去了?」聽他說他沒事兒了,金拙言問道。

「去了,我讓人盯著呢,她一出門我就回去了,毛毛她娘不知道這事。我就在二門口等著,把她打發回去了。」阮十七答的有點兒含糊。

「那位胡夫人是怎麼死的?」李文山皺眉問道。

「嘿。」阮十七一聲乾笑,抬手在李文山肩膀上拍了兩下,「你是個實在人,這還用問?不是一碗毒就是一根白綾,十有**是白綾,乾淨。」

「那位老夫人下的手?夠狠的,他家這媳婦兒這命,嘖!」古六撇著嘴,嘖嘖有聲,「那府衙的狀子呢?撤了?」

「沒,」阮十七看向秦王,「老郭捎過話,說陳家那案子,撤之前要跟他說一聲,我讓人去問了他,他說暫時不要撤,讓我留幾句話在陳家,以後也許用得著,我就把案子先掛在府衙了。」

「言哥兒,還有毛毛都沒事了吧?」李文山想著昨天唐家瑞到阮府看望時,回來說的話,看著阮十七關切問道。

「他倆有什麼事兒?噢對,對對!」阮十七一句話問出來,就想起來自己昨天還張羅著請大夫的事兒,「還好還好。」

金拙言嘴角往下快撇成八字了,橫著阮十七,「事兒沒起前,你就把人藏好了,毛毛可是睡著沒醒抱出來的,斗蓬蒙頭不說,你還把暖轎里堆了半轎子香袋,能有什麼事兒?我就奇怪了,這幾天你把這一城的大夫請了個遍,請到府里你讓他們看什麼?」

「我府里有的是下人,下人也是人對不對?」阮十七瞪著金拙言,一眼一眼瞪回去。

「哈!」金拙言眉毛飛起,一聲哈算是代替啐他一臉的意思。

「昨天你嫂子從你們府上回來,說是毛毛哭的上不來氣,怎麼回事?」李文山自然聽的明白,他那倆外甥至少跟嚇著這事半點關係沒有,就直接問道。

「這個,」阮十七有幾分撓頭,「那天,我讓毛毛乖一點別哭,你也知道,言哥兒從小兒就難得,能不哭絕對忍著不哭,毛毛是說哭就哭,不過女娃兒么,總歸跟男人不一樣。好在這倆孩子都特別懂事,我就囑咐毛毛別哭,答應了她騎三回馬。」

「你這是被你閨女趁火打劫了吧?」古六跟言哥兒和毛毛都熟,一聽就明白了,他家毛毛那份半點機會都能抓住的本事,他讚歎過不知道多少回。

「毛毛才多大,你看你這話說的!」阮十七一口駁了回去,「這幾天又不能算太平,我沒敢帶她出府,沒事,毛毛懂事,也就哭一會兒。」阮十七看向李文山解釋道。

「要騎馬也不用到外頭,丁府後園就是跑馬場。」秦王笑道。

「對啊!」阮十七眼睛一亮,「我怎麼沒想到這個,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