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六百二零章 彼之大事

第六百二零章 彼之大事 (1/2)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12-11 02:09 | 本章字數:4709

秦王跟在李夏後面,一隻手抬著,彷彿猶豫著要不要扶,又彷彿只是虛張在那裡,以防她摔倒。

秦王手上的血漬已經被小廝大致擦乾淨了,可衣服上,袖子上的斑斑血跡,刺目異常,他剛剛從益郡王府回來,一身素白。

李夏的腳步頓住,轉回身看著秦王,「你去做你的事,咱們被人堵著府門劫殺,強弩硬弓,你要做的事很多。」李夏頓了頓,「五哥不能白死,我沒事。」

秦王伸手想去撫李夏蒼白的面頰,手抬起,看到指縫間絲絲縷縷的血跡,又頓住,「我有點不放心。」

「我撐得住。」李夏拿起秦王的手,在臉上蹭了蹭,低下頭,轉身上了暖閣台階,「郭勝進來。」

郭勝經過秦王,微微欠身,「王爺放心,王妃非比常人。」

秦王彷彿沒聽到郭勝的話,看著李夏瘦削的背影進了暖閣門,才轉過身,一邊往外走,一邊吩咐陸儀,「進宮,我要請見皇上。」

陸儀應了,吩咐一個小廝看著捉到的黑衣人,一會兒交給郭勝,自己帶著承影等人,又點了四五十名王府護衛,油衣笠帽,上馬出府,直奔皇城。

郭勝進了暖閣,目光從李夏血漬斑斑的裙角,小心的抬起來。

「幾支箭?幾個人?死了幾個?逃了幾個?有活口嗎?」李夏直直的看著窗外,沉默了不知道多久,輕輕吸了口氣,一連串問道。

「二十一支箭,十一個人,有十具屍體,六具斬殺,四具自盡,陸將軍捉了一個活口,被蛇咬傷昏迷,沒來得及自盡。分三個方位,各據一處。」郭勝答的極其簡潔,剛才進來前片刻功夫,他已經問過承影了。

「活口呢?去問問。」李夏眼睛微眯,這樣的死士,活口太難得了。

「是。」郭勝出去,片刻就回來了,「陸將軍帶著承影等人護送王爺去見皇上了,活口留下了,現在審嗎?」

「不急,柏喬到了?帶了多少人?在從王府往外搜查?」李夏接著問道。

「到了,帶了百十來人的樣子,人沒到府門口就開始以王府為中心散開搜查了,看動靜是百十人的樣子。」郭勝答的非常仔細,他還沒見到柏喬。

李夏心裡微寬,這是京城,在沒有旨意的情況下,柏喬能這麼快就帶著百十來人趕過來搜查,他已經是他能關切的極限了。

「柏喬這裡,王爺既然進宮請見,必定要請下來旨意的,不用管。

你替我去找侯明理,告訴他侯氏所作所為,侯氏一介弱女子,我認識她多年,相信她就算有錯,也不過一時糊塗,傷心過度失了理智,我不打算涉及侯家,不過,告訴侯明理,我覺得王富年比他更適合做計相這個位置。」

李夏接著吩咐,郭勝欠身應是。

「現在就去,順便找一趟王富年,讓他今天找個機會過來見我。讓人叫丁澤安來。」李夏吩咐了郭勝,不等他退出,就揚聲叫湖穎。

郭勝答應一聲,急忙緊步退出,自己去找侯明理,挑了利落小廝,趕緊去叫丁澤安。

陸儀和承影等人,緊跟在秦王四周,在如注的暴雨中,沿著御街,疾馳如箭,臨近潘樓街,前面一隊人馬疾馳穿過御街,陸儀伸手抓在秦王馬韁繩上,「象是江延世。」

「他是往東華門去。」秦王輕輕推開陸儀的手,「不必理會他。」

陸儀應了,一行人馬速不減,兩隊人馬將將錯過,各奔前方。

秦王府門口的這場劫殺的消息,並沒有因為暴雨,而慢上哪怕一絲,如飛一般,通過各種渠道,遞到了各人的耳朵里,比如那幾位相公。

金相、魏相和嚴相,以及大理寺卿,刑部周尚書等人,正圍坐在中書省那間寬敞的上房,聽陳江說著婆台山一案。

先是金相的老僕,直衝進來,沒等稟報完,魏相和嚴相的長隨也沖了進來。

正說案情的陳江不說話了,挨個看著神情凝重的幾位相公,周尚書也看著幾位相公,下意識的挺直了上身。

「剛剛得的信兒,秦王爺從益郡王府祭祀出來,回到秦王府門口,遭人劫殺,動用的全是強弩硬弓。」金相冷著臉,先說話了,一邊說,一邊站起來,「先散了吧,我得立刻進宮請見皇上,動用強弩硬弓,別說在京城,就是不在京城,這也是謀逆造反,這是極大的事。」金相最後一句話,瞪著魏相,帶著狠意。

魏相還在呆怔中。

婆台山一事,已經是他能想像的手段暴烈的極限了,一趟婆台山之行,讓他連著幾夜睡不安穩。

現在,京城之中,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動用這麼多的強弓手,劫殺一位親王,這份驚世駭俗,這份無法無天,這份囂張暴烈,完全在他的想像之外。

這份令他心神震蕩的愕然意外中,夾雜著絲絲縷縷的恐懼,那是位親王,就敢這樣行事,那別人呢?豈不是說殺就殺了……

嚴相見金相抬腳就走了,魏相兩眼發直還在呆怔中,忙站起來吩咐諸人,「都趕緊回去吧,這是一場潑天大事,陳江先留一留,備著皇上一會兒召見,這件事兒,諸位出了門,還是先不要提起的好,以免人心震動,就這樣吧。」

嚴相也沒多少心思再多安排安撫,揮著手示意眾人可以走了,不等眾人起身,自己已經急步往門外走去,他也得趕緊進宮請見,這件事兒,太大了。

陳江站起來,四下看了看,找了個角落裡坐下,自己動手沏了茶,垂眼抿著。

他很不喜歡查這樣的案子,驚天歸驚天,可都是明擺著的,人人心知肚明,人人要裝糊塗,他也沒辦法,這跟什麼清明仁義什麼什麼全不相干,他也只能葫蘆提的查,葫蘆提的說,實在膩歪。

皇上在園子里給二皇子上了柱香,剛剛回到殿內,神情黯然。聽說秦王請見,眉頭蹙起,子嗣凋零,幾年來一無所出,他這會兒心裡正難過得很,至少這會兒,他誰也不想見。

通傳的內侍瞄著他的神情,小心的加了句,「秦王爺渾身的血,象是出什麼事兒了。」

「嗯?」皇上皺起眉,沒等他拿定主意,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