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六百二一章 不過爾爾

第六百二一章 不過爾爾 (1/2)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12-11 02:09 | 本章字數:3717

丁澤安聽到秦王在府門口遭遇劫殺,李文山替秦王擋箭而死,王妃急召他這幾句話,吩咐心腹小廝長喜立刻點齊人手,帶到秦王府門口等他,自己跳上馬,和傳話的小廝一起,往秦王府疾馳而去。

至於李文梅和太婆她們,李家的報喪,一會兒就該到了。

丁澤安急步衝進暖閣,李夏已經換了一身素白,筆直站在窗前,聽到動靜,轉頭看向丁澤安。

」動用了強弓硬弩,必定要全城搜檢,江家在京城內外幾處暗點,郭勝說他知道的,你都知道?」

「是。」丁澤安見李夏雖然臉色有些蒼白,其餘都如尋常一樣,那股子從聽到李文山死而莫名湧上來的驚慌恐懼,又莫名的消失了,只余了滿腔的難過郁堵。

「京城之中,有江家本錢的商號,以及,依附於江家的商號,富貴都知道,你帶上富貴,去找柏喬,把江家所有的暗點,都指給柏喬,和江家有關的商號,都是cángrén藏弓弩的好地方,你盯著柏喬,一處一處抄檢。」

李夏的吩咐清晰明白,聽不出情緒。

「是。」丁澤安答應的有一絲遲疑,「柏小將軍要是……」

「所以讓你盯著他,吵鬧些也沒事。」李夏截斷了丁澤安的遲疑。

丁澤安舒了口氣,「是。」

……………………

阮十七頭天晚上和李文山對酒暢聊,第二天起的不早,吃了早飯,想了想,先去看兒子阮慎言這個新先生怎麼樣,站在牆角偷看了一會兒,眼看至少這會兒還行,悄悄退出來,正要去衙門,突然大雨傾盆。

阮十七站在廊下,仰頭看著這突如其來的雷電暴雨,溜溜躂躂往書房過去。

這麼大雨,還是別去衙門了,等雨停了再說。

阮十七進了自己那間書房,磨了墨,想著昨天和李文山聊的那些,剛理了兩三條,外面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阮十七急忙從窗戶里探出頭。

小廝東山帶著個渾身濕透的小廝,一前一後,是奔跑進來的。

阮十七扔了手裡的筆,兩步竄出了屋,「出什麼事了?」

「回……爺,」小廝噎了口氣,「剛剛,我們王爺在府門口遭人伏擊,全是弓弩,我們王爺沒事,李五爺,死了,王妃讓小的,跟十七爺說,讓,不,請十七爺趕緊拿下江延錦。」

小廝從襆頭往下,都是斑斑血漬,當時站在他前面的一個護衛,被一支箭貼著喉嚨刺破血管,他只是憑本能舉起刀,竟然擋飛了那支力道極大的箭。

「誰?」阮十七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李五到你們王府去幹什麼?他不該去衙門嗎?還有誰?王妃呢?」

「別的爺都好,王妃安好,十七爺,王妃說過要快。」小廝催促道。

阮十七獃獃站著,一下一下的眨眼睛。

「十七爺,王妃說要快。」

「你帶人去拿江延錦。」阮十七吩咐了一句東山,伸手推開兩人,從兩人中間衝過,沿著游廊直奔後宅。

冬姐兒最崇拜最信賴最親近的人,就是她五哥。

「叫言哥兒來,快!」離正院不遠,阮十七突然頓住,招手叫過一個丫頭,「快去!就到這兒!」

阮十七聲色俱厲,小丫頭嚇的提著裙子狂奔而出。

言哥兒來的很快,連蹦帶跳一頭衝到他爹面前,「阿爹,去哪兒玩?」

「言哥兒,你五舅,沒了。」阮十七蹲在言哥兒面前,神情凝重如同廊外陰沉的暴雨。

「五舅怎麼會沒了?五舅是人又不是……」言哥兒先被父親的神情嚇著了,他長這麼大,頭一回看到他爹這樣的表情,接著就反應過來了,「沒了?是那個沒了?」

「嗯。」阮十七看著言哥兒圓瞪著眼,一臉的這怎麼可能,似乎一直都沒感覺到的悲傷,彷彿被天上的炸雷轟裂了,瞬間漫延,將他淹到沒頂。

「你五舅,沒了。」阮十七一把抱住言哥兒,失聲痛哭。

「阿爹別哭,阿爹你別哭,阿爹。」言哥兒嚇了一跳,兩隻手輪番用力拍著阮十七的後背,「阿爹你別哭了,我快忍不住……五舅!」

言哥兒不拍他爹了,兩隻胳膊抱住阮十七的頭,放聲哭起來。

爺倆抱頭痛哭了一陣,阮十七先收住悲聲,一隻手摟著兒子,一隻手拉著袖子一把接一把抹眼淚。

「言哥兒,別哭了,你娘還不知道呢,別哭了,一會兒,你得勸勸你娘,你娘……」

言哥兒哭的一聲接一聲的抽泣,「阿娘,阿娘……」

「別哭了,得趕緊告訴你阿娘,一會兒你五舅那裡,你跟你阿娘去幫忙,阿爹有別的事,毛毛先送到阿果家去,別哭了,家裡就咱們兩個男子漢,男子漢得忙完了正事再哭。」阮十七揪起袖子,給兒子抹臉。

「好。」言哥兒一邊抽泣一邊答應。

阮十七又拿袖子在言哥兒臉上抹了兩把,站起來,牽著他往正院過去。

李冬愕然看著哭的四隻眼睛通紅的阮十七和言哥兒,「這是怎麼了?」

「你先坐好。」阮十七緊上前幾步,按著李冬坐到榻上,「是……剛剛接到報喪。」

「是,誰?」李冬一口氣提起來,屏著氣,小心翼翼的問道,「王爺?阿夏?五哥?」最後一個五哥,李冬說的輕極了。

聽李冬說到五哥,阮十七垂了垂頭。

李冬臉上的血色一點點褪去,一動不動,靜寂的彷彿連呼吸也沒有了,直直的看著阮十七,卻又沒看他。

「阿娘!阿娘你沒事吧?」言哥兒看的害怕,一頭撲了上去。

「阿娘沒事。」李冬猛抽了一口氣,話說出來,眼淚如同開了閘,流成了河。

見她哭出來,阮十七閉了閉眼,長長吐了口氣,能說出話,能哭出來,這一關就過了。冬姐兒比他以為的要堅強的多,他總是低估她。

「我去……毛毛……」李冬抖著手去撥頭上的大紅寶石簪子,「拿衣服……」

「讓言哥兒陪你過去,我把毛毛先送到阿果家,我還有事,冬姐兒,你……」阮十七擺手示意了滿屋驚呆的丫頭們去拿衣服,蹲在李冬面前。

「我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