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六百二六章 決定既承擔

第六百二六章 決定既承擔 (1/2)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12-14 05:13 | 本章字數:4016

郭勝從暖閣出來,讓人去給富貴遞了話,讓人趕著輛車,自己卻跳到車夫旁邊坐著,往殿前司過去。

這會兒還早,柏喬應該正在殿前司,早朝散了之後,才會帶著人接著抄查。

柏喬果然正在殿前司,丁澤安和金貴已經到了,正一個坐一個蹲在廊下,頭挨著頭不知道在嘀咕什麼。

看到郭勝進來,金貴一彈而起,丁澤安也急忙站起來,郭勝沖兩人擺著手,示意不是找他們,徑直進了上房。

柏喬坐在長案後,看到郭勝進來,雙手按著長案,卻沒站起來,往殿外抬了抬下巴,「已經來了兩個了,怎麼,還不放心?」

「他們那是小事,我來,是給你送樣好東西。」郭勝帶著絲笑。

「又是從哪兒扒出來的旺炭?」柏喬不客氣的問道。

「這話……」郭勝沖柏喬拱了下手,「還真是,不過這塊旺炭真是只能往你這兒送,你看看就知道了。」

郭勝說著,環顧左右,「就這樣?還是讓人避一避?」

柏喬抬手往外揮了揮,郭勝既然說了這話,這事兒,還是謹慎些,避著些人最好。

見人都退出去了,郭勝一腳踩出門檻,沖外面揮了揮手。

兩個護衛提著只黑布袋子進屋,將布袋子放到屋子正中,轉身出去了。

郭勝上前抽開布袋上系的繩子,拎著另一頭,猛一用力,從布袋裡抖出個蜷成一團,衣著整齊的精壯漢子。

「昨天劫殺的弓手,一共十一個,就這一個活口,被陸將軍的蛇咬了,昨天我親自勸了半天半夜,現在想開了,知無不言。」

郭勝將布袋隨手扔到屋角,看著柏喬道。

柏喬呼的站起來,急上前幾步,圍著目光煥散,如同散了架一般萎頓在地的精壯漢子看了一圈,「你審過了?怎麼說?」

「你自己問吧,反正他知無不言。」郭勝背著手看著漢子。

「是死士?」柏喬聽郭勝這麼說,就不急著審問了,站起來,先問郭勝。

「十一個都是,都是嘴裡咬著毒的,這一個多虧了陸將軍那蛇,實在是快,咬毒都沒能來得及,其餘的都死了。為了不打草驚蛇,擺了十一具屍體出去,知道你忙,所以撬開了嘴才給你送來。」

郭勝心平氣和。

柏喬兩根眉毛挑的老高,再次蹲到那漢子身邊,仔仔細細的看。

死士他見過不少,死的活的都見過不少,活著的死士,帶著股無視一切的空寂,他見過他們對身邊同伴的死傷視而不見,眼裡只有目標,見過他們纏緊手腕之後,揮刀斬斷自己被壓住無法脫開的手,沒有絲毫遲疑,彷彿那手不是他們自己的……

對上這種無視一切的死士,就是活口,他也只能殺之了事。

可眼前這個,眼神和身體都顯示著崩潰和煥散。

「你是怎麼……勸的?」柏喬陪著一臉討好的笑。

「這可是不傳之秘。」郭勝乾笑一聲,拍了下柏喬的肩膀,「人交給你了,我還有事,先走了,對了,早上金貴出去買湯包,說是看到那位楊大娘子在迎祥池燒紙錢祭奠五爺,先說一聲,別被你拿了。」

「這又不犯宵禁令,迎祥池邊上就是太學、國子監,帶有貢院……」柏喬話沒說完就皺起了眉頭,「你又想幹什麼?」

「沒什麼,人心而已。我先走了。」郭勝說著,沖柏喬拱了拱手,抬腳走了。

柏喬盯著癱在地上的漢子,猶豫了片刻,叫了人進來,他還是先審清楚這漢子再說其它。

……………………

阮十七長長的斗蓬下擺沾滿了泥點,在秦王府門口下了馬,抬頭看著秦王府大門上的匾額,馬鞭在手裡飛速轉了十來圈,猛的收了馬鞭,抬腳大步上了台階。

阮十七一口氣衝上了那間暖閣的台階,看著垂手侍立的暖閣門口的天青,手指往暖閣里點了點,天青點了點頭,示意李夏在,上前一步,打起了帘子。

李夏從書案後抬起頭,看向一身泥水,眼圈有些發黑的阮十七,「沒拿到江延錦?」

「是。」聽李夏一口問出來,阮十七倒鬆了口氣,「接到案子時,我就讓人盯著江延錦了,說他一直在城外他媳婦陪嫁的那間別莊里,前天晚上還見他從城裡喝了酒回去別莊,昨天得了信兒,我就讓東山趕緊先過去,江延錦每天都是辰末前後出門,可昨天一直等到巳正前後,還是不見人出來,我覺得不對,抓了個婆子問了,說是江延錦天沒亮就啟程回去明州了。」

阮十七看了眼李夏,「那會兒,昨天那場事江延錦不可能知道,所以,回明州這話,不可信,我就闖進了別莊,江延錦確實不在別莊里,不好用刑,去哪兒了沒能問出來,多找了幾個地方,剛剛才確定,江延錦現在在京城江家大宅里。」

後面的話,阮十七沒說,看著李夏的意思卻十分明顯,京城江家大宅不比城外,不是能隨便動手的地方,這個江延錦,抓還是不抓,怎麼抓,她得說句話。

李夏凝神聽完,眼皮微垂,沉默了一會兒,才沉聲道:「我知道了,江延錦的事你不用管了,回去換身衣服,去看看五哥吧。」

「好。」阮十七喉嚨猛的一哽,急忙低下頭,轉身走了。

……………………

傍晚,江延世陰沉著臉進了江府大門,直奔居於後園中的江老太爺的院子,沒多大會兒,江延世從江老太爺的院子里出來,徑自回去他那間書房了,一個老僕跟著出來,去請江延錦。

江延錦臉色不大好,跟著老僕進了江老太爺那間院子。

這間院子,從楊承志那個女兒在迎祥池邊鬧出那場動靜起,他就求見想進,一趟一趟的請見,聽說是阮謹俞接下了那樁案子,他甚至在院門口長跪不起。

昨天他極早就進了城,原本是想趁著老太爺早起到園子里散步時,無論如何也要見一面老太爺,可他沒能堵到老太爺,昨天早上,老太爺竟然一反常態,沒到園子里散步。

可沒多久,他就聽到了秦王府門口那場劫殺,接著就聽說了李文山的死,以及,阮謹俞堵住了他在城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