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六百二九章 攻守之別

第六百二九章 攻守之別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12-16 01:18 | 本章字數:2560

隔天早朝後,關於秦王府門口那場劫殺,就查清查明,有了定論:

江延錦為泄私憤,罔顧國法,喪心病狂,與其妻已經畏罪自殺,江延錦祖父江榮明治家不謹,罰俸三年,江延錦父江會賢革去功名,令閉門讀書一年。

李文山捨身救護秦王,其父心疼其子而亡,感人至深,令禮部祭祀,翰林院立傳傳世,封其母徐氏為國太夫人,食一百戶,其妻唐氏為夫人,其子李章恆為六品忠訓郎,其弟李文嵐食雙俸。

李夏掃了一遍抄來的旨意,放到書桌,眯眼看了片刻,曲指將那張抄紙彈到了地上。

郭勝看著那張紙飄飄搖搖落到了地上,才抬頭看向李夏。

「晚上去見一見金相,告訴他,無論如何都要護下陳江。」

李夏不再理會那張紙,看著郭勝吩咐道。

「是。」郭勝應了一聲,剛要告退,卻看李夏神情猶豫,忙屏氣靜聲,垂手等著。

「先去趟李家,跟五嫂說一聲,把阿娘那一百戶食邑,還有六哥的雙俸拿出來,在迎祥池找個地方施藥,替五哥祈福,替天下祈福。」

李夏沉默了好一會兒,開口時,語調卻乾脆堅定。

郭勝有些錯愕,「王妃,這是……」

這是怨望!

「就是要這樣。李家先要有態度。」李夏站起來,走到窗前,「陳江那些話,他要做的事,我想了半夜。讓諸如陳江等人發聲,衝鋒在前,秦王府,李家,長沙王府沉默無聲,穩妥是穩妥極了,可這不合王爺正大光明的性子,也配不上五哥的厚重憨直。」

「是。」郭勝喉嚨微哽。

「我和王爺做的事,冒天下之大不韙,可一步步走到現在,如此艱難,並不是因為這件事是逆天行事,而是,要往後想,行大逆不道之事,立心卻不能陰暗卑劣,因為是這樣一路行來,才能有陳江那句話,才能有陳江那樣的以為,大逆不道之後,是一個清明世界,走到現在,該站出來的,可以站出來了。」

李夏說的很慢,郭勝只聽的一陣熱血上沖。欠身垂首,「是!」

……………………

午後,迎祥池後的葆真宮,正對著迎祥池的經樓里,江延世一身素白,和裹著件黑色薄斗蓬,黃瘦了很多的莫濤江站在窗戶後面,遠遠看著離那堆還沒有清理的紙灰堆不遠,剛剛擺出來的施藥長案。

「這是怨望。」莫濤江嘆了口氣。

「她就是要把這份怨憤擺出來,誘出更多的怨憤。」江延世語調平淡,好象這件事跟他全不相干。

「圖窮匕首見了?」莫濤江緊皺著眉頭。

「不是,她要由暗而明了。」這一句,江延世的語調里透著說不出的味兒。

莫濤江轉頭看著他。

江延世盯著已經開始施藥的長案看了一會兒,眼睛微眯又舒開,「你看,明明是她和他們步步緊逼,一步步走到現在,倒象是他們才是苦主。」

「之前,誰能想到?」莫濤江又嘆了口氣。

「姑母想到了。」

「娘娘不是想到,她只是感覺到了。在戰場博殺之人,刀槍弓箭沒到之時,就能感覺到那股子殺氣,有些人遲鈍些,有些敏銳,娘娘是極其敏銳的那種,可她脾氣太急,太耐不下性子了。」

莫濤江的話說的有些急,一陣咳嗽湧上來,咳的連綿不斷。

江延世遠望著那張施藥長案,神情有些晦暗。

「要是娘娘能多些耐性,別那麼暴烈,覺察到了,不動聲色,暗中去查真相,不是查不出來,甚至,極其好查,宮中多的是當年舊人,那時候,魏國大長公主還活著,全具有還活著,當年的人,當nián的事,都在那兒。唉!」

莫濤江攥拳捶在窗台上,呼吸又有些急促。

「已經過去了,多說無益。」江延世低低道。

「唉!」莫濤江又是一聲長嘆,「好好一局棋,原本穩操勝券,唉!娘娘性子急躁暴烈,公子又何嘗不是如此!」

「是我錯了。」這四個字,江延世說的快而輕,卻發自內心,他確實錯了。

「唉。」莫濤江這一聲嘆氣,透著疲憊無濃濃的無奈。「現在,攻守已變。」莫濤江看著那張施藥長案,「從那堆紙錢起,就已經出手了。公子和娘娘,和江家,甚至太子,勇猛剛烈,宜於衝鋒,短於防守,唉。」

「先生覺得,下一步,她會往哪兒走?」江延世沉默離久,才低低問道。

「太子。」莫濤江的回答快而簡潔。「不過,我以為,不會有大事,前天傍晚,皇上把太子叫進宮裡訓斥,將柏喬那份摺子扔給太子,這不是訓斥,這是護衛。」

「我也這麼想。」江延世點頭。

「皇上一向講究制衡,先前有二爺三爺,和太子龍爭虎鬥這麼些年。」莫濤江的話頓住,再次長嘆,「唉,要是沒有秦王府……唉,公子說的對,再多說這樣的話,就成了無知婦人了。

如今二爺和三爺一系土崩瓦裂,秦王府亮開爪牙,皇上必定極為忌諱,如今朝中,只有太子,能和秦王府勢均力敵,皇上不會怎麼著太子。」

「她也想到了,所以才有此舉。」江延世示意迎祥池。

「是,這是要用民心mínyì,逼壓皇上。」莫濤江又是一聲壓不住的咳嗽,「公子,如今太子是守勢,只宜忍耐,太子占著大義,只要無錯,就能全勝,不用多做什麼,只要忍耐兩個字。」

江延世似是而非的嗯了一聲,好一會兒,低低嘆了口氣,「先生不要低估了她,當初姑母的想法,也和先生說的一樣,太子占著大義,只要耐心等待,可是,你看看,她怎麼能容太子只守著忍耐兩個字?阮謹俞已經遞了摺子,要鎖拿駱遠航進京審訊,摺子上說,駱遠航勾結的並非江延錦,而是江家。」

莫濤江眉頭緊擰,好半天,開口前先嘆氣,「婆台山一案,還沒結案呢,趕到盱眙軍善後的是趙老夫人,丁家如今緊緊跟在秦王府身後,這案子,皇上不想多牽多連,可陳江這個人,無牽無掛,孤僻無常,他身邊那位朱喜,我總覺得是秦王府的人。」

「前tiānhuáng上召見太子訓斥時,說過一句,他覺得太子該好好的閉門讀上幾年聖賢書了。」江延世低低道。

莫濤江呆了呆,「這是有放太甲於桐宮的意思?」

「只怕就是這個意思。」

莫濤江臉色發白,好半天,才看著江延世苦笑道:「要是那樣,太子和娘娘,只怕就再也沒有出頭之日了。」

「先生也是這麼想?就是這樣,事到如今,已經沒有攻守之別了。」江延世帶著絲絲苦笑。

莫濤江呆了半晌,一聲長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