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六百三一章 有所不為

第六百三一章 有所不為 (1/2)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12-17 04:34 | 本章字數:3841

離城門不遠,車子微頓,帘子掀起,朱銓露出半邊臉,示意四皇子該下車了。

五皇子依依不捨的看著四皇子下了車,小內侍上車,擰了只熱帕子遞給五皇子,五皇子接過帕子,慢慢擦著,低著頭呆了一會兒,將帕子遞給小內侍,低聲道:「你到後面車上,讓朱長史上來,我有話跟他說。」

小內侍應了,下了車,朱銓上了車。

「王爺哭過了?四爺沒說什麼吧?」朱銓關切的看著五皇子問道。

「沒說什麼,」頓了頓,五皇子帶著幾分小心的看著朱銓,「四哥說,皇上要讓他署理吏部。」

朱銓驚訝的挑起了眉梢,「那四爺什麼意思?這可難得。」

「四哥說,皇上也要讓我署理六部之一。」五皇子看著朱銓,接著道。

「這是好事!」朱銓眉梢飛動,「四爺倒是消息靈通,四爺要是署理吏部,五爺最好能署理戶部,只有戶部能和吏部相比一二,戶部古尚書跟秦王府一向交好,現如今三司使已經握在王使司手裡,如今大家都稱他王相了呢,王相和秦王府更是交好,五爺要是能署理戶部,事半功倍。」

朱銓說的興奮起來。

「朱長史,你真覺得是好事兒嗎?」五皇子看著朱銓,輕聲問道。

「當然。」朱銓笑起來,「皇上倒是想到秦王爺前頭去了,我這幾天還想著,怎麼找機會跟秦王爺提醒一二,五爺該站到台前,歷練一二了。唉,李五爺剛走,不是說話的時候。」

想著李文山,朱銓心裡一陣酸痛,李文山是他見過的人中,最純直難得的,可惜了。

「你真覺得小叔那麼看重我么?」五皇子緊盯著朱銓。

朱銓笑起來,「瞧五爺說的,秦王爺身邊只有五爺您,他不看重五爺,還能看重誰?四爺?那不是笑話兒了?除非……」

朱銓的話頓住,隨即攤手笑道:「跟五爺也沒什麼不能說的,除非宮裡有了小皇子,扶助一個幼帝,當然比五爺這樣的成年皇子好,可是,宮裡這些人美人不斷,卻沒能添上一兒半女,本朝皇嗣一向不豐,皇上雖說春秋還盛,可畢竟不年青了,除了五爺,王爺還能扶助誰呢?」

五皇子看著朱銓,片刻,垂下眼帘,「朱長史,我想和小叔說說話兒。」

「好,極是應該。」朱銓撫掌贊成,「五爺見了王爺,一定要恭敬謙遜,視王爺如父,可也不能太過了,若是太過,萬一顛倒了尊卑……算了,現在不說這個,以後再說。我讓人先遞個話?」

「嗯。」五皇子垂頭應了。

秦王沒送二皇子夫婦往天清寺,聽說五皇子要見他,皺眉看向金拙言,金拙言也看著他。

「我先去探探話?」金拙言站起來。

「你去不合適。」秦王叫進侍立在門口的首領內侍懷喜,「你去看看郭先生忙不忙,跟他說一聲,讓他先去陪五爺說說話兒,我這會兒不得閑,怕五爺有什麼急事兒。」

「是。」懷喜答應了,垂手退出。

沒多大會兒,郭勝就大步進來了,沖秦王長揖見了禮,又沖金拙言和陸儀拱了拱手,帶著一臉無奈的苦笑道:「象是嚇著了,一定要見王爺,朱銓等在二門外,我去看了一眼,瞧朱銓倒有點兒眉飛色舞的樣子,朱銓這個人,書生氣太重,比六哥兒還重,偏還覺得自己頗有權謀。」

「只怕是生了念想。」金拙言臉上帶著絲冷笑。

「老五真不象個能生妄心的。」陸儀的話里透著猶疑。

他覺得不象,可他不敢斷定,這種執掌天下,握有萬民的事,幾乎能讓所有人瘋狂,何況,畢竟是位皇子,生出些許想法,還真不能算是太妄想了。

「五爺眼裡只有害怕,妄心不妄心的,不怎麼象。」郭勝道。

「你跟王妃說說,問問王妃什麼意思,要不要見。」秦王沉吟片刻,吩咐郭勝。

郭勝點頭應了,轉身出去,徑直往離書房院子極近的那間小小暖閣過去。

沒多大會兒,懷喜小跑進來稟報:王妃請五爺到小暖閣說話去了。

金拙言鬆了口氣,看著秦王笑道:「確實,不管他要說什麼事兒,王妃見他,都比你合適。」

「只怕又是讓阿夏為難的事。」秦王不知道在想什麼,低低嘆了口氣。

五皇子進了小暖閣一刻多鐘兩刻鐘,出來就直接回去了。

天色將要落黑,秦王從書房院里出來,剛轉個彎,就看到李夏正站在小暖閣門口等著他。

秦王急忙緊走幾步,李夏看到他,露出笑容,幾步下了台階,跑幾步迎到他面前。

秦王抬手撫在李夏肩上,這幾天她憔悴的厲害,看起來象是瘦了不少。

「中午吃的好不好?懷喜說你多喝了半碗湯,飯卻吃得少。」秦王的手順著李夏的肩膀往下滑了些,攬著她,仔細看著她的臉色,關切道。

「午飯前小廚房送了碟子菱粉糕,我多吃了一塊,中午飯就少吃了,我沒事。」李夏將手塞到秦王手裡,和他慢慢往前走。

「剛才老五來,說送老二夫婦到天清寺回來路上,和老四說了一路話。」兩人說了幾句閑話,李夏說起了五皇子。

「嗯?郭勝說他看起來很害怕?」秦王微微蹙眉。

「是很害怕,他說老四說,皇上的意思,要讓老四署理吏部,說是還想讓他也到六部歷練一二。」李夏抬頭看向秦王。

「這幾天早朝,皇上都誇老四皇莊打理的好,踏實能幹,才具出眾,諸如此類,昨天我還和拙言議這件事,也想到了。」秦王說著,嘆了口氣。

「皇上想把老四和老五也推起來,咱們看出來了,太子他們看出來了,就連老四和老五,也看出來了。」李夏一聲嗤笑里充滿了鄙夷,隨即又嘆了口氣,「老五剛才說,從前還在宮裡的時候,老三就說過一回,他們都是只有娘的孩子,這句話,他一直深刻在心。」

「這樣的話,阿娘也說過。」秦王跟著嘆了口氣。

「老五說他從極小到現在,只求活著,要是有一天,不用擔驚受怕,能安安生生的活著,就是此生最大的福份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