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六百三三章 一口入骨

第六百三三章 一口入骨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12-19 02:19 | 本章字數:2296

胡先生要面聖的請求,當天遞上去,當天就被皇上駁回了。

隔天早朝後沒多大會兒,陳江關於婆台山一案的案情摺子,附帶著胡先生的一份摺子,一起明發出去,送到各部,被無數留在京城的各路官員的幕僚、家人,迅速抄出來,十萬火急往各路各處送出去,甚至京城的各家小報,也都在這一正一附兩份明折遞上去之後片刻功夫,就拿到了抄本,立刻排版開印,一邊印一邊開始賣,這樣的大事大生意,趕上一件就能賺上至少一年的錢啊。

江延世拿到陳江那份只陳述查到的實情,和胡先生那份直接了當的說蒲高明和他所作所為,全是奉了太子口諭,鐵口鋼牙一口咬死的摺子時,滿京城已經無人不知了。

江延世臉色微青,看著拿著胡先生那份摺子,連手帶人,都在微微抖動的莫濤江,「先生穩一穩,也算預料之中……」

「這份摺子不在預料之中!」莫濤江將胡先生那份摺子用力拍在高几上,「這一口咬的,入骨透髓!」

江延世沉默了好一會兒,看向莫濤江,「先生以為,這事,會怎麼樣?」

莫濤江站起來,來回走了幾趟,壓下滿腹說不出哪兒的憤怒,深吸了幾口氣,穩定了心神,沉聲道:「昨天陳江替胡慶求見皇上,皇上是駁回了的。」

「嗯,婆台山一案,皇上催過好幾回了,話里話外也說明了,是一群亡命匪徒無法無天,乃地方官教化不利,幾位相公督導不利。胡慶想見皇上,皇上大約也想到了他要說什麼,皇上不想聽到胡慶的話,不想知道婆台山一案的真相,他想要這件事安安穩穩,儘快過去。」

江延世眼睛微眯。

「既然想掩過去,就該給胡慶面見的機會……唉。」莫濤江一聲唉里透著說不出的味兒,這些年,他越來越覺得皇上實在愚蠢到讓他多想想就氣短氣粗,唉,不能這樣,那是聖上。

「明折要經過一圈流轉,至少要到午後,才能送進宮裡,要是沒人提醒,只怕要到傍晚,皇上才能看到。」

莫濤江嘆了口氣,這樣的一份摺子,明知道會讓皇上暴跳如雷的摺子,誰敢提醒皇上去看呢?皇上的脾氣,提醒他的那個人,只怕要比遞摺子的陳江,更加可惡,要是宮裡的內侍,除了那位崔太監,別的,直接拉到慎刑司打死,都太尋常了,崔太監從不聽聞政事。

「皇上至少要到傍晚才能看到這份摺子,也許明天早朝前,他也看不到,皇上最近傷心老二的死,幾乎不怎麼看摺子了。」

江延世冷冷的聲音里,透著絲絲厭惡。

「這份摺子,只怕還要被往後挪一挪。」莫濤江嘆了口氣,宮裡那些內侍,當然是希望皇上這一場大脾氣,先在早朝上發泄出來,要是傍晚,甚至宮門落鑰後,再讓皇上看到這份摺子,那對於皇上身邊的內侍宮人來說,就是一場大災難。

他們想讓皇上看到這份摺子,要付出代價,可不想讓皇上看到這份摺子,卻簡直就是舉手之勞。

「明天早朝上,必定有一場風暴。」莫濤江聲音沉落里透著鬱結。

他一直覺得,秦王爭位這一場大危機,由小而大,直至今天不可收拾,至少七成是因為皇上處置不當,這七成中,有jiǔchéng是因為皇上自己的德行有虧,至少,他的孝字,從來沒做好過,他對金太后,從來沒有過一個孝字。

金太后的不慈,有情可原,皇上的不孝,只有德行有虧四個字。

對金太后不孝,對秦王這個幼弟,也從無兄友之情……

莫濤江下意識的搖了搖頭,甩開這些無謂的感慨。

「只看明天的早朝。」莫濤江看向江延世,「皇上的脾氣,不知道要怎麼發作陳江……」

「陳江性命難保。」江延世聲音清淡,「皇上會說陳江失儀,當場廷杖,或是別的什麼過錯。」

江延世嘴下往下,扯出滿臉鄙夷。

「不管陳江是不是秦王府的人,他這份摺子,這一場擔當,是替秦王府出頭,只看秦王府,看金相要怎麼做,虛張聲勢,卻眼看著陳江赴死,對秦王府最有利,要是這樣,皇上一口惡氣出來,太子,」

莫濤江嘆了口氣,「就算能保住太子之位,只怕別的……這得看皇上的心情。」

莫濤江一臉苦笑。

「要是秦王府力保陳江,保下了陳江,太子一時無虞,可未來,卻更加泥濘難行。唉。我總覺得,她會保下陳江。」

最後一句,江延世說的極輕。

莫濤江沉默片刻,輕輕點頭,「我也這麼覺得,秦王已經樹起了明君這塊招牌,保下陳江,一來可得天下士子之心,二來,也是展示給朝堂內外,但凡為他出頭擔當的,他都要護下,後一條,最可怕。」

「嗯,這件事,還有辦法嗎?」江延世垂著眼皮,好一會兒,看著莫濤江問道。

「已經到這一步了。唉。」莫濤江搖頭嘆氣。

「嗯,那就這樣吧。」江延世語調倒有些輕鬆往上了,「不可為就放手。勝負成敗,並不在這一件事上,只要太子還是太子,就足夠了,往後,要是成王,太子的未來長著呢,有的是時間收拾人心,收拾時局,要是……」

江延世咽下了後面幾個字,「天下是清明太平,還是洪水濤天,反正也看不到了不是?」說著,江延世笑起來。

莫濤江神情晦暗,長長嘆了口氣。

他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怎麼會一步一步走到今天這樣大逆不道的境地,他往後回想,竟然一團亂麻。

從前他鄙夷過身不由已這四個字,總以為那是借口,是蠢人的自我安慰,這會兒,他的身不由已,他竟然理不出是怎麼一步步身不由已的。

這一場局中的人,有多少是身不由已四個字?

「我去一趟太zǐgōng,明天早朝上,太子怎麼應對,得議一議。」江延世聲音平和。

「不過被人誣陷四個字,其餘不必多說。」莫濤江低低說了句。

江延世嗯了一聲,出屋走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