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六百三六章 明見

第六百三六章 明見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12-21 01:37 | 本章字數:2588

「姑娘是打算?」郭勝不看那張畫的看不出什麼的圖了,後背挺直,目光灼灼的看向李夏。

「不是我打算,而是,讓你替江延世打算打算。」李夏迎著郭勝的目光,「這兒不能用兵,只能匹夫之怒,血流五步,這上頭,你最擅長,你替他打算打算。」

郭勝連眨了幾下眼,遲疑道:「還是……王爺?」

「要是你,還是王爺嗎?」李夏斜著他。

「在下無法無天……」郭勝沒敢類比。

「若論無法無天,江延世至少不比你差,都是天性。」李夏點了點那張紙。

「得先知道怎麼布防。」郭勝深吸了口氣,伸手拿起那張紙,「請陸將軍過來問問?」

「他不知道,他從來沒領過皇城和宮城防禦的差使。」

李夏輕輕嘆了口氣,從前,他到她身邊時,已經是統領御前侍衛的都指揮使,後來,她把宮城也全數放到他手中,可這一回,他從到了京城,就一直隨侍在王爺身邊,片刻不離,京城,皇城和宮城的防衛,他知道的,還不如她多。

「皇上出行,有兩層護衛,外層是柏喬統領的御前侍衛,不是早朝列班當臉面的那些功勛子弟,而是內班侍衛,你見識過,都是千挑萬選上來,身經百戰,真正的精英。」

郭勝點頭,他確實見識過,那些侍衛比起江家那些黑衣人差些,可兩個抵一個,或是三個抵兩個,是綽綽有餘的,這些御前侍衛,數千,不管是江家的人手,還是姑娘手裡的,在數量是肯定是遠遠無法相比的。

「內層,是崔太監統領的宮內侍衛,宮城由他們護衛,人數不算多,有不少是凈了身的內侍,不過,比起御前侍衛,宮內侍衛要高明太多。

每年送進宮的小內侍,都會先送到崔太監那裡,讓他先挑選,只要有合適的,崔太監都會挑出來,人數不論,不過還是不多,一個都挑不出的時候也有過,不過這時候,是必定要再採買的,採買上也要受罰。

這些人挑出來,先送去吐納打坐習武,兩三年吧,之後送去打幾年仗,聽說都是做諜報哨探之類。」

李夏的話頓住,片刻才接著道:「他們都是凈了身的,比一般人艱難,能歷練出來,活下來的,十不餘一,之後還要打磨,前前後後要十數年,才能補進崔太監統領的內侍衛隊伍里。」

郭勝越聽神情越凝重,這是照死士的法子打磨。

「前朝也有內侍衛,不過跟本朝的內侍衛相比,天淵之別,本朝頭一位內侍衛統領,是陸家立家的那位先祖,這一套訓練打磨內侍衛的規矩和法子,也是陸家那位先祖一手定立起來的,直到今天,說是幾乎沒什麼變動。聽說陸家老宅那邊訓練子弟,走的路子差不多,很多細節都是一樣的,你可以找陸將軍仔細問問,也許有用。」

郭勝一根眉梢挑的老高,片刻落下,「這些,江延世知道嗎?別人呢?還是,只有姑娘知道?」

「讓我想想。」李夏微微斜著頭,仔細想了想,「鄰內侍衛的人,只聽從皇上的吩咐,只護衛皇上的安危,本朝從立國至今,都是這樣。

皇上的脾氣,從不關心這些瑣碎細務,江皇后也是一樣的脾氣。

陸將軍知不知道,知道多少,我沒問過,金娘娘應該知道一些,但她連我也沒說過,嗯,其它人,一無所知吧。」

郭勝愉快的揚起眉毛,他真是太喜歡跟在姑娘身後和這種先行一步、居高臨下的感覺了。

「船上必定都是這樣的內侍衛,先殺了崔太監。」郭勝眼睛微眯道。

「崔太監這個年紀,後續的接手人,必定早就挑好,帶在身邊很多年了,江延世雖然暴烈,卻不莽撞。」

李夏否定了郭勝這句話。

「崔太監有什麼弱點嗎?家人?」郭勝退一步。

「要是我,就去說服崔太監。」李夏瞄著郭勝,聲音很輕。

郭勝呃了一聲,「姑娘不是說,崔太監忠誠不二?」

「看看再說吧,你先想想辦法,御前侍衛那一道,有什麼可用的地方,不要去找柏喬探話打聽,就算事前他覺不出來,事後也會立刻醒悟。你常往侍衛處去,該知道的,也早該知道了。」

李夏看著郭勝道。

郭勝垂手答應。出了暖閣,背著手慢慢吞吞踱到書房院門口,呆了片刻,轉頭又走了,晚上去一趟陸府最好,這件事兒,得到那間空院里,細細的問清楚。

這一場事的關鍵,不是柏喬手裡,而在崔太監。

……………………

午後,江延世剛進二門,禮部尚書鄭志遠從二門門房裡出來。

江延世看到他,沒什麼意外,腳步沒停,只抬手示意鄭志遠一起往前走。

「這會兒,鄭尚書親自過府,不怎麼合適。」江延世話語態度,都十分客氣。

「實在是事急。」鄭志遠一臉苦笑,「到太zǐgōng。或是請公子過府,更不合適。」

「嗯,推舉相公的事兒?」江延世看向鄭志遠。

鄭志遠倒也乾脆,「就是這件大事,很多人過來說要推舉我,這事兒太突然,我和袁先生商量了半天,也沒能拿定主意,想著還是過來和公子商量商量才穩妥。」

「袁先生什麼意思?」鄭志遠身邊那位袁先生,很得江延世青眼。

「袁先生的意思,中書有魏相,又眼看著是首相了,嚴相至少表面上,或是說,在皇上看起來,是持中守正的,我要是入主中書,四人之中……」

鄭志遠乾笑了一聲,「其餘的人,至少看起來都和嚴相一樣,持中守正,袁先生說,瞧皇上早上處置陳江一事的態度,是兩邊都壓的,推入中書的兩人,最好一人是秦王府那邊,一人持中守正,可袁先生又覺得,機會難得。」

「嗯,坐下說話吧。」兩個人腳步都快,幾句話間,已經進了江延世那處闊大書房院子,江延世沒往裡讓鄭志遠,而是讓進門房坐下。

「太子沒事吧?」鄭志遠看著楓葉奉上茶,這才問起太子。

「沒事,這會兒,太子閉門讀一陣子書,只有好處。」江延世神情淡然,「袁先生見識不凡,這趟推舉,只怕到最後,就是個笑話兒,我的意思,鄭尚書這摺子,不妨替金相說說話。」

鄭志遠一個怔神。

「從婆台山一案看到現在,皇上要的,是一個穩字,金相要真是就這麼致仕回家了,這個穩字,還怎麼穩得住?魏相這會兒,還擔不得這個首相。當然,這是我的一點淺見,到底該如何,還是要鄭尚書自己拿主意。」

江延世的話直接明了,說著,已經站了起來。

鄭志遠忙跟著站起來,下意識的拱手告辭,江延世往外送了十來步,看著鄭志遠腳步急匆的走遠了,才轉身回去了。

3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