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六百三八章 金池夜雨

第六百三八章 金池夜雨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12-22 03:05 | 本章字數:2358

「先李太后有大智慧。」好一會兒,郭勝才低低感慨道。

能把陸家這樣一把絕世利刃,拱手送給嫁進皇家的後來者,送給那些她不認識,不知道的哪家姑娘,這份心智,這份手筆,讓他不知道怎麼表達滿腔滿腹的那股子滾燙。

怪不得這位先李太后的傳說無處不在,而高祖,甚至太祖,都只存在於祭祀和史書之中了。

「陸將軍說,王府這些侍衛,都是他一手帶出來,再帶進京城的,那前任那些陸家侍衛呢?」郭勝不知道想到什麼,突然問道。

「陸家前任家主,是陸將軍的大伯,一直隨侍在先鄭太后身邊,先鄭太后死前一天,那位陸家家主暴病而亡。」

李夏緊緊抿著嘴,片刻才接著道:「前任家主那些侍衛,內侍衛中有一些。」

郭勝臉色微青,這死的可太巧了。

「這個終身效忠,是陸家家主的終身,還是?」

「陸家家主,金娘娘走後,把陸將軍指給王爺……」李夏的話頓住,眼皮微垂,「這事不用瞞你,娘娘臨走前,把這一代陸家給了我,這是娘娘對我的承諾,我讓陸將軍全心全意護衛王爺安全,是我對娘娘的承諾。」

「那先鄭太后?」這幾個字從郭勝嘴裡,有幾分硬擠出來的感覺。

「嗯,當初先鄭太后替先帝求娶金娘娘時,是有過承諾的,在先帝之後,坐上大位的,必定是金娘娘的血脈,若金娘娘無後,承位之人,則由金娘娘指定。

金娘娘和金家都不是輕信之人,先鄭太后這個承諾,必定要有足夠的份量,這個份量,只有陸家當得起。大概就是因為這個,先鄭太后要讓陸家那位家主,死在她前面。」

李夏聲音輕而冷,「陸家擇後而侍,有一條規矩,要有子,先鄭太后大行之時,必定覺得算無遺策,她肯定想不到,娘娘後來生下了王爺。」

李夏嘴角笑意隱隱。

「王爺真是先帝的……」郭勝實在忍不住那份突如其來的八卦之心,說到最後,抬手揮了下。

「你說呢?」李夏斜了他一眼,隨即道:「這不是你該想的事兒。問問陸將軍,知不知道他大伯當年那些侍衛都是哪些人,去向如何,宮內侍衛中,有多少是他大伯當年的舊人,這些舊人,有去拜見過他的沒有,你知道該問些什麼。」

「是。」一聲是之後,是郭勝長長的嘆息,「陸將軍常常提起他大哥,他大伯的長子,他大哥待他極好。」

「嗯,現在南邊掌管陸家的,就是他這位大哥。金貴那邊怎麼樣了?」李夏轉了話題。

「順順噹噹,再有幾天,就差不多了。」郭勝欠身答了話,見李夏示意沒有別的事了,垂手退出。

……………………

午後,淅淅瀝瀝下起了細雨,一直到傍晚,不見停歇,反而下的大了些。

金拙言和郭勝穿著蓑衣斗笠,騎著馬,帶著長隨小廝,以及富貴長貴,不緊不慢往西水門過去。

京城十景,其中之一叫金池夜雨,就是西水門外,雨中的金明池。

這會兒,金拙言的心情,倒是極適合金池夜雨的那份凄凄幽幽。

出了西水門,沒走多久,就到了金明池邊,郭勝下了馬,將韁繩扔給小廝,示意富貴和長貴跟著,和金拙言笑道:「沿著這金明池走一圈吧,我覺得這金池夜雨,就得這麼走一圈,才是真正的金池夜雨的景兒。」

「我最討厭這金池夜雨。」金拙言也下了馬,示意明鏡等幾個心腹小廝跟著,背著手,一邊和郭勝並肩往前,一邊皺眉掃著四周,「那些悲風傷秋,無病呻吟的無聊人,才覺得這雨落池塘,也能算得上景。你真喜歡這個?」

「這會兒挺喜歡的。」郭勝十分專註的打量著四周。

「到底有什麼事兒?」金拙言不看四周了,只看著郭勝,斜瞄著他走出十來步,直接了當的問道。

「王妃說了,這事你不知道最好,王妃也沒告訴王爺。」郭勝看到岸邊一塊大黑石,幾步跳上去,站在石頭尖上,轉圈看了一遍,又跳下來。

「阿鳳呢?」金拙言看著他跳下來,盯著他問了句。

「那我不知道。」郭勝極不負責任的答了句,「汴河出了西水門入金明池,西水門下了水門,那進金明池的地方呢?還有沒有水門?」

郭勝看著瞄著四周問道。

「水門沒有,不過有幾道暗閘。」金拙言皺起了眉頭,神情中有了幾分凝重。

「這金明池只有汴河一處入口?汴河水量可不小,不過這金明池確實不小。」郭勝接著一邊走一邊看一邊說。

「有暗溝通出去,有水閘,御前侍衛中,有專門管理這些水門水閘的水鬼,都是從南邊水軍中挑出來的。」

頓了頓,金拙言盯著郭勝道:「金明池演武那天,除了明處和岸上,從東水門外到金明池入口,以及這金明池中,御前侍衛中的水鬼幾乎全數出動,各處警戒。前三天,從東水門往西水門一線,以及這金明池,各處暗閘水門,全數關閉。水中比岸上,更加銅牆鐵壁。」

「這我知道。」郭勝彷彿沒覺察到金拙言這一番話中的試探和凝重,語調隨意,「御前侍衛處已經忙起來了,柏小將軍連嘗杯酒的功夫都沒有。」

「富貴,下去瞧瞧。」郭勝說著,伸手揪下金拙言腰間那塊玉佩,抬手扔進了水裡。

「唉!」金拙言一聲唉字沒喊完,富貴就跟著玉佩,象條箭魚一般扎進了水裡。

「幹嘛揪我的玉佩?那是姑母賞賜的!」金拙言怒目郭勝。

「我沒有。」郭勝拍了拍自己的長衫,理直氣壯,「放心,那麼大一塊玉佩,肯定撈得上來。咱們往前走。」郭勝推著簡直想咬他一口的金拙言。

「你到底想幹什麼?」走出十幾步,金拙言錯牙問道。

「不是說了,你不知道最好。你說說,這金明池演武,都是怎麼演?有什麼規矩?演武那天那麼熱鬧,你瞧這麼大一個池子,邊上到處都是看熱鬧的人,年年都得有人掉水裡去吧?要是有人掉水裡了怎麼辦?有沒有沒能撈上來的?」

郭勝一邊看著景,一邊和金拙言說起了閑話。9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