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六百三九章 兩位和兩位

第六百三九章 兩位和兩位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12-23 04:33 | 本章字數:3056

兩人圍著金明池走了小半圈,雨就停了,沒多大會兒,烏雲散去,一彎半月斜斜掛在天上,湖水蕩漾,岸邊水光閃閃,翠樹亮閃。

金拙言深吸了口氣,揮了幾下胳膊,「這雨後的金明池,還算有點兒意思。」

郭勝仰頭看了看那輪半月,目光從上而下,從湖邊高高矮矮、遠遠近近的黑影上,看到樓台亭閣,再看向波光閃閃的湖面。

「演武那天要是下大雨怎麼辦?」郭勝從湖面看向金拙言。

「第一,日子是欽天監看了又看的,有雨的可能性不大,第二,就算有點兒小雨,就算是大雨,皇上和諸大臣,在船上根本不受影響,至於演武的水軍,你聽說過下雨就不打仗的水軍嗎?」

「那倒也是。」郭勝從善如流。

「你真打算……」後面的話,金拙言沒說出來,看著郭勝,神情凝重。

「放心吧。」郭勝在金拙言肩上拍了一巴掌,「好好賞景,金池夜雨看好了,就來了金池夜月,多難得。」

金拙言哼了一聲,和郭勝一起,接著慢步往前。

兩個人直逛到天色近明,才將金明池一寸不落的逛了一遍,郭勝打了個呵欠,金拙言示意停在前面的寬大馬車,「到車上睡一會兒吧,天亮了再進城。」

郭勝應了,兩人一前一後上了車,脫了濕衣服,倒頭就睡。

天色大亮,金拙言換了衣服下車,富貴急忙迎上來,手裡托著那塊玉佩。

「你還真撈上來了。」金拙言驚訝的接過玉佩。

「瞧世子爺說的,這麼大一塊玉佩再撈不上來,我們老大那臉往哪兒擱?」富貴陪著一臉笑。

「是你那老臉往哪兒擱,關我什麼事兒?」郭勝一邊說著話,一邊從車裡跳下來。

「老大說的對,我這張老臉往哪兒擱。」富貴話接的快極了。

金拙言失笑出聲,一邊笑一邊搖頭,接過明劍遞上的一碗薑湯,先遞給富貴,「你辛苦了,喝一碗驅驅寒氣。」

「多謝世子爺。」富貴眉開眼笑,雖說早喝過好幾碗了,不過這一碗喝起來比前幾碗舒坦。

金拙言和郭勝也喝了碗薑湯,郭勝伸展著胳膊,和金拙言道:「進城吃早飯吧,咱們走萬勝門,萬勝門裡面有家賣水煎包的,不說一絕也差不多,我帶你去嘗嘗。」

「好。」大約是因為玉佩失而復得,金拙言心情格外好,上了馬,直奔萬勝門進去。

吃了早飯,金拙言直奔秦王府,郭勝把馬交給金拙言,帶著富貴、長貴,以及十來個長隨小廝,閑逛著往他那間小院過去。

「怎麼樣?」過了半條街,郭勝落後半步,看了眼富貴問道。

「跟從侍衛處聽說的差不多,水裡已經清過淤泥了,那地方太大,再怎麼森嚴,漏洞也多的是,水裡別說十個八個,就是溜進去百十個人都容易。」

富貴挨近郭勝,低聲說著話。

「不過,水裡太乾淨,四周也沒有蘆葦盪什麼的,到時候,肯定有人來回巡邏,水太清,要是大白天,再有點陽光,老遠就能看到,不好cángrén。水裡的,我覺得柏小爺穩穩妥妥防得住。」

郭勝嗯了一聲,看向長貴。

長貴上前,「四周的酒肆樓台,挨個過了一遍,離的都遠,除了侍衛處那一大片。」

長貴的話極其簡潔,郭勝輕輕呼了口氣。

姑娘說的那事,要是不計代價,不想後果,他至少有七八成把握,要是陸將軍那邊再有點什麼好信兒,哪怕一點點,他就能穩穩的辦下來。

可是,這事可以不計代價,不能不想後果,比如御前侍衛的那片院子,就不能用,連累了柏喬可不行。

那位公子,大約也差不多,可以不計代價,不能不想後果。

郭勝背著手,這邊逛逛,那邊看看,細細的思量。

……………………

這天早朝,皇上還是病著,議事也停了,魏相站在廊下,對著門窗關閉的東廂,連嘆了幾口氣,緩步出來,上了車,往長沙王府過去。

車子在長沙王府二門停下,魏相下了車,背著手打量了一會兒長沙王府寬敞青翠的二門,長沙王金慶明就急急迎出來,「有失遠迎!」

「我這是說來就來了,金相公可好?」魏相衝長沙王拱著手,笑容和藹。

「吃了早飯就往園子里逛去了,剛剛讓人去請了,魏相這邊請。」長沙王拱手見禮,側身往裡讓魏相。

「他倒自在。」魏相笑起來,一邊緩步往裡走,一邊欣賞著四周的花草樹木。「你們府上這花草,真是生機勃勃,青翠可人。」

「母親最愛這些花花草草。」長沙王隨著魏相的腳步,指著周圍的花草,介紹解說。

魏相四下看著,腳步卻不慢,很快就跟著長沙王,到了離二門不遠的書房院子不遠,離院門口還有十來步,金相一件半舊長衫,沒束腰帶,從院子另一邊轉出來,看到魏相,就拱手笑道:「你怎麼得空到我這裡來了?」

「昨天就想來,到今天,是不能不來了。」魏相一邊和金相拱手見著禮,一邊一臉苦惱笑道。

長沙王腳步頓住,看著父親讓著魏相進了院門,退後幾步,往旁邊一間小暖閣坐著去了。

兩人進了院門,沿著抄手游廊並肩往裡進,金相看了眼魏相,微微蹙眉道:「今兒沒議事?」

「說是還病著,唉。」魏相一臉煩惱,「你瞧瞧,這叫什麼事兒?前兒那場脾氣,發也就發了,推舉什麼相公,幾筐摺子抬進去,就沒音了,昨天早朝說是病了,一直到這會兒,還病著,請見也不見,這叫什麼事兒?」

「皇上的脾氣,你還不知道?」金相輕輕嘆了口氣,「你過來這一趟,可不大好。」

「總得有人過來。」魏相一臉苦笑,「昨兒個把陶杏林一頓罵,罵的陶杏林一把年紀,眼淚竟然沒忍住,這叫什麼事兒?我本來打算今天見了皇上,當面勸幾句,迴轉一二,可你看,還是不給面見,想來想去,還是得過來找你。」

「唉。」金相長嘆了口氣,「老魏啊,不瞞你說,我是真不想再撐下去了,累極了,人累,心更累。

程家人丁單薄,你看我們金家,這人丁,更單薄,這偌大的府里,三代同堂,三個男丁,鸚哥兒他爹清修多年,早就看破生死。鸚哥兒又是那樣的脾氣,三四歲起,我和他阿爹就只能由著他的性子。

我這家裡,你看看,就是這樣,怎麼著都行,我實在是厭了。」

金相這幾句話,至少七八分的真心實意。

魏相聽的神情晦暗,這座長沙王府的人丁單薄是出了名的,不管是這單薄,還是這單薄的緣起,知道的人,都只能嘆息幾聲。

「你這話說到這份上,我真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魏相連聲嘆氣,他確實不知道說什麼才好,要是在婆台山之前,哪怕在秦王府門口那場劫殺之前,他都能老著臉皮勸上幾句,可現在,他無話可說。

可他又不能不來,不能不撐。

長沙王府人丁單薄,他們魏家,卻擠擠挨挨,滿府人丁,成群的兒孫,無數條人命,想要一條生路。

魏相一念至此,神情晦暗到灰敗,這些日子,他常常半夜驚醒,悔不當初,不該過於貪心,想著外戚的好處,卻忘了皇室外戚有多危險……

「咱們兩個,一起在中書那間小屋裡,一左一右坐了這十幾年了,不說別的,一份相知是有的,為人臣子,哪有咱們選擇的餘地?長遠之計,只能徐徐圖之,這一回,皇上的意思,明明白白,上份摺子吧,認個錯,畢竟,君是君,臣是臣。」

魏相壓著心裡濃烈的鬱結難過,低低勸道。

金相背著手,仰頭看著院子里的桂花樹,好一會兒,沖魏相揖了半禮,「你這一趟的情份,我領了,讓我想想,唉,你說的對,咱們做臣子的,能怎麼樣呢。」

金相神情蒼涼,魏相看著他,好一會兒,長嘆一聲,拱了拱手,一句話沒再說,轉身往外走。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