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六百四一章 送出的希望

第六百四一章 送出的希望 (1/2)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12-25 04:41 | 本章字數:4725

魏相一天忙碌,直到很晚才回到府里,又見了幾個早就候在府里的門人學生,才拖著疲倦的步子,回到正院。

羅老夫人迎出來,丫頭端了碗牛乳熬的米汁,魏相慢慢喝著。

這是魏家的養生之道,信奉米面最養人。

「聽說你去了趟長沙王府?金相摺子遞上去了?」羅老夫人看著老伴那一臉的疲倦壓抑,關切道。

「嗯,老金是個明白人,瞧他那樣子,也是倦了,摺子還沒遞,唉,我是盡了力了。」聽老伴問到金相,魏相臉上的疲倦更重,「長沙王府里,花草繁盛,唉,草木之氣遠勝人氣,讓人傷感。」

「那座王府,要不是金相,早就被荒草埋沒了,當年,咱們剛成親那時候,長沙王府多熱鬧,真真正正人才濟濟……唉,不說了,都是不該提的話,你也別想太多,去了這一趟,盡了心了,別的,隨他們去吧,你都這把年紀了。」

羅老夫人勸解道。

「各家有各家的福動劫難,我沒想他們家,我是想咱們家,咱們這府上……」魏相一聲長嘆,「要是經歷一場長沙王府那樣的劫難,這個魏字,只怕就要灰飛煙滅了,咱們魏家,可沒有長沙王府那樣的底蘊。」

魏相連聲嘆氣,「從長沙王府出來,我去了趟大慈恩寺,想想三爺二爺,還有蘇家,蘇相和他那個兒子,還是滿眼繁華,就是一眨眼,灰飛煙滅,唉。」

魏相臉上的悲傷,幾乎不能自抑。

「唉,可不是。」羅老夫人也跟著低低嘆著氣,看著魏相,想說什麼,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算了,說了又能有什麼用?倒是讓他多添一份憂慮。

「我真害怕咱們家……」魏相看著羅老夫人,羅老夫人眼眶一熱,她沒敢說的話,他說出來了。

「想開些,從玉澤定給了太子,這話兒咱們不就說過,要是榮華,是榮華極了,要是有什麼不好,魏家只怕要沉寂好些年,都是打算過的。」

羅老夫人努力想寬慰魏相。

「只怕不只沉寂,只怕咱們府上,也得象長沙王府那樣,也許還不如長沙王府,我都這把年紀了,幾個兒子,孫子,才具上,好也不過略好而已,真要……」

魏相喉嚨一哽,他真要是獲罪而死,魏家,誰來支撐?誰能象金相那樣,一個人將整個長沙王府撐起來幾十年?

羅老夫人看著眼中隱隱有淚的魏相,張了張嘴,卻不知道勸什麼才好,也沒什麼好勸的。

「你也別想的太壞,讓太子閉門讀幾年書,也是皇上一片愛子之心,就象你,不也常常把幾個兒子,孫子關起來讀書?那是君臣,也是父子。」

半晌,羅老夫人低聲道,說是勸,卻更象是在說自己的想法。

「再說,皇上眼前,如今只有三位皇子了,老四老五,到這會兒也沒看出來能立起來的樣子,皇上雖說……可也算是個精明人兒。

皇上是想著再生出一位兩位皇子,可這事兒,你不是說過,程家這人丁,就沒興旺過,象皇上這樣,六位皇子,已經是極數了,再要有一位兩位皇子,那是極難的事兒。

皇上那樣的人,凡事替自己打算的不能再打算了,就算是指著再生個一個兩個小皇子,那沒生出來之前,太子也必定是平平安安的。

不過一時難一難,還能怎麼樣?」

「從前我也這麼想。」魏相神情晦暗,「可現在,秦王府到底想幹什麼,誰能說得准。」

頓了片刻,魏相意味不明的一聲長嘆,「這一陣子,六部小吏都十分熱衷談論史上的兄終弟及,太學裡,有幾位教諭,甚至專程講了史上的兄終弟及。」

羅老夫人臉色變了,「就是本朝,也有過兩回。」

「這一條,咱們從來沒想到過。」魏相神情更加黯然。

羅老夫人呆了一會兒,突然抬頭看著魏相道:「有件事,你不說這個,我差點忘了,也沒當回事。

今天午後,玉橋媳婦去大相國寺點長明燈,遇到了唐家那位七奶奶。」

「秦王妃的姐姐?」魏相反應極快。

「就是她,和她那個嫁進丁家的八妹妹,還有羅尚書家那位和離的三娘子,三個人一起,拿了一把手的長命鎖平安符,說是去替她家如意,還有她五哥家孩子,阮家那倆孩子,陸家那位寶貝姑娘,還有,」

羅老夫人頓了頓,嘆了口氣,「如今是柏家姑娘了,從前蘇家那位小姑娘,換長命鎖平安符,玉橋媳婦說,她當姑娘時,跟唐家七奶奶情份極好,見了面,就往靜室喝著茶說了一會兒話。你怎麼了?」

羅老夫人正說著,見魏相突然怔怔忡忡出了神,忙問了句。

「沒什麼。」魏相收回心神,「秦王妃跟幾個姐姐情份都極好,這位唐家七奶奶,在京城裡年紀差不多的媳婦中間,竟是無人不和她交好。」

羅老夫人也是一呆,「你不說,我還……可真是,就連玉澤,也很跟她說得來,唉,不說這個了,說玉橋媳婦的事兒。」

羅老夫人的神情里也添了幾分晦暗。

「玉橋媳婦說,唐家七奶奶跟她說,她們這些孩子,如今每天一個時辰,都在柏府,跟著柏家一個老家將練習吐納,扎馬步練功。」

魏相一個怔神,羅老夫人會意的看著他,輕輕拍了拍魏相的手。

「說是,柏小將軍從蘇家接回囡姐兒之後,就開祠堂上了族譜,記在柏小將軍和萬夫人名下,他們柏家的規矩,會走路就得開始練功,囡姐兒早就走穩當了,接回柏家沒多久,就挑了師父,開始練功。

說是沒兩天,先是古家,那位古尚書你是知道的,最是倚老賣老,拉得下臉,帶著自家孫女,往柏家一扔就走了。隔天,阮家那位十七爺,就把他家那個叫毛毛的小丫頭,也送到柏家去了,說是教一個娃是教一遍,兩個三個也是一樣教一遍,不過多浪費幾碗茶几塊點心,實在不行,他家毛毛自帶茶水點心。」

魏相聽的眉毛抬起,羅老夫人這幾句話,說的他那份沉重之極的心情之中,竟生出幾分哭笑不得,這是茶水點心的事兒?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