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六百四二章 兩場會面

第六百四二章 兩場會面 (1/2)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12-26 02:52 | 本章字數:4718

人定時分,陸儀和郭勝低低說著話兒,並肩往離天波門不遠的孝嚴寺過去。

孝嚴寺一面靠著護城河,另一面是太史局,是離宮城極近又少有的僻靜地方。

「……他叫富平,」陸儀聲音很低,「十六年前,我剛到京城,他就過來見我。」

陸儀的話頓住,片刻,才接著道:「頭一回見我,他跪在我面前,哭的抬不起頭。後來,娘娘吩咐,讓他們這些人只管安心當差,後來,王妃也是這個意思,一直放到現在,內侍衛里,就只余富平一個人了。

富平是大伯有一年辦差路上撿到的。

那一年京畿一帶大旱之後又連下了一個多月的雨,鬧飢荒鬧的很厲害,大伯遇到富平時,富平只有一歲多兩歲的樣子,已經餓暈過去了,他阿娘抱著他,咬破手腕往他嘴裡滴血,大伯實在不忍心。

大哥說,那時候大姐只有一歲多,得了百日咳,大伯常常心疼的聽到咳嗽就睡不著覺,那一陣子,大伯最見不得孩子受苦,就把富平和他阿娘帶回了京城大宅。

富平救過來了,富平阿娘病了將近一個月,還是走了。

後來,大伯見富平聰明伶俐,又是塊練功的極佳料子,就讓人把他送到建昌城老宅,十四年後,富平十六歲那年,回到京城,先是跟在大伯身邊做小廝,四年後,富平補進了侍衛隊,隔年,大伯就過世了。」

郭勝眉頭皺起,「富平知道你大伯是怎麼死的?」

「知道。」陸儀斜了郭勝一眼,「陸家的侍衛,不光要功夫好,人更要精明,都是要能獨當一面辦差的,大伯走……唉,那樣的事,是個人都能想到,他們怎麼可能想不到,都知道的,那一晚,死了很多人,也留下了一些。」

陸儀明顯極不願意說起這些。郭勝低低嘆了口氣。

「富平是大伯那些侍衛中最年青的一個,當時,和他差不多年紀的十來個年青侍衛,都補進了內侍衛。

我到京城時,這十來個人,都悄悄過來見過我,內侍衛的規矩,年過五十清退,這些侍衛,娘娘那時候吩咐讓他們只管安心當差,到王妃時,也是這麼吩咐的,這幾年,一年一年就都退出來了。」

「那這些人呢?」郭勝目光灼灼,這可都是極難得的人手啊!

「我讓人送他們回南了,都極想回南,想念建昌城的山山水水,吃食酒水。」陸儀再次斜了郭勝一眼,「這是王妃的意思。王妃說,人不能用盡。對於我們陸家來說,他們一直記得來處,我們陸家,就一定要給他們一個歸處。」

「王妃就是想的周到。」郭勝被陸儀那一眼斜的有點兒心虛,乾笑了幾聲。

「大伯走時,富平還沒有成家,大伯走後,富平就斷了成家的念頭,這幾十年,一直是一個人,常年住在侍衛房裡。到年底,富平就滿五十了,原本……唉。」

陸儀一聲嘆息中透著難過和不忍。

郭勝一根眉毛抬的老高,姑娘從去年開始,步步緊逼,直到今天……一切都在姑娘掌握之中啊!

「到了。」陸儀示意前面一間低矮的小房子。

富貴等人和陸儀的幾個小廝悄悄散開,小心警戒,承影看著陸儀和郭勝進了屋,垂手守在門口。

「給小爺請安。」屋子一角,一個人影從黑暗中閃出來,沖陸儀單膝跪下,見了禮,立刻站起來。

「富平,有樁差使,有進無退。」陸儀看著他,直截了當道。

富平的眼睛裡一下子爆出團亮光,聲音里透著灼熱,「是,皇上?」

陸儀看了眼郭勝,極輕的嗯了一聲。

富平撲通一聲跪在地上,連磕了幾個頭,聲音哽咽的幾乎說不成句,「小的,總算,小的,爺死的……總該有個說法,小的,這心,不平,不平!總算,這幾十年……」

富平趴在地上,又磕了幾個頭。

「起來。」陸儀上前,扶起淚流滿面的富平,「富平,你這份忠心,大伯在天之靈,已經看到了,我也看到了,陸家,和我,都看到了。」

陸儀說著,沖富平長揖到底,「就是因為有您這樣的忠義之將,陸家才是陸家。」

「不敢當不敢當,小爺要折煞小的了。沒有爺,就沒有小的,小的幾十年錦衣玉食,都是因為爺的恩惠。小的這幾十年,就憋了這口氣,那個婆娘,她是死了,可,她本來就該死了,沒早一刻,沒晚一分,這不能算!不管他們怎麼說,君君臣臣,不管他們怎麼說!小的就是覺得,爺不該那樣死,爺的死,得有個說法,他們,得給個說法!」

說到最後,富平聲音里滿溢著濃烈的憤懣。

郭勝默然看著富平,心裡一片凄然。富平這樣的話,他也曾經說過,他討回了債,卻沒能討到說法……

「原本,你也能和王慧他們一樣,從內侍衛出來,回到建昌城,安度晚年,可……唉。承影,你替我給富爺磕個頭。」陸儀沉默片刻,吩咐承影。

承影動作很快,富平連聲不敢當,一步沖前就要攔住,卻被郭勝伸手攔住了,「你當得起。」

「當不得,真當不得。」富平被郭勝攔著,受了承影三個響頭,沖陸儀連連長揖,又沖郭勝長揖,「王哥他們,一直留在內侍衛,都跟小的一樣,想著陸家必定再有進京的一天,想著爺的死,不能就那麼算了,他們走的時候,一個一個往後託付,到小的……」

富平喉嚨哽住,「小的這大半年,常常半夜醒來,再也睡不著,當初跟著爺進京的侍衛,就只有小的一個人了,等小的走的時候,爺的冤屈,該託付給誰?

小爺是小爺,可小的們是爺的護衛,小爺有小爺要做的事,小的們有小的們要做的事。要是小的們,沒有一個人能替爺做點什麼,不能親眼看著討回一個說法,小的這心裡,死了都無法安寧。

小的才是感激不盡,做了這件事,小的此生無憾,小的這幾十年,就盼著這一刻。

該小的謝謝小爺,謝謝這位爺。」

富平頓了頓,看著陸儀,目光閃閃,「爺是五十歲差一點點走的,小的如今也是這個年紀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