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六百四三章 師徒閑話

第六百四三章 師徒閑話 (1/2)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12-27 12:20 | 本章字數:4647

崔太監背著手,不緊不慢的穿過文德殿,進了宣佑門,已經落鑰的宣佑門,開了一條縫,崔太監閃身進去,厚重的大門悄無聲息的重新又緊緊關上。

宣佑門裡,曹善迎上來,「師父。」

「嗯,進去說話。」崔太監腳步依舊不緊不慢,和曹善一前一後,進了崔太監那間緊挨著皇上寢宮,只有中間三間上房,前後各有一小片金磚漫就的空地的小小院落。

曹善隨手掩了院門,跟在崔太監身後進了上房。

老僕老章頭撲撲踏踏送了一壺茶兩個杯子上來,又送了個熱帕子,打了個呵欠,顧自回去睡覺了。

「沒什麼事吧?」曹善仔細看著崔太監的神色,關切道。

「有。」崔太監一個有字,連著後面一長聲嘆氣,「夜貓子進宅,哪能沒事?無事不登三寶殿,唉!」崔太監再次長嘆。

「是大事?」曹善眉頭皺起來。

「唉。」崔太監示意曹善倒杯茶遞給他,「阿善哪,你師爺的事兒,我跟你說過沒有?」

「說過,師父常說,這句話是師爺說的,那件事要是師爺該怎麼辦,常說。」曹善倒了茶,捧給崔太監。

「你師爺是怎麼死的,我跟你說過沒有?」崔太監接過茶,卻沒喝,只一口接一口的嘆氣。

曹善一個怔神,「這個倒沒聽師父提起過。」

「先帝是怎麼死的,我跟你說過沒有?」崔太監卻不理會剛才的話題了,岔開來說起了先帝。

曹善猶豫了下,「病亡,說是病來得很急。」

「唉,病亡,也算是病亡吧,來得急,倒真是急,唉。」

崔太監不停的嘆氣,「先帝是個硬脾氣,金貴妃走後,先帝痛心之極,說心死了,說心如死灰,十幾年裡,真就是,沒近過女色。」

曹善臉上閃過絲驚訝,不是為了他師父這些話,而是因為他師父這會兒的樣子,剛才出去見的人,讓師父心神動蕩的很厲害。

「先帝的病,太醫說是馬上風。」崔太監的話突然一轉。

曹善一個怔神,硬是沒怔過來,相信了自己耳朵,卻不敢相信自己頭一個反應,「馬上風?」

他沒聽錯吧?這個馬上風,是那個馬上風?還是,他聽錯了?這個馬上風,肯定不是那個馬上風!

「就是馬上風,赤著身子,是在皇后宮裡,皇后床上,太醫說是馬上風,唉。」崔太監這一聲嘆息里,意味萬千。

「不管別人怎麼說,師父他老人家自己是明明白白的,他沒能護住先皇,他那一任,做差了,內侍衛,到了你師爺手裡,頭一回,砸了招牌……唉。」

崔太監一聲接一聲的嘆氣,「師父他老人家把內侍衛交到我手裡,當天,就坐化了,我把師父化成灰,撒在了後湖那片牡丹花底下。」

曹善臉都青了。

不是因為他師爺的死,而是因為先皇的死,先皇死在了皇后宮裡,皇后床上,馬上風。這背後的隱情無法多想哪怕一點點。

那個皇后,就是後來的太后娘娘,七個月後,這位太后娘娘生下了秦王爺……

「我十七歲就回到宮裡當差了,那個時候,太后娘娘已經嫁進來,已經做了皇后娘娘了,剛剛做了皇后娘娘。」崔太監臉上布滿了模糊的懷念。

「十九歲的時候,我拜到師父門下,開始跟著師父,在皇上身邊侍候。那個時候,皇后娘娘已經深居宮中,從不出門了。我跟著師父,頭一回見到娘娘時……」

崔太監的話戛然而止,目無焦距的看著前方,半晌,才接著道:「娘娘狀若癲狂,厲鬼一般。」

崔太監低低一聲嘆息。

曹善看著他,跟著嘆了口氣。

幾十年前宮裡那一場慘劇,他知道的很清楚,這件事,這樣的事,從他拜到師父門下,師父就開始一點點和他講,講宮中舊事,講宮中舊人。這一樁大事,是無論如何繞不過的。

這些,都是他這個下一任內侍衛統領,需要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知道的。

但這樣的細節,這樣的觀感,師父是頭一次和他說起。

「娘娘那個樣子,一直瘋了好幾年,那個時候,我不常去她宮裡,有一年,我又去了,娘娘不瘋了,卻瘦的象只骷髏,兩隻眼睛深陷下去,空空洞洞,空洞深處,卻好象有團火在燒。

那次我還是和師父一起去的,師父說,娘娘生了心魔。唉。」

崔太監抿了口茶,放下杯子,兩根手指一替一下,慢慢拍著桌子,好半天,才接著道:「後來,娘娘一天比一天好起來,我沒親見,只是聽說,她一天比一天好了。

後來,我再一回見到娘娘,已經又是好幾年後了,她看起來是好了,就是老的厲害,和皇上比,她彷彿是皇上的長輩,看起來,好象跟先鄭太后差不多年紀,那時候,她不管看什麼,目光都是冷冷的,整個人,也冰冰冷冷透著寒意。」

曹善嘆了口氣,心裡說不出什麼滋味。

這一番輪迴,金娘娘不知道瘋過多少回,再醒過來多少回,崩塌了多少回,又重建了多少回。

「再後來的金娘娘,唉,那時候,你就進宮了,後來,你自己也看到了,除了蒼老些,她跟平常的老婦人沒什麼分別了,一派慈祥溫和,一看就是母儀天下的太后。

後來,有了秦王爺,好象一切都過去了。

可我一直跟在皇上身邊,緊跟在皇上身邊,我看得到娘娘不常露出的目光,看得到娘娘不常露出的神情,或者說,只有對著皇上時,娘娘眼裡才會偶爾有過一回兩回的目光和神情。

那目光里,有當年的冰,也有當年的火。

阿善哪,我一直都很害怕,怕娘娘,怕得很。唉。」

崔太監長長嘆了口氣,「你也知道,在你師爺手裡時,娘娘身邊就有了陸儀,有了陸家,陸家,你是知道的,咱們內侍衛和陸家同出一源,和陸家比,內侍衛不算什麼。

我曾經問過陸儀,我就想不明白,他們陸家,該效忠的是江娘娘,怎麼能是金娘娘呢,這不對!」

「陸儀怎麼說?因為陸明水的死?」

陸明水死於鄭太后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