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六百四五章 一隻船上

第六百四五章 一隻船上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12-29 01:43 | 本章字數:3021

曹善一去沒再回,崔太監倒沒怎麼在意,曹善閨女那點爛事,曹善跟他說過,曹善走前,他和曹善說了,把這事處理好再回來,錯過這趟金明池演武也沒事,有他呢。

曹善是知道他的打算的,沒再回來,也是他們師徒兩個的默契。

他準備放開一條縫,解決掉那個讓他日夜懸心的威脅。

郭勝進來稟報了曹善的事,看著李夏,有幾分擔憂道:「富平說,金明池演武,一向是崔太監調度內圈防衛,曹善調度外圈防衛,王妃讓今天晚上就動手,曹善這一夜不回去,會不會?」

「崔太監在寶籙寶見了江延世,沒多大會兒,也就一刻鐘不到,崔太監回去,在屋裡坐了一夜。早上的巡視也沒去,是曹善代巡的。」

李夏看著郭勝,郭勝驚訝的眉梢連動了好幾下。

「這是丁澤安的差使,丁澤安這裡,你教導的很好。」

李夏看著郭勝跳動的眉梢,微笑解釋了句。郭勝露出笑容,「澤安天生就是做這一行當的。」

「嗯,江延世見崔太監,必定是要說服崔太監,我不知道他怎麼說服的崔太監。」頓了頓,李夏接著道:「我覺得他應該說服了崔太監,這事極其要緊,得確定,所以讓你今天晚上動手,只看到明天早上,宮裡的動靜,要是安安靜靜,那就是崔太監被江延世說動了,曹善這頭,就算沒有他閨女這事,只怕他也要另找件事,當天不在金明池船上。

曹善是調度外圍防護的,這個外圍,只怕是要撤開,或是撤開一條縫,崔太監必定自信他能穩穩妥妥的守得住內圈,守得住皇上的,只要守好皇上,皇上之外,誰死誰活,他都不在乎。可以放給江延世大殺四方,除掉王爺。」

郭勝輕輕吁了口氣,就算在這樣算計殺人的事上,他跟王妃,也總是差了一線,這一線,窮他一生,也是追不上的了。

「你回去吧,好好準備準備,歇好,明天只看你們了。」李夏看著郭勝,語調平和。

「是!」郭勝長揖到底,直起身,看著李夏,突然綻放出一個燦爛笑容,「想都不敢想的……」後面的話,郭勝沒說出來,只用力咳了一聲。

李夏側頭斜著他,嘴角往下扯了扯,「王侯將相,又怎麼了?一樣的人身**,在你尋的那些仙眼裡,萬物皆為一樣的芻狗,帝王將相,和販夫走卒,有什麼分別?你這個自認無法無天的草莽之人,正該有這份萬物皆同的眼界心胸。」

「是。」郭勝欠身應諾,抬頭看著李夏,張嘴想問,嘴沒張開,又趕緊閉上了。

「我是人,不是妖。」李夏斜著他,不客氣的答了句。

「是。在下告退。」郭勝用力咳了一聲,趕緊告退。

……………………

曹善差使要緊走不開,曹娘子和她娘勢單力薄,人家畢竟有個鐵定的男胎,吵了一陣子,曹娘子她娘就帶著曹娘子,先回了娘家,等曹善回來,再過來算帳!

曹家這一夜至少外面看起來還算安靜,至於宮裡,到第二天吉時,御前侍衛先一隊一隊出了宣德門凈街為止,平常的一如任何一年的金明池演武。

皇上的御駕浩蕩威嚴的穿過御街,在汴河邊上船的時候,江延世悄無聲息的出了封丘門。

汴河邊上,從御街到西水門,一個接一個釘滿了衣甲鮮亮,看起來十分威武的御前侍衛。

皇上坐在闊大的船艙里,從空透的上半截窗戶,和諸多護衛內侍之間,看著滿河的春色,岸上威武的侍衛,和侍衛後面,跪成一片一片的京城小民,幾個月的鬱結一掃而空,心情十分愉快。

這外頭果然比宮裡舒暢通透,這汴河的水,也不是宮城那片湖能比的。

皇上心情愉快之下,很想說說話,吟幾句詩,說說這春色無邊,國泰民安,堯舜之治,前所未有,皇上挨個看著侍立了滿船的人,從金相起,竟然沒有看向他的人。

金相站的離皇上最近,卻目無焦距的看著岸邊的侍衛,怔忡出神。

和他挨了兩三個人的秦王身邊,隨侍的不是陸儀,而是他的孫子金拙言,這是柏喬的意思,陸儀隨身不可離的東西,除了那蛇,還有他那把利刺,這是從太祖起,就有旨意鐵券允可的,但柏喬說他不放心,不能不讓陸儀隨身帶這兩樣東西,他就希望陸儀不要隨侍在這條大船上,不要在皇上身邊。

他當時就要發火,是鸚哥兒勸住了他,鸚哥兒說,這應該不是柏喬的意思,說王妃已經想到了,讓他只當不知道。

鸚哥兒這一句王妃想到了,讓他這心,一直提到現在。

金相往後擰頭,看了眼緊跟在御船後面的一條大船。

大船上站滿了輕甲護衛,柏喬也是一身輕甲,站在船頭,站在眾侍衛之前,緊盯著四周。

鸚哥兒說,郭勝在這條船上,這也是王妃的意思,陸儀不能隨侍在王爺身邊,陸儀乘坐的那條秦王府大船,又被隔在了侍衛船之後,離王爺太遠了,為了以防萬一,她讓郭勝去找柏喬,要跟在柏喬船上,以防萬一。

這件事,更不尋常。

金相這一顆心,無法安寧。

垂手站在皇上側後的崔太監,和金相的心情差不多,只是金相的無法安寧中透著擔憂和莫名的驚懼,崔太監的不能安寧中,透著忐忑愧疚和莫名的不確定。

崔太監下意識的瞄了眼船艙外面垂手立著的幾個內侍衛,這一趟,外圈的內侍衛無人調度,他就當不知道曹善沒能跟上船當差這件事,外圈的侍衛,他少安排了一半,那邊應該站上八個內侍衛才算安穩,現在,是四個。

他這所作所為,對著那本薄薄的內侍衛統領要遵守的鐵律,一條也沒觸犯,可是,真是一條沒有觸犯嗎?

陸儀當初擇了金娘娘,他說陸家從來不會壞了規矩,他確實沒有壞了任何規矩,可他現在,真的沒有壞了內侍衛的規矩嗎?

魏相緊挨金相站著,看著嚴相發了一會兒呆,捅了捅嚴相,低低說起了閑話,「聽我那個小孫女說,昨天幾個孩子打起來了?你那個小孫子,沒事兒吧?」

昨天柏家那個小武堂打群架,聽說嚴相家那個寶貝孫子被古家姐兒打青了眼,他那個孫女打的頭髮都散了,回到府里時,照她太婆的話說,說話都不能叫說話了,全是尖叫。

這個小武堂,他總覺得哪天得找個空過去瞧瞧,這好好的學功夫,怎麼就打起群架來了?嗯,最好能跟嚴相一起過去。

鄭志遠緊挨魏相站著,一顆心提的高高的,皇上說了,今年這演武,要有新意,可哪還來得及?

柏樞密去是去了趟水軍,可水軍那邊的新意,也就是中間加了個扔個皇上萬歲萬萬歲的大紅綢出來,這不是糊弄人么!

要是皇上發了脾氣,他這個統總的人,是無論如何躲不過去的。

唉。

戶部尚書古翰生搖著摺扇,一幅輕鬆自在模樣,看著岸邊站的一動不動的侍衛,和跪的一動不動的京城小民,暗暗感嘆,就汴河兩岸,還是熱鬧喧囂,人來人往,你吵我爭,才是真趣味啊。

工部尚書羅仲生和頭一趟跟在御船上的暫代三司使,卻已經被人稱為計相的王富年,低低說著話兒。

王富年微微欠著身子,神情專註,笑容謙和,一如在江南東路做同知時,和羅仲生說話的模樣。

樞密使柏景寧站在靠近船艙門的地方,背著手,打量著四周的侍衛,柏喬統總整個護衛警戒,他自然要時刻盯著些。

頭一趟隨侍在御船上的,除了王富年,還有跟在五皇子身邊的朱銓,他是這船上唯一一個非常及時的發現了皇上的愉快,以及那份想找人說說的話的神情的,忙推著五皇子,示意他趕緊上去陪皇上說說話兒。

連推了幾把,卻沒能推動五皇子。五皇子擰頭看著窗外,不知道看什麼,看的象是完全失了神。

最近五皇子常常這樣,木呆的厲害。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