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那位陸將軍之十一

那位陸將軍之十一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12-29 01:43 | 本章字數:2554

山裡不是只有那些老供奉,周圍山上山下,到處散布著山民。

在不久之後,陸儀就知道了這些遍布在大山裡的山民,分屬十八家寨子,這十八家寨子,是他們陸家守衛南邊疆土最基本的依仗。

除了這些寨子,陸儀所在的那個山窩另一邊,還住著數百名年齡不一的男孩子。這些男孩子都是從山外陸家送過來的,有陸家子弟,有陸家家生子兒,軍中兵將子弟,也有很多因為各種原因送過來的孩子,比如有幾個,是陸老太爺撿回的孤兒。

姚先生進山第二天,就被那群老供奉不客氣的派了活兒,給那幫孩子當先生,跟原來的先生比,一來,姚先生明顯高明太多,二來,先生么,只嫌少不嫌多。

陸儀的心思從逃跑這件事上轉開,頭一天跟著姚先生,從他們住的那間小院,轉了幾個彎,看到一片巨大空地,以及空地上站的滿滿的扎馬步人群,和空地四周簡單之極闊大無比的一間間大屋子時,再一次目瞪口呆。

陸儀目瞪口呆,看到了陸儀的一眾小孩子和半大孩子,也同樣目瞪口呆。

姚先生牽著陸儀,昂著頭,神情嚴肅威嚴的從練功場邊上走過,眼角餘光瞥著隨著陸儀走過而跌倒的扎馬步的孩子們,嘴角一路往下扯,這心性也太差了,明兒他就得好好給他們講講子見南子……這篇好象不大合適,總之,得好好教導教導這幫沒出息的小傢伙們!

陸儀看著隨著他的走過而跌倒的扎馬步孩子,先是眉毛飛起,驚訝而呆,走出四五步,眉毛落下彎起,這一下跌倒的更多了,陸儀笑出了聲,抬起手,沖因為跌倒在地,被教習一棍子打上來的孩子愉快的揮起來。

姚先生望天翻白眼。

唉,任重道遠啊!

作為一個四歲的孩子,不再一門心思只想著找阿娘之後,在一群年紀比他大個兩歲三歲的孩子中間,如一滴水落進河裡,或是如魚入水,很快,就快樂的……照姚先生的話說,成天怪叫。

從到課堂和練功場頭一天,陸儀就站在與眾不同的位置上,他不跟大家一起在課堂上課,他每天從練功場早走一個時辰,回到他和姚先生那間小院,單獨學他的功課。

至於練功場上,從頭一天到最後,他都是一個人站在最前面。

雞叫頭遍起來練功,天黑透了還在寫字,腿摔破了,陸婆子最多隨手往他腿上抹一把葯,還得嘀咕一句,破皮不算傷,就連有一回腳崴了,陸婆子給他揉著腳時,姚先生還舉著戒尺,緊盯著他寫字,說是腳崴又不傷手,不耽誤寫字。

在山裡的頭半年,陸儀三天一大哭,兩天一小哭,一天掉無數眼淚,可他這眼淚半點用沒有,從姚先生到練功場的教習,一個個視而不見,看他哭就心疼是諸弟子,可他們沒用啊,一個個自顧還不瑕呢,多看他一眼就得挨棍子。

哭了半年,陸儀不哭了,一半是皮了,另一半是因為哭了沒用啊。

臨近春節,陸儀的功夫入門的很不錯,個子長高了些,跑的更快了。

山子諸弟子練功學習,十天歇一天。

隔天是休息天,陸儀和幾個比他大個兩歲三歲的小孩子,正嘀嘀咕咕商量著明天上山是抓蛇還是捉鳥,陸婆子過來叫他,明天早點起來,跟她一起去一趟後寨,後寨有個孩子病得重。

這是陸儀進山以來,頭一趟有人帶他出去,不管去哪裡,總之是離開這座他早就熟的不能再熟的山谷。

陸儀興高彩烈的答應了,也不管那幾個孩子了,連句交待都顧不得了,只把一隻手舉上頭,一邊往他和姚先生院子里狂奔,一邊胡亂揮了幾下,就算是一句交待了。

第二天天剛蒙蒙亮,陸儀就跟在陸婆子身後,陸婆子背著個足有她一半那麼高的巨大背簍,陸儀則背了個柴師父特意給他編的一隻小背簍,背簍里不知道裝了什麼,重的陸儀想哭。

往上走了沒多遠,就幾乎沒什麼路了,陸婆子拿著把大砍刀,一刀一刀砍出道,卻砍的飛快,走的飛快。

陸儀開始還緊跟著,沒跟多遠,就累的額頭滲汗,緊跑兩步,伸手揪住陸婆子的衣襟,陸婆子將砍刀換到另一個手裡,不知道從哪兒摸出根細長的小鐵棍,一棍子敲掉了陸儀的手,敲的陸儀差點哭出來。

連滾帶爬又跟了十幾步,陸儀悄悄伸手拉在陸婆子背的那個巨大背簍上。

剛剛抓住,陸婆子就象背後長了眼睛一般,一棍子狠敲在陸儀手上,陸儀疼的立刻鬆手。

走了幾步,陸儀更加小心的伸手拉上去,這一回陸婆子更快,沒等陸儀拉穩,就一棍子敲在他手上,這一棍子敲的陸儀小手上紅僵起一條棍子痕。

陸儀不敢再拉,跟在陸婆子後面,由連走帶跑,到連走帶爬,到一步一挪時,前面的陸婆子已經走的完全看不到了,只留下一條剛砍出來的新鮮道路。

陸儀背著他那個對他來說不能算小的小背簍,一邊走,一邊抹眼淚。

一直走到太陽爬到頭頂上,陸儀又渴又餓,肩膀被背簍勒的疼,腳被扎得疼,前看茫茫,後顧無人,再也忍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放聲大哭。

「這是哪兒來的伢子,你家大人呢?」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個高大漢子,背著個大背簍,手裡提著把大砍刀,彎腰看著陸儀問道。

陸儀兩條腿蹬著地,坐在地上轉了半圈,仰頭看著看著他的漢子,嘴一扁,「伯伯。」

高大漢子忙蹲在陸儀面前,仔細看著陸儀,越看越愛,「伢子,你家大人呢?這伢子生的真是好。」

「我家大人在前面,在後寨,伯伯你要去哪裡?伯伯你能不能送我去後寨?伯伯我才四歲,伯伯你看,我的腳磨破了,還有這裡,伯伯你看,這背簍可重了,伯伯你送我去後寨好不好?」

陸儀兩隻手一起揪著漢子的衣袖,淚眼花花。

漢子一臉為難,哎哎了幾聲,左右看了看,「那個,唉,算了,我背你走一陣,快到後寨的時候,你得下來自己走,行不行?」

「伯伯你真好。」陸儀不停的點頭,「伯伯你最好了。」

一邊說一邊趕緊爬起來,往漢子背後的背簍里爬。

離兩人不遠,柴師父揣著手,和老書生並肩站著,不停的搖頭,「這伯伯喊的,真讓人牙酸。」

「這是用得著,這孩子可鬼得很,不錯是不錯。」老書生說著,牙疼般噝了幾聲,「他這總仗著自己好看可愛,這可不行,再好看也是虛的,不頂用啊。」

「誰說不頂用,那不,多頂用。」柴師父往已經在漢子的背簍里,愉快的晃著腦袋的陸儀努了努嘴。

「這不行。唉,有點兒愁人。」老書生抽出摺扇,煩惱無比的撓著頭。11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