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六百四七章 飛花迎春

第六百四七章 飛花迎春 (1/2)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12-31 06:58 | 本章字數:5399

御船上,皇上露出笑容,果然技藝超群,真的天女散花,也不過如此。

垂手侍立在皇上側後的崔太監再次瞄了圈四周,並沒怎麼留意御船前面獻藝的舞伎童子。

這樣被召到御船前,或是召到宣德門下獻藝的江湖藝人,年年都有,這本來就是上元節燈和金明池演武的流程之一,以示皇上與民同樂么。

柏喬的船靠在秦王這邊,他心裡閃過絲不爽,不過,柏家和秦王府頗有幾分交情,這樣的照應他以前也做過,不是什麼大事。

他選了秦王這一邊侍立,又多放了一個護衛在身邊,有點什麼動靜,身邊四個護衛往前擋,他護著皇上,立刻就能退到另一邊的護衛群中。

這裡,外有柏喬,內有七八個內護衛,絞殺只是須臾間。

金相神情嚴肅的看著獻舞的女伎,卻沒看進眼裡,說不上來為什麼,他的心沉甸甸的,卻又落不下去,一股說不上來什麼感覺的感覺,揮之不去。

魏相一直瞄著皇上的臉色,見他露出笑容,興緻盎然起來,暗暗鬆了口氣,目光轉向舞伎們,卻和金相一樣,沒看進眼裡,他有些走神。

剛才王富年和羅仲生說話的神態,他看在眼裡,心裡就不怎麼安寧了。

這一趟推舉相公雖說不了了之,可蘇相這個缺,是板上釘釘的了,依皇上的脾氣,應該是要補一個進來的,他原本是覺得拉鄭志遠入中書十拿九穩,現在看王富年這個樣子,羅仲生只怕是個勁敵……

嚴相捋著鬍鬚,看起來十分專註的看著舞伎們,其實也沒怎麼看進去,一來他對這些不感興趣,二來,剛才魏相那幾句孩子們打架的閑話,又勾起了他心裡那團困惑,魏相家那個小孫女是七姐兒硬拉過去的,這必定是那位王妃的意思。

王妃這是想幹什麼?

魏家是太子妃娘家,這樣的人家,示這樣的好有什麼用?

站在船艙最前面的柏景寧,看著比穿花蝴蝶還要快捷利落幾分的舞伎和童子,眉頭漸漸皺起,這些舞伎過於利落了,行動之間,力道過足,隱隱有殺伐之氣。

柏景寧下意識的看向首尾相連的三條船上豎著的高高的杆子,這杆子好象太高了。柏景寧轉頭看向皇上,皇上一臉笑容,正看的專註而滿意。

柏景寧有些猶豫了。

也許是他想多了,跑江湖賣藝的,多半練過些拳腳功夫防身,又是舞伎,利落是利落了點,可也不算太出格……

唉,皇上最近喜怒無常,極愛遷怒,還是算了。

柏景寧瞄了眼船上的護衛,又掃了眼將御船圍了半圈的站滿御前侍衛的大船小船。

內侍衛的功夫,他是深知的,就算……就憑這些舞伎,連船艙都難靠近。

柏景寧慢慢深吸了口氣,一點一點吐出來,今天不知道怎麼回事,從早上起,他就有點兒心神不寧。

鄭志遠全神貫注只看著皇上的神情,見皇上漸漸露出滿意的笑容,簡直想抬手抹一把汗了。

古翰生古尚書倒是看的十分專註,他喜歡看這些江湖舞伎,這股子生機勃勃的野趣難得。羅仲生微微側頭,聽王富年指點著幾個舞伎說笑評論。

四皇子和五皇子離皇上最近,站在崔太監和四個一身內侍打扮的內侍衛後面,兩個人各自出著神。

自從太子被皇上勒令閉門讀書之後,四皇子這顆心就七上八下,幾乎片刻沒能安寧過,好事壞事,該想不該想的,都想遍了。

五皇子則是滿腹煩惱和困惑,他身邊這個長史,是李六的大舅子,照理說……唉,可他怎麼總是這樣呢?他讓他心裡極其不安,嗯,他得再去一趟秦王府,悄悄兒的,說一說他這個長史……

皇上側前,最靠近窗戶的船艙邊上,站著秦王,除了站在船艙門口的柏景寧,就是他離皇上最遠了。

秦王背著手,看著越舞越快,越舞越熱烈的舞伎,眼睛漸漸眯起,片刻又舒開。

阿夏讓他穿上軟甲,他沒穿,要是今天這條船上,就他一個人穿了軟甲,也許就是一著不慎滿盤皆輸,就算僥倖沒事,這船上諸人,這御船周圍的侍衛,個個眼míngxīn亮,他這一件軟甲,不可能瞞得過所有人,瞞不過所有人,就是瞞不過人。

阿夏總說要想的長遠些,他覺得很對,他這件軟甲,就得想的長遠些。

長遠著想,自然是不穿更好。

他相信阿夏,相信拙言,也相信自己。

金拙言站在秦王側前,秦王看舞伎看的眼睛眯起時,金拙言眼眶微縮,轉頭看向侍立在秦王身後的明鏡和明劍。

明鏡和明劍迎上他的目光,兩隻腳似有似無的動了動。

郭勝和平時差不多打扮,一臉愜意,帶著一身長隨打扮,神情懶散的富貴和銀貴,和柏喬在一條船上,柏喬這隻船,泊在了秦王站立的這一邊。

這是柏喬給秦王府的一份照應。

不許陸儀隨侍在秦王身邊,是崔太監的意思。崔太監擔著護衛皇上安全的重責,這份要求雖說有幾分疑心過重,不過,小心無大錯,他就算不贊成,也肯定不反對。

這話傳到秦王府之後,郭勝找到他,說王妃擔心王爺安全,想讓他跟在柏喬船上,以防萬一,他立刻就答應了。

陸儀不能隨侍在秦王身邊,能隨侍的,就只有金拙言了,金拙言的功夫他是知道的,從最初從師學習,走的就是大開大合,衝鋒殺敵的路子,並不擅長近身護衛,何況,金拙言隨侍秦王身邊時,必定是要手無寸鐵的,別說王妃,就是他,也不是很放心。

郭勝的敏銳和反應之快,生死之間的那份準確狠辣,他和他阿爹都極是佩服,跟在他的船上,又能帶兵器,只要不是陌刀硬弓,別的什麼都可以。

有握著稱手利刃的郭勝策應,秦王的安全,大致能過得去了。

為了便於郭勝的策應,他這條船泊在了最靠近秦王的地方。

從那三條船結成首尾相連,舞伎們纏著七綵綢帶飛上桿頭,頭一趟天花散花時,富貴的眼睛就微微眯起,兩隻手抬起,袖在了胸前。

銀貴兩隻腳挪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