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六百五一章 對話

第六百五一章 對話 (1/2)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9-01-04 01:34 | 本章字數:4824

離京畿大營還有半里來路,先一步趕往京畿大營查看的護衛迎上江延世,調轉馬頭跟上稟報:「營門封閉,各處已經警戒到位了。」

江延世嗯了一聲,抽了一鞭子,提起馬速,真奔京畿大營。

江延世衝到大營門口時,高高站在望樓上的小統領揮動小旗,幾個兵士急沖而上,急急的推開營門,江延世稍稍勒了勒馬,衝進營門,順著兵士的指向,直奔議事大廳。

這一陣急促的馬蹄聲直衝近前,再一陣雜沓的腳步聲直衝進屋時,苗老夫人話沒停,淡定的扭頭看向從門口直衝進來的江延世,和緊跟在江延世身後的楓葉等人。

「……就半塊麵餅子,還凈是霉點兒……江家哥兒怎麼來了?坐,快坐。」

江延世沒看苗老夫人,目光凌利的掃過一圈,落在袁將軍身上,眼睛微眯,「怎麼回事?」

「老夫人……是老夫人……」袁將軍連身子帶手一起抖,指著苗老夫人,手在空中划了兩下,話卻說不下去了。

江延世臉色鐵青,往後一步,退到楓葉等人中間,看著袁將軍冷聲道:「我一向以為你膽小謹慎,沒想到……你以為你投靠過去,就能從此平平安安,繼續榮華富貴了?你就沒想過,怎麼從我面前活過去?」

「江家哥兒,你想幹什麼!」苗老夫人呼的站了起來,將手裡的杯子隨手塞給一名副將,兩步過去,站到江延世正對面,擋在袁將軍面前。

江延世眯眼看著苗老夫人,沒接她的話,抬起手,「都殺……」

「江公子。」江延世的話被趙老夫人打斷,伴著這一句江公子,是聲極輕的弓弦拉開的聲音。

江延世猛轉頭看向趙老夫人,趙老夫人手裡一張不大的小弓已經拉的渾圓,尖利黑沉的箭頭,正對著江延世的眼睛。

江延世眼睛眯起,楓葉抬起手,幾聲弓弦聲響起,江延世身後,三四支箭,一起對準了趙老夫人,和這兩三聲弓弦聲同時,更多的弓弦聲響起。

江延世猛轉頭看向大廳門口,這間大廳朝南的門全部洞開,從門裡延伸站出去的,是他帶來的護衛,一個個神情凝重,已經抽刀出鞘,面朝外,列成三人戰隊,刀口對著的,是四五丈外密密麻麻的弓箭手。

「江家哥兒,阿夏讓我告訴你一句話:皇上活的好好兒的,阿夏說,你想做的事,她不想做。」苗老夫人看著神情冷厲的江延世。

江延世慢慢轉回頭,冷冷看著苗老夫人。

「我不懂這話什麼意思,不過,江家哥兒,你這樣過來,是要調動京畿大營對不對?你想做的事,這件事,我懂,這沒用,你看看,這滿屋的人,連袁將軍在內,你們誰願意帶著本部,跟著江公子就這麼傻頭傻腦的往京城衝進去?你們都知道這是什麼事兒對不對?」

「這是謀反,不跟江公子走,江公子要殺的,不過就是我這一條命,跟著江公子走,不但我這條命沒了,家裡媳婦孩子,父母兄弟,親戚朋友,都得死,這是誅九族的事。」孫副將看著江延世,答的極快。

「袁將軍,你說呢?」苗老夫人看向臉色慘白的袁將軍。

「大公子,這事兒,得……得從長計議。」袁將軍沒答苗老夫人的話,只看著江延世,一臉哀求。

江延世看著袁將軍,臉上說不出什麼表情,不過大體是你怎麼這麼蠢我真是萬萬沒想到。

「今天碰巧了,我在這裡,就算我不在這裡,你把這些人帶到了京城,哪怕進了城,不管你帶到了哪兒,柏帥也罷,柏小將軍也好,隨便哪一個,不過振臂一揮,這些人,就都得扔了刀槍,跟著柏帥,或是柏小將軍走了,江家哥兒,這可不是過家家,要血流成河的。」

苗老夫人一邊說,一邊嘆著氣。

江延世調轉目光,打量著圍在四周的那些弓手,以及弓手之外,已經奔跑過來列陣的長槍盾牌手。

「江家哥兒,你看看這些替你出生入死很多年的勇士,死,咱們都不怕,他們更不怕,可這死,也得死得其所對不對?為了讓他們死而死,無謂而死,都是難得的勇士,江家哥兒,這可不好。

金明池大約出了什麼事兒了,我不知道出了什麼事兒,我一早上就出城了,不過這是的話,阿夏說,讓我到這京畿大營來看看,要是看到你過來,那就是金明池出了什麼事兒了,讓我穩住京畿大營,你果然來了,不過,皇上肯定好好兒的,這是阿夏的話。

對了,阿夏還說,是讓我問你,知不知道前朝是沒有內侍衛的,內侍衛起自本朝太祖,阿夏讓我問你,知不知道內侍衛是誰一手建立起來的?」

江延世眼眶猛的一縮,脫口而出,「陸?」

「阿夏就是聰明,阿夏說,我這麼一問,你立刻就能想到,你既然想到了,你想到了……後面怎麼說阿夏沒說,我是個武夫,這是澤安那壞小子的話,我不懂你想到了又怎麼樣。」

苗老夫人笑著搖頭。

「武夫有武夫的好處,你們這些人,心眼太多,累!對了,阿夏還讓我告訴你,莫濤江太耿直,可治國不可建功,好象是這麼句話,我應該沒記錯,還說,太子不如他娘,這話倒是,我也這麼覺得,後頭是啥來,對了,說太子不如他娘,臨到大事會退縮,讓我再想想,好象就這些,就這些吧,我要是忘了,你以後自己去問阿夏,阿夏這妮子,一句話十七八個意思,我這個武夫老太婆弄不懂。

噢對了,阿夏還讓我跟你說一句話,什麼,江公子不是凡俗之人,贏時淡然,事了拂衣,輸的時候,也必定清風朗月。

這句話我是真不懂,打仗輸了,那是血流成河,唉,我年青的時候,喜歡看血流成河,如今老了,看看花花草草覺得好,看血流成河,忍不下心了。」

江延世凝神聽著苗老夫人的話,神情漸漸安寧,以至面無表情,眼睛眯起又舒開,漸漸又放鬆下來,微微側頭看著苗老夫人,片刻,輕笑出聲,抬手指著身後諸人,「這些人,本就是死士,活著時,已經死了的人,命令之下,赴湯蹈火,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